在云业务领域,的8K电视产品很亮眼

图片 1

3月30日,华为发布了经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独立审计的2017年年报。报告显示,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人民币6036亿元(按2017年期末汇率折算约合925亿美元),较2016年的5216亿元增长15.7%;净利润47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8.1%。
“我们站在一个新的起点,未来的机会与挑战以更快的速度扑面而来。华为依托技术创新,使能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展望2018年,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和5G等新兴技术加速走向规模商用。我们不仅要把握技术创新与商业变革的趋势,更要关注客户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所遇到的现实挑战,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实现商业成功,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年报发布会上说道。
2017年,华为旗下四大一级业务单位均呈现积极稳健的上升势头。其中,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创新解决方案挖掘现网潜能,抓住视频、IoT、云通信等机遇,实现销售收入2978亿元,同比增长2.5%。在企业业务领域,强化云计算、大数据、企业园区、数据中心、物联网等领域的创新,推动在各行业广泛应用,实现销售收入549亿元,同比增长35.1%。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华为与荣耀双品牌并驾齐驱,市场规模快速增长,华为智能手机全年发货1.53亿台,实现销售收入2372亿元,同比增长31.9%。在云业务领域,新成立CloudBU,上线14大类99个云服务及50多个解决方案,发布EI(EnterpriseIntelligence)企业智能,发展云服务伙伴超过2000家。
“2017年,华为经营结果健康,财务稳健。受益于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快速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以及通过持续管理变革提升效率,华为保持合理稳定的盈利水平,现金存量充裕,资本架构稳健,抗风险能力强。2018年,华为将持续稳健经营,为客户创造价值。”华为副董事长、集团CFO孟晚舟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在研发创新上依然保持压强式投入并有所加强,继2016年研发费用首次超过100亿美元之后,其2017年研发费用更是增至897亿元,同比增长17.4%;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3940亿元。在华为,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8万名,占比公司总人数45%。在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7年全球企业研发投入排行榜中,华为以103.63亿欧元排名全球第六、中国第一。
2017年,华为更新了自己的愿景,立志“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而面向全联接的智能世界,华为把自己定位为中间的这个桥梁,也是连通万物的“黑土地”。通过聚焦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一块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的“黑土地”,让各个伙伴的内容、应用、云在上面生长,形成共同的力量面向的客户,即个人、家庭和组织。图片 1

在传统上,AWE是白电企业的舞台,不过,彩电企业在此次展会上的动作,透露了今年彩电市场的一些态势。
三星缺席展会 今年的AWE,三星没有出现。
有业内观众笑称:“现在展位这么紧,缺了一届,以后要好展位就难了。也有人分析:“是不是CES投入太大,控制费用,所以不参展了。”
具体原因,三星并没有对外透露。不过,就在AWE开展前的几个小时,三星在美国纽约召开了今年的电视新品发布会。
此前,有传言称,三星要重返OLED。不过,就在业界对此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三星却否认了这一说法。三星电视和显示部门负责人HanJong-hee在首尔表示,公司并没有所谓OLED电视的计划路线图,三星电视目前仅在两个方向投入资源,一是QLED,而另一个则是MicroLED。
夏普“坚定不移”8K路线
尽管外界对于内容输出、芯片配套等8K产业链仍存疑,不过,夏普在此次展会上,仍大力推广其8K路线。
在夏普展位,名为“清明上河图”的8K电视产品很亮眼,夏普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夏普8K电视已经投入消费市场,并非概念。
夏普的东家——富士康,于3月8日通过证监会IPO审核上市,创最快上市纪录,而其也很可能成为A股第一大市值公司。成功收购夏普后,富士康正用自己的思路“改造”夏普。
夏普方面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未来夏普彩电的产品线将会比以前更广,高中低定位的产品都有,而由于富士康强大的产业链支持,部分夏普产品的价格,也可以比之前更低。
彩电两大阵营继续厮杀
本次AWE2018,创维以“创维AI自发光,点亮你我梦想”为主题亮相。其中,在电视技术和产品方面,创维带来AI画质芯片技术和OLED产品。
作为OLED的坚定推广者,自2008年布局OLED电视开始,创维目前已推出包括S系列的OLED电视S9D、S9-I、S9300、S8,W系列的Wallpaper电视W9、W8等众多OLED电视产品,是当前国内OLED电视品类最丰富的电视企业。
本届AWE,创维展示了厚度只有3.65mm的65吋WallpaperOLED电视W9、形态多样的折叠分离式OLED电视W8等,并推出最新研发的CrytalSoundOLED荧幕自发声电视。
创维表示,其自主研发出了AI画质芯片,包括“精密平滑处理”、“动态目标重塑”、“超级增补”等核心关键AI技术,可与OLED面板配合,提供最佳观赏体验。
TCL则携最新发布的X5原色量子点电视、C6新剧院电视、P5超薄新曲面三款新品亮相。
TCL集团高级副总裁王成表示,电视产品不再仅仅是一款硬件,它还包括了系统、丰富的的内容及多样化家居场景下的应用服务,以极致的电视视听体验和美学体验为基础,为不同细分的目标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交互体验。因此,电视厂商的本质,是用户时间方案的提供商。
此前,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王成表示,从良率、产能、配套等方面,TCL仍看好量子点电视。

当外界认为博通和高通的并购大戏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时,未知的变数总会如约而至。
美国东部时间3月9日早间,高通对外宣布保罗·雅各布不再担任执行董事长,但仍将留在董事会。尽管高通声明称,为了顺利完成领导层过渡,2014年高通设立了执行董事长一职,但目前阶段,独立董事长更适合高通。但此举仍被外界解读为迫于收购压力,高通内部已经开始出现了第一个“受害者”。
8204902_11ea0ec3077503391be826fc9770d23f_w_thumb
但更为“爆炸”的消息是,英特尔有意愿加入博通与高通的这场并购游戏,消息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欧美芯片公司的整合浪潮虽然已经让这些大公司开始了“贴身肉搏”,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想要真的讲下去,现在看仍然充满各种挑战。
家族烙印
对于外界这几天解读的“免职”事件,高通方面对第一财经强调用“免职”来形容雅各布的职位变动并不准确。对方表示,“只是不再设执行董事长一职了,Paul还是在董事会中。”
在高通的官方网站上写道,“董事会已停止执行主席的角色,该委员会是在2014年底设立的,主要作为领导层过渡计划的一部分。”对于此时的高通,董事会认为拥有一名独立董事担任董事长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大利益。
“杰夫是这个角色的理想选择,基于他深刻的财务、业务和国际经验以及他坚定的股东导向。我们专注于股东价值最大化,并将考虑所有的选项来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寻求高通提出关闭NXP收购,加强我们的授权业务,并利用巨大的5G契机摆在我们面前。”高通首席独立董事汤姆·霍顿(TomHorton)在声明中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可能是高通为了安抚股东而做的最后一件事。新董事长杰夫瑞·亨德森在2016年进入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当时,激进投资人JanaPartners对于高通整体管理和公司架构非常不满,试图逼迫高通将专利授权业务剥离。为了安抚激进投资人,高通邀请了亨德森进入董事会作为独立董事,以彰显公司寻求改变的决心。
保罗·雅各布是高通联合创始人欧文·雅各布(IrwinJacobs)之子,从2005年6月起加入高通董事会。从2005年7月到2014年3月担任高通CEO,之后把高通CEO职位交给莫伦科夫(SteveMollenkopf)。就在不久前,雅各布还在捍卫高通的股东价值,致信博通CEO陈福阳,认为和高通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前景相比,博通的报价过低。
2016年12月,在一次媒体活动上,保罗的父亲欧文·雅各布评价其工作时称,“保罗干得很不错”,并表示,虽然是在2005年高通20周年时辞去CEO,但在那之前3年,他已经向董事会提出退休并提议建立一个委员会,找到下一任的领导。当时,董事会提出10个候选人进行面试。而在三年后,董事会决定由保罗担任公司领导人。欧文表示,对公司而言,引入一些新血液和想法,能为公司注入很多年轻的活力。如何不断地应对,或找到在快速发展的世界中的机会,对一家公司来讲非常重要。“保罗做得很好的地方是,他带领公司看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以及终端和应用上的创新。他和全球业界的人士交流,并最终把这些创新带向了市场。”
但从此次职位的变化来看,可以肯定的是,高通创始人的后裔已经无法再掌控公司的未来命运了。
巨头的神经
除了博通和高通的“对垒”外,有消息指“看台上”的英特尔也坐不住了,正在考虑一系列收购方案,包括收购芯片制造商博通。
消息人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然而,这些消息人士表示,这样的收购没法保证。甚至有人宣称,这是不可能的。
英特尔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会对交易传言置评。她在声明中称:“在过去的30个月里,我们进行了多项重要收购,包括Mobileye和Altera。我们的重点是整合这些收购,使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受益。”
博通没有立即回应。但有报道称,博通对高通的竞购已经陷入困境,可能不得不暂时放弃当前交易,并在稍后卷土重来。
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Gartner高级总监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特尔原有的业务受到市场饱和的影响,增长乏力。如果不考虑价格和资本运作,只从英特尔战略上考虑,收购是合理的,因为英特尔和博通、高通拥有的绝大部分产品线是互补的。
“但从价格和资本运作上无法评论。”盛陵海对记者说。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很难判断博通、高通和英特尔的走势。“英特尔现在应该不会发收购要约,可能会研究有没有收购的必要。现在连高通收购恩智浦还没定,博通收购高通还悬着,英特尔要是现在插一脚全乱了。英特尔今年或明年收购博通的概率不会很大,毕竟整个审批流程很长,但他肯定会评估(博通收购高通的影响)。”他对记者表示,从英特尔看,肯定不希望高通被博通收购,因为一旦博通成功收购高通,势必对英特尔的行业地位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这一半导体史上最大规模并购案涉及多方,不仅有博通、高通、恩智浦,现在又有英特尔,而在政府层面,还有美国和中国政府。王艳辉认为,现在博通收购高通最主要还是看美国政府态度,“中国现在还插不进手”,而博通的收购兴趣一直没有降低。他认为,除非美国政府阻止,否则博通收购高通还是大概率事件。不过,如果中国政府同意高通收购恩智浦,则会使博通收购高通的溢价提高很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