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与格力,此前市场预估小米估值在700-1000亿美元之间

华尔街日报昨天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小米已将IPO的目标估值降为700-800亿美元,低于此前讨论的1000亿美元。
小米集团5月3日向港交所递交了初步上市材料,预计将在6月上市。小米计划募资超过100亿美元,这将是香港八年来最大IPO,也是今年全球最大科技企业上市。
此前市场预估小米估值在700-1000亿美元之间。但最新的情况看来,经过这几天的讨论,机构给小米的定价可能越来越理性。
市场此前讨论的1000亿美元估值之所以显得狂热,很大程度上在于小米过去的财务资料并不透明。因此,小米财务信息公开后,市场对其估值迅速产生分歧。
以经营利润计算,假设小米达到1000亿美元市值,市盈率高达117.54倍。小米在资本市场最明显的参照系是苹果,苹果市盈率仅为18倍。
当然,苹果是一家成熟公司更适合按P/E估值,成长期的新经济公司本身并不适合以纯P/E估值。于是,有人按照分类加总估值,将小米的手机硬件、生态链产品、互联网服务分开估值后加总,得出450亿左右的估值,仅相当于小米2014年融资估值。
小米显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估值。雷军在小米发布招股书的同时公开喊话市场,称小米不是一家纯粹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小米70%收入来自于手机硬件,以传统行业的流水,给予互联网行业的估值,很容易抬高估值。
上一个这么做的是2016年底香港上市的美图。美图的主要收入同样来自手机,但将自己包装为互联网公司。美图上市之后股价坐上过山车,一度暴涨后又迅速暴跌,低迷一年后目前已经跌破发行价。
独角兽魔咒
香港股市是机构投资者占优的传统市场,金融地产股为主,很长一段时间里科技股基本只有腾讯。近两年,香港市场发生很大变化,内地资金开始活跃,也开始欢迎新经济股登陆,然而,最近一年在香港上市的新经济股连续大跌也给后来者蒙上了阴影。
比如去年下半年挂牌的“新经济三宝”:众安在线、阅文集团、易鑫集团。众安在线背后是“三马”站台,腾讯是阅文集团的大股东,易鑫也有腾讯力撑,因此IPO时均受热捧,连破超额认购纪录。
然而,三只新经济股此后均走出暴涨暴跌曲线,除了阅文集团勉强守住发行价外,众安在线、易鑫集团均已跌破发行价。三只股票距最高点均已腰折,易鑫集团更是比最高点跌超60%。
港股老大腾讯撑不起“三宝”,超人李嘉诚也撑不起雷蛇。去年11月,电竞游戏设备商雷蛇在香港市场挂牌,李嘉诚私人投资基金维港投资是雷蛇股东之一。然而,周凯旋亲自为雷蛇站台也没挡住雷蛇上市后一路下跌,至今雷蛇已经距发行价下跌了超过1/3。
“独角兽魔咒”如影随形,最近港股上市的中国平安旗下平安好医生也未能幸免。平安好医生IPO上市同样打破超额认购纪录,但上周五挂牌后走势堪忧,第一天险守发行价54.8港元,没有上演当天破发的惨剧——但第二天平安好医生即大跌破发,今天虽然微涨,收盘依然低于发行价。
为什么会出现“独角兽魔咒”呢?大摩财经分析,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一级市场泡沫太大,导致上市价格虚高,直接拿二级市场当“韭菜”割;二是新经济股大多“速成”,仅成立几年就上市,虽然增长快,但业绩波动大、盈利模式不清晰,短期内交不出让市场满意的业绩,甚至上市后就变脸,投资这类公司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三是有些新经济股其实是“伪新经济”,比如易鑫虽然号称互联网公司,但其核心收入却是融资租赁业务,融资租赁行业并不乏优秀公司,估值比易鑫还要低。
事实上,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一级市场狂飙猛进,资本捧出大量估值惊人的“独角兽”企业,已经和二级市场形成倒悬。很多“独角兽”以高估值上市,填实泡沫却需要时间,其实并不适合中小投资者参与。
赢家输家 更甚忧的状况是,“独角兽”上市前就已经开始让散户接盘。
以小米上市狂欢为例,此前小米的一些投资者通过二手股权市场大肆甩卖份额,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舆论甚至配合炒作小米估值至2000亿美元。据大摩财经了解,春节前后,二手股权市场转让的小米份额估值已达到800亿美元,这些份额再通过各类资管计划、理财产品卖给高净值人群甚至普通投资者。
小米的各阶段投资者是小米IPO的大赢家。很多普通投资者并未真正理解小米“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意义,这种财务上被计入金融负债的优先股实际上是“名股实债”:小米股价好可以转换为普通股,股价不好可以要求企业赎回。只要查询小米招股书即可发现,小米后面几轮的融资(DST等外资机构是主力)基本都是这种每年按8%计息的优先股。
当小米估值升高,优先股产生“公允价值变动”并被计入负债,小米招股书共计入了1614亿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换个角度即这些优先股投资者获得的潜在收益为1614亿。投资出一家超级“独角兽”的收益之大,超出我们的想象——粗略计算,小米成立8年共融资1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
2014年小米融资时估值450亿美元,此后再未融资,但2015-2017年小米仍然在计提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计提的余额2014年末899亿、2015年末1059亿、2016年末1158亿、2017年末1614.5亿。这意味着小米名义上估值仍然在涨,最大的估值增长发生在2017年。
三年时间,小米投资者的收益翻了1.8倍(1614.5亿/899亿)。以此推论,假设小米估值也增长1.8倍,正好是800亿美元左右。
低于800亿美元,小米可能真的就流血上市了。 网友热议
随行153:合理估值150亿美元~200亿美元之间,太高的PE不合理
佛山无影拳2018:很大概率跌破发行价。
余皓雁:就一破卖手机的,而且是手机的组装厂,你要多少估值,100亿都给多了,这几年的业绩,明显是包装的,它为什么不敢去美国上市,人家美国人要苹果,也不要它,啥也不是的公司
Mamba1:就按互联网公司算,给出60倍PE也很高了,估值也就500亿美元,考虑到对未来的预期估计也不会超过700亿,如果上市后市值超过700亿了,估计也会和平安好医生一个下场,肯定会破发。
Wisecapital:利润是苹果的百分之一,市盈率是苹果的6倍多[害羞][害羞][害羞][害羞]

“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给我一个小小的家,蜗牛的家,能挡风遮雨的地方,不必太大。”
北上广深的奋斗者们,尽管薪资有价,但求得蜗居背后承载的安全感却难以估价。
小米上市,千人财务自由;在格力干到退休,房子到手。对于技术出身的雷军和销售出身的董明珠来说,立一个十亿赌约,顺便给员工一点安全感,这并非难事。
但面对新经济企业和传统制造巨头这两种老板,你会选择如何拿青春换明天?
雷军吃肉,多少人能跟着喝汤?
5月3日,小米集团在港交所披露IPO文件,市场预估指出,小米将于6月底或7月初正式挂牌。此前曾有多家券商预估小米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德意志银行甚至给出最高1629亿美元的估值。目前,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持股31.41%,那么一旦小米上市行情看好,仅仅以1000亿美元市值来假设的话,雷军的身价至少达到314亿美元。
此前,福布斯官方曾2018年全球亿万富豪榜,马云、马化腾和许家印各以453亿美元、390亿美元、303亿美元的身价,位列中国三甲。有声音评论称,在小米上市后,中国互联网的BAT格局或将变为“ATM”。雷军也因此一跃成为新巨富。
对于雷军而言,2018年无疑是非同寻常的年份。上市之后,千亿级的小米在此后能否继续快速成长、如何成长成为摆在他面前的最大课题。
就以小米上市来说,创始人雷军身价暴涨同时,无疑也会有一波小米员工实现“财务自由”。有声音调侃称,“小米5500员工分得500亿股权,人均近1000万,上市半年后解禁。海淀区各楼盘喜迎接盘千人团。”
其实,互联网企业上市造富员工早已不是传说。以阿里为例,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正式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美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IPO。有声音直指,阿里上市,让上万名员工一跃成为千万富翁。
高薪资以及随之而来的买房“优势”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吸引新鲜血液的重要福利。而作为传统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企业,格力也正试图给员工带来更多安全感。
董明珠曾感慨称“我不明白员工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买房?我要给他们安全感,解决他们的疑虑。”所以,除了时不时高调加薪外,还附带分房。董明珠甚至提出,要让八万员工每人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如果在格力做到退休,就能拿到房子。
董明珠所说的分房并非空谈,珠海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发布的《格力电器(000651,股吧)人才公寓项目批前公示》显示,格力人才公寓总规模约28万平方米。其实,早在2005年,格力电器就已出资2亿元,建立员工生活区格力康乐园,后来,又斥资4亿打造康乐园二期。
“十亿赌约”能带来多少安全感?
五年前,雷军与董明珠立下“十亿赌约”。按照约定,5年内,如果小米的营业额无法超过格力,雷军就要输给董明珠10个亿,反之亦然。
2018年年底,就到了双方赌约到期之时。回看立下赌约的2013年,小米凭借互联网手机在手机圈风生水起,其营业额才仅仅为316亿元,而当时格力的营收规模与当下的小米相差不多,营业额已高达1200亿元。
不过,到了2017年,格力电器实现营收1482.86亿元,同比增长约37%。小米则实现营收1146亿元,增幅更是高达67%。尽管单从去年营收数据来看,小米距离格力还有差距,但如果两者继续保持当下营收增速,到了2018年年底,双方赌约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在今年4月初,董明珠还公开回应与雷军的十亿赌约,她表示会请审计署对两个企业进行审计和评估,之前打的赌还是要继续履行,认真对待。而雷军也曾经公开说过,如果打赌赢了但是董大姐赖账,他就自己掏腰包1亿元分给公司员工。
“十亿赌约”并不仅仅是一个笑谈。小米与格力,作为互联网企业与传统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也成为研究中国经济引擎迭代、红利重新划分的研究样本。而这两类企业,对于一波波职场人来说,如何取舍也是重大选择。
如果回到小米成立时的2010年,很少有人会想到小米在这个夏天能够创下新的IPO记录。但在8年前,中国传统的制造业正如日中天。在2010年,中国一举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的制造业大国,后者已经在这一位置上整整待了114年之久。仅以格力为例,其在2010年全年营业总收入就超过608亿。
不过,仅仅在8年之间,传统制造企业对于职场人的诱惑似乎已经被互联网企业夺走大半。除了薪资的竞争力外,对于在互联网公司奋斗的职场人来说,公司能否上市已经成为一张关于未来的美好大饼。
轻与重,如何拿青春换明天
当然,关于房子的安全感,互联网公司也有相关福利。除了腾讯、京东、阿里等为员工买房提供大额无息借款外,小米也曾经在去年年初推出只能内部流转、购房者无法取得产权和房本的“内部房”。
一边是互联网企业的高薪资与变幻莫测的未来,一边是传统企业做到退休看似一成不变的明天,职场人的选择究竟会是什么?其实,选择不同类型的公司,要考虑的除了收入增长性外,职业生涯的可成长空间也是重要指标。而这些都与平台的可持续增长能力息息相关。
在企业转型上,作为职业经理人,董明珠在重要决策上多有掣肘。2016年董明珠提出斥资130亿收购珠海银隆进军新能源汽车,不料却在股东大会上遇挫,这也就有了那一段在网上流传的狠话:“格力没有亏待你们!我讲这个话一点都不过分。你看看上市公司有哪几个这样给你们分红的?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相比而言,小米似乎已在快速撕掉手机厂商的标签。目前,小米7成收入来自于智能手机等硬件收入,尽管“新零售”和“互联网服务”这两大板块只占了三成营收,但在小米的盈利上被给予厚望。雷军在最近的一封公开信中更是强调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企业创始人,雷军通过双重股权架构在小米的表决权比例超过50%,为小米集团的控股股东,可以说,对于小米的未来发展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也就意味着,不管小米将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规划与扩张方式,只要雷军拍板,遇到的阻力会很小。
重资产与轻模式的不同,冲向新领域转型速度的快慢之分——传统巨头和新型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差异或许可以从这两个企业的对比中凸显出来。
笔者的一位朋友近期正筹谋从互联网公司跳回传统国企,理由是“三十好几干不动了”,大家拿青春换明天,最怕的是,明天未到,青春已走。

5月7日晚间,格力电器发布2017年年度报告补充更正公告,对《2017年年度报告》中的研发投入、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等信息进行了补充。
另外格力电器在公告中承认,因工作人员失误,在《2017年年度报告》“第八节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员工情况”中对公司董事、执行总裁黄辉先生的职务表述存在错误。
4月25日晚,格力电器发布2017年年报,不过史上最牛业绩始终抵不过不分红这颗“黑天鹅”的威力。翌日,格力电器股价大跌,一天市值蒸发200多亿。
于此同时,2017年8月从格力电器常务副总裁、总工程师职位升任执行总裁的黄辉,在2017年年报中的职务又变回了常务副总裁、总工程师。这种不声不响的职务调整,在当时也引发了行业人士的高度关注。
在2017不分红变成2018中期分红、高管职务变动这两个因素的发酵下,有行业人士分析称,格力电器不分红存在两大可能:一种比较确定的方向是格力电器的说法,留存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建设、智慧工厂升级,以及智能装备、智能家电、集成电路等新产业的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另一种可能就是,为防止并购银隆的失败“悲剧”再次重演,以推迟分红的方式逼股东们站队,投赞成票让董明珠留任,才有中期分红。黄辉遭“降职”也被解读为董明珠谋求连任的一个信号。
而中国企业家随后报道称,董明珠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几无悬念。在珠海市国资委的网站上,一篇标题为《郭永航在格力电器等企业调研时强调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的内容指出,3月29日,珠海市委书记郭永航首先来到格力电器,考察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等自动化设备和空调设备及系统运行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并召开座谈会听取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董明珠关于生产经营、技术研发、人才引进和未来发展规划等情况介绍。根据报道所说,郭永航要求各级党委政府要全力以赴支持格力发展,做到“有叫必到、有求必应、有需必供”。
有消息人士称,珠海新领导班子非常认可董明珠,认为格力电器在她的带领下能实现更多目标。
而格力电器更正后的年报信息显示:黄辉,男,硕士,现任公司董事、执行总裁。2000年8月至2014年5月,任公司副总裁,2014年6月至2017年8月,任公司常务副总裁,2017年8月至今任公司执行总裁,2007年5月至2017年8月,任公司总工程师,2012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兼任格力大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