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美国虽然以违反美国规定为由对中兴实行零部件禁令,推出暴风AI电视7

据美国财经新闻频道CNBC报道,瑞士奢侈品巨头斯沃琪集团CEO尼克-海耶克认为,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正“积极打击”假货,而其美国竞争对手亚马逊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
海耶克接受CNBC采访,在回答亚马逊是否在为消费者提供附加值时,他表示:“在某种程度上,是的,他们交付了产品。”但阿里巴巴等中国公司做得更好。
当然,亚马逊现在已经绝不满足只做一家电商公司了。

4月17日,美国政府发出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这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又一件大事。
根据《纽约时报》披露,中兴用于电信网络基础设施的产品,以及它的智能手机,使用了大量美国零部件,集中在芯片制造商高通的微处理器、康宁的玻璃和杜比公司的声音技术。
就在今年3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案,此举已经传达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美国将会通过打压中国科技的方式来抑制中国的贸易活动,并以防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削减美国在通讯和移动处理器领域的战略优势。
此次对中兴开刀,和上述的目的如出一辙,即便没有中兴,也会有其他来自中国的企业中招。只不过中兴刚好是国企,又极度依赖来自美国的产业链支持,而且恰好还是全球排名很靠前的通讯企业罢了。
此次美国虽然以违反美国规定为由对中兴实行零部件禁令,但若将此事件放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背景下,则又有另一番解读。
在中美此次贸易摩擦中,海内外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是为了要抑制《中国制造2025》,比如美国拟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将集中于先进技术产品,包括自动化机械工具、太空设备、航空、海洋、高科技运输、新能源汽车和设备、农业设备等。
中国工程院制造业研究室主任、战略咨询委委员屈贤明曾展望,到2025年,中国通信设备、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三大产业将整体步入世界领先行列,成为世界第一;高档数控机床、机器人、航天装备等大部分领域和优先发展方向步入世界先进行列。
如果上述目标都能够达到的话,那对于美国势必形成竞争,威胁到其在工业界和科技界的地位。
回顾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发展历程,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前几十年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再加上美国一向习惯了全球霸主的地位,很难将这个积弱多年的中国看成对手。当中国因为人口红利慢慢成为世界工厂时,虽然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获得了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但因为制造业大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所以很难对美国产生实质性的威胁,就像出口上亿衣服裤子换一架飞机这样极端的案例,在当时的美国看来,再多的低端产业也无法动摇它的地位。
然而当中国的产业开始逐渐转向升级、科技产业迅速发展并提出了建设制造强国的目标后,美国终于开始意识到谁才是它未来真正的竞争对手,这也是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所在。
如前面所述,“禁令”的目标不仅仅是中兴,它针对的其实是整个中国电子、通讯行业。而且这个“禁令”一旦真的实施起来,其杀伤力是非常巨大的。
我们以中兴为例,在中兴手机中,有25%~3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其中手机芯片、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手机玻璃、操作系统、光学元件等这些最核心的零部件都来自美国供应商,且基本很难找到同等替代产品。也就是说一旦“禁令”实施,那么中兴手机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恐将陷入产品难以为继,面临延迟交货的境地。
而且,事情还远不止禁售芯片这么简单。
华为目前也有自主设计研发的芯片海思麒麟,并且出货量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但是海思麒麟目前也仅仅是实现了中间设计环节的自主,其他在架构和生产这首尾两端依然受制于人:海思麒麟芯片架构采用英国的ARM公版架构,生产由台积电代工。
在芯片这个信息工业时代最耀眼的明珠上,来自美国的“禁令”对中国来说其实也并不完全是坏消息,它起码让中国企业明白了一点,不能再完全依赖国外进口,需要实行“养狼计划”了。
如同中国乒乓球队在全球范围给自己培养对手,来激励国内球员不断进步,中国的高端制造行业也需要在芯片制造领域培养一批狼一样的团队,让美国的垄断巨头感受到压力。
其实在这方面华为就堪称国内企业的标杆,虽然它旗下的海思麒麟芯片仍然在部分地方受制于人,但它投入巨大财力进行芯片的研发设计,其成本远高于购买国外高端芯片的费用。只有当国内企业的芯片达到或接近国外同等产品实力时,才能在同上游供应链的国际合作中拥有更大话语权。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难的,在拥有更便宜更好的产品时,放弃更高的利润,选择投入巨大的自主研发,这确实要顶住很大的压力。而且对类似芯片这种在国际市场已经形成固定格局的产业来说,新入者还要顶住来自传统巨头的价格战压力,三星内存前段时间疯狂涨价,在国产内存即将投入生产后又大幅降价就是这样的道理。
此外,当前的芯片行业发展对处于追赶中的中国来说也是最好的时期。目前“电脑性能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的摩尔定律正在逐渐失效,芯片升级正处在更难突破的瓶颈期。领跑者已经放慢脚步,这对于追赶者来说无疑是好消息。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占全球份额一半以上。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达到5411.3亿元,同比增长24.8%。其中,2017年进口芯片达到历史新高的2601亿美元。高通、博通、美光等巨头有一半以上的市场销售额是在中国实现的。
由于巨大的中国市场,在对中兴发布禁令之后,高通股价下跌1.7%,中兴供应商AcaciaCommunications等美国光学零部件公司的股价跌幅更大。
基于此,美国对中兴的禁令很难再行扩大,但这并非意味着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压制就止于此,接下来极有可能采取更多的手段:如继续限制对中国技术输出,此前贸易摩擦和对中兴的禁令都是限制产品的出口,这也会使美国本土企业面临极大的收入增长问题,接下来极有可能将出口限制转为更严格的限制技术输出,或者要求中国企业支付更高昂的专利转让费。此外,此前还发生过在资本的催化之下,国内企业到国外抢购技术企业的现象,未来恐怕会面临更高的门槛。
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企业更是不能有任何懈怠,唯有积极投身新技术的研发,才能获得下一阶段发展的通行证。

在电视业务上“三心二意”的暴风集团,在传统业务低迷、增长无望的情况下,再次希望在彩电市场上卷土重来,想靠电视业务拯救节节败退的集团经营业务,无疑是“异想天开”。
热闹三年多的互联网电视格局,随着乐视的倒下,以及传统电视厂商加入价格战的竞争,已经完成了新一轮洗牌。当前这一领域中,暴风电视开始频频动作,以“极致性价比”死磕小米电视,还推出所谓最新AI电视“抢位”。可以看到,全线模仿小米电视套路的暴风,也想玩颠覆?手段会有效吗?
随着2018年面板价格小幅下降,惯常打“价格战”的互联网电视开始业内斗法,互联网电视阵营的“投机派”暴风电视,则直接把矛头指向小米。似图通过与小米的憎热点,达到传播自我的目的。这也是暴风,在无法与海信、创维、TCL同台竞争之后,采取的下策。
先是,暴风AI电视40英寸999元的消息刷爆朋友圈,被誉为“国民电视”。999元40吋暴风AI电视4,对标的是小米同样999元的32吋4A。而1999元50吋暴风AI电视7C则与小米4A的做了全面对比。暴风称,要在1000元和2000元这两个段位做“全世界最好”的电视,也就是“性价比”的最好。最终,暴风电视的999元活动却只是炒作,很快就没有产品可卖。
就算是价格战,不少业内人士也并不看好。开卖不到一个星期,在京东平台上,暴风该款电视已经改为“预约”状态,且限定抢购时间仅为1个小时——4月13日8-9点限时限量999元抢购。天猫平台的消费者吐槽道,“才卖4000台就涨价了,这是玩不起了吗?”
曾经互联网电视凭借“内容取胜”和价格优势,在电视行业掀起一场颠覆风暴。然而随着传统电视品牌与通过与腾讯、优酷、爱奇艺等视频内容巨头合作,填平了内容上的短板,智能电视的竞争又开始硬件和软件综合竞争。而如今,暴风显然要把宝押在AI电视身上。
4月11日,暴风TV在北京举行AI电视新品发布会,推出暴风AI电视7。该系列电视拥有55吋和65吋两个版本,售价分别为2999元和3999元。在这场名为“再见吧,遥控器!”的发布会上,暴风将AI电视7定义为“全球第一台干掉电视遥控器的人工智能电视”。据称,该电视支持远讲语音和机器视觉的AI交互,4米内远场唤醒率95%,中文语义准确率98.5%。
事实上,早在三年前,干掉遥控器的智能电视就已经推出,更为重要的是全球第一台干掉遥控器的电视企业,并非暴风,而是其它同行。在这件事情上,无疑暴风公司撒谎并涉嫌虚假宣传。这显然不是一家优秀互联网企业的道德底线。
在过去的2017年,乐视的倒下让互联网电视中小米成为领头羊,而其他品牌中也只有暴风成为小赢家。据2017年暴风集团业绩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19.12亿元,同比增长16.07%;归属股东净利润5300万元,同比增长0.45%。有消息称,暴风已经着手接管6000余家乐视线下体验店,希望“借老船出新海”。
暴风的野心是不小,但是实力能否支撑这样的野心。虽说价格战可以暂时抢占市场,但盈利如何保证。而AI电视方面,也早已是群雄逐鹿的形势。传统厂商、BAT都已纷纷登场。百度入股酷开,与创维合作双引擎超级AI电视;阿里携手海尔;腾讯和乐视合作,以及为长虹智能电视输出叮当AI助手解决方案等等,早已让此领域的竞争如火如荼。
竞争风口不会留给企业太多的时间。在人工智面前,也许只有两三年,行业或许又将发生巨变,一场更大的洗牌即将进行。所以暴风电视如此想要吸引行业注意,不惜直接对标小米,或许只是想让自己在这次洗牌中,能够留在牌桌上而已。最后是否能留下,还是未知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