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将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一职,目前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在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50%

在今年国内最大的消费电子展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以下简称“AWE”)上,作为唯一一个参展的互联网电视品牌,暴风AI电视携人工智能系列产品亮相,试图凭借AI让电视回归家庭中心。与此同时,传统家电品牌长虹也于日前宣布,正式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后者输出叮当AI助手解决方案为长虹的智能电视注入人工智能属性。AWE开幕前夕,TCL也曾宣布,要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对海量内容整合,从而优化用户的时间。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在AI电视的新赛道上,谁的技术路线能成为今后的主流,AI能否快速为电视行业注入活力,都仍待观察。
AI电视遍地开花 在近日正在进行的AWE展上,AI电视似乎遍地开花。
号称全球首款AI电视创造者的暴风,在这次展会上展出的电视新品是基于人工智能助手暴风大耳朵的人机交互,其区别于其他互联网电视品牌基于遥控器的语音操控,可以精准实现5米内的人声远讲对话,并支持模糊语义识别和深度语义理解。
南都记者现场体验暴风AI电视后发现,透过外置的麦克风,暴风大耳朵可通过用户声纹判断用户年龄段、性别,并结合行为大数据,实现个性化推荐。此外,它还同时具备儿童娱教、语音购物、大屏视频聊天、周边问问等多种人工智能服务。“通过AI+信息流,以及丰富的人工智能服务,可以让电视成为智慧家庭、家庭娱乐的中心。”暴风AI电视市场部产品经理曹飞扬告诉记者。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2018年世界杯,海信在AWE发布的U7系列电视也深度植入AI技术。比如,用户可以通过全场景语音和全场景图搜交互,快速找出想看的体育赛事,也可以用语音实现翻译、外卖、机票预订、智慧家居控制等生活服务。
海信电器营销公司总经理胡剑涌则向记者介绍,U7系列ULED超画质电视还具备了“自动体育模式”,“当用户在观看比赛时,画面能呈现出接近赛场的真实光照环境,真实再现球场色彩细节”。显然,海信的AI电视,选择了在电视画质这一基本体验上下功夫。
“我想看孙俪老公的电影。”在长虹展区,发出一句这样的指令后,页面立马显示出影星邓超主演的相关电影,这正是长虹和腾讯合作后推出的Q5R新一代智能电视。“这款电视在AI情感交互、语义算法、AIUI上体现AI技术,比如情感交互,通过声纹的设置,就可以有不同的个性化语音助手。”长虹产品培训总监孙杰告诉南都记者,这款AI电视未来会植入更多人工智能功能,而根据不同尺寸,官方定价为7999元起。
南都记者了解到,除上述品牌,另一家电巨头TCL也在加码布局人工智能电视,“在互联网智能技术更新迭代推动下,电视产品不再仅仅是一个硬件,它还包括了系统、丰富的内容、以及各种各样的家居场景下的应用服务。因此,电视厂商的本质,是用户时间方案的提供商。”TCL集团高级副总裁、TCL多媒体CEO、雷鸟科技董事长王成在TCL2018春季新品发布会上称。
AI能否盘活电视市场?
南都记者了解到,暴风AI电视强调语音助手的强大;海信强调画质与AI服务“两条腿”并行;长虹则主打图像捕捉和语音交互的高效配合。虽然卖点各有不同,就目前而言,声控是AI电视的主要技术路线,虽然体验过程中仍有识别不够精确的小瑕疵,但各大厂商都纷纷加快与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合作。
据悉,暴风AI电视与科大讯飞成立人工智能服务实验室,并表示通过协同合作加深拓展暴风AI电视的多项AI技术,为用户不断提升暴风AI电视使用体验。腾讯叮当AI助手背靠腾讯AILab等平台及腾讯海量内容生态体系,这次与长虹达成战略合作,也是腾讯叮当AI助手首次在家电领域的落地。基于TCL打造的开放式生态平台,TCL将与百度、腾讯、科大讯飞、商汤、蓦然认知等多家企业进行合作,为用户提供全交互、快响应、强生态的人工智能体验。
“AI电视的赛道上涌入更多竞争对手,对行业而言是好事。”暴风TVCMO芦胜波告诉南都记者。至于AI技术的介入对电视市场是“兴奋剂”还是真正的良药,芦胜波认为,这可以从AI电视的普及让家庭使用电视的日均时长找到答案,“从我们的数据来看,过去一年,开机率从40%上升到65%,日均开机时间则从5.2个小时上升到7个小时,这个现象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与其打情感牌让用户看电视,不如实实在在提高电视的服务价值”。他进一步指出,虽然电视换代率慢,但AI电视在获客之后,明显拥有更好的黏性,“消费者愿意看电视才是关键”。根据暴风集团的业绩快报,暴风TV的业务营收去年实现了逆势上扬。
而在王成看来,人工智能可以给用户带来两大变化,即交互方式的革命以及数据利用效率的提升,“在电视的应用场景下,TCL人工智能2.0plus将会通过理解力、检索力、服务力的提升为用户更快找到所需,让人找信息、服务更简单”。在TCL看来,人工智能电视优化了用户的时间管理。
根据中国电子商会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视消费及2018趋势预测报告》,过去一年,人工智能电视市场份额提升显著,同比增幅达80%。
不过,尽管人工智能很火,但在电视领域的应用目前还主要停留在声控、查找一小部分信息的节点上,在行业内人士看来,AI电视带来的服务和价值仍比较单一。对此,芦胜波也认为,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仍处于“初级阶段”,对于厂商来说,提升体验和内容服务将是未来继续深耕的方向,具备AI功能的电视,甚至能够在新零售等领域发力。
上述《报告》也强调,目前人工智能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距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仍有差距,但也肯定AI电视“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智能家电叠加资本市场,碰撞出火花。
3月20日,主营服务机器人的科沃斯首发过会,如不出意外,其将成为A股“扫地机器人第一股”。
据2017年12月披露的招股书,科沃斯拟发行股数4010万股,募资9.12亿元,其中5亿元将投向“年产400万台家庭服务机器人项目”。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目前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在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50%。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机器人制造商iRobot。
巧合的是,3月16日,同样生产扫地机器人的新三板企业(837916.OC)福玛特公告称,“结合公司目前的发展阶段及未来业务拓展需要,拟申请IPO”,决定3月19日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权转让系统中终止转让,同时申请新三板终止挂牌。
看似个头小小的扫地机器人市场,拼杀可谓异常激烈,海尔、美的、飞利浦、松下等国内外大型家电品牌商早已布局其中。
高毛利率受关注
在20日的发审委会议上,科沃斯被重点关注产品毛利率以及在各大电商平台的销售情况。
如发审委要求其解释,服务机器人产品单价逐年下降且明显低于iRobot公司,但2014年-2015年其毛利率高于iRobot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在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上,销售服务机器人和自有品牌小家电毛利率接近,但销售单价差异较大的原因。
根据招股书,2014年-2017年上半年,科沃斯服务机器人的毛利率分别为49.22%、49%、46.39%和47.79%。
2014年-2017年上半年,iRobot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46.34%、46.84%、48.34%和50.41%。
3月21日,上海一位财务人士据此推测,双方的原料成本可能存在一定差异。
而在京东上搜索“扫地机器人”,949元的科沃斯地宝魔镜S有超过15万人次的评价,699元的美的扫地机器人则有超过2.8万人次的评价,999元的福玛特扫地机器人也有2.2万人次的评价。
无独有偶,在天猫旗舰店中,科沃斯2199元的扫地机器人月成交2.8万笔,紧随其后的是1699元的小米米加扫地机器人,月销量1.2万笔,2299元的iRobot扫地机器人月成交量469笔,福玛特的扫地机器人月销量281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iRobot的扫地机器人价位在2500-10000元不等,而科沃斯的扫地机器人价位相对中端,在1000-3000元不等,而福玛特的扫地机器人价位也在1000-3000元不等。
另据北京中怡康时代市场研究报告,2016年,线上渠道中,科沃斯线上销售额占比50.2%,irobot线上销售占比13.4%,福玛特线上销售占比5.8%,线下渠道中,科沃斯占比47.8%,iRobot占比14.9%,飞利浦占比8.1%。
如此高的市场份额离不开科沃斯早年的布局。
创立于1998年的科沃斯,前身为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最早为国外厂家代工生产吸尘器等小家电,2000年,其创始人钱东奇在代工主业之外,设立团队研发扫地机器人。
直至2009年,泰怡凯推出第一款扫地机器人地宝,并推出了移动空气净化机器人沁宝、自动擦窗机器人窗宝等产品。到了2011年9月,其正式更名为科沃斯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对此,3月21日,家电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科沃斯很早开始做扫地机器人,最早是通过电视购物销售的,那个时候市场主流的产品还是吸尘器,对于扫地机器人的接受度并不那么高,现在看来,其进入时间早,在技术上可以有所沉淀”。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的iRobot也在国内市场铆足了劲。
iRobot在国内提供了近乎全线的产品阵容,包括入门级产品全新Roomba5系、6系,中高端产品8系以及新推出的9系及旗舰产品Roomba980。
根据wind数据,iRobot2014财年、2015财年、2016财年的营收约为人民币34.07亿元、40.05亿元、45.83亿元;对应净利润约为人民币2.31亿元、2.87亿元、2.91亿元。
其中,其2016财年60.9%的销售额来自海外,家用机器人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99.3%。
而从双方的研发投入来看,科沃斯2014-2016年研发费用分别为6851万元、8417万元、9818万元,占营收比例在3%左右。iRobot在2011年-2016年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则维持在12%-13%左右。
作为家用机器人第一股,市场普遍关注,A股将会给予科沃斯多高的估值。
可相比对的是,3月20日,iRobot的交易日收盘价67.86美元,目前市值18.96亿美元,动态市盈率为37.21倍。
而福玛特在3月19日终止转让前收盘价16.12元,总市值为8.39亿元。
市场格局酿变
除了直接与科沃斯形成对标的iRobot,国内的扫地机器人市场竞争激烈,福玛特、海尔、美的、飞利浦、松下、浦桑尼克等国内外大型家电品牌商都在逐鹿。
公开资料显示,浦桑尼克2001年推出台湾第一台智能扫地机器人。
2001年11月,瑞典品牌伊莱克斯开发了全世界第一款全自动扫地机器人“三叶虫”,随后iRobot先后生产了7代家务机器人Roomba。
有意向申请IPO的福玛特,自称19年行业老牌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其在2003年推出智能吸尘器。
从现有财报数据来看,其2015年销售智能扫地机器人约11万台,截至2016年6月,其扫地机器人年产能可达25万台。
不过其营收与科沃斯还有较大差距。其在2014-2016年营收为1.5亿、1.03亿元和1.34亿元,净利润为875.27万、461.67万元、529.5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福玛特在2017年半年报中表示,2017年4月,重庆自有生产基地投入生产,此外,产品由原OEM采购变为自主生产,将大幅降低成本。
3月21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福玛特董秘文亨,对于拟申请IPO一事,其表示“有准备,但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其透露,在新三板挂牌一段时间后,由于流动性等因素,公司考虑重新申请IPO。
“扫地机器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目前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家电行业资深分析师梁振鹏对于该市场的火爆保持相对冷静,其认为,“如何真正不漏扫、不盲扫,通过移动导航、路径规划,提升其智能化水平,才是未来的竞争力所在,如果一些家电品牌商愿意大手笔投入研发,未来的市场格局将会发生较大变化。”

3月22日,华为公布了新一届董事会的选举结果。梁华接任孙亚芳,出任华为新一任董事长
华为官网显示,梁华出生于1964年,毕业于武汉汽车工业大学,博士。1995年加入华为,历任公司供应链总裁、公司CFO、流程与IT管理部总裁、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首席供应官、审计委员会主任等职务。
华为原董事长孙亚芳1989年参加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工作,先后担任市场部工程师,培训中心主任,采购部主任,武汉办事处主任,市场部总裁,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变革管理委员会主任,战略与客户委员会主任,华为大学校长等。自1999年起任公司董事长。据了解,她卸任后依然会在华为治理体系内发挥作用。
这次改组还产生了新的董事会成员。华为现任的三位轮值CEO郭平、徐直军、胡厚崑分别担任了华为的副董事长,并将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一职,此外,任正非之女,华为CFO孟晚舟也出任华为副董事长一职。
新任的常务董事包括常务董事为:丁耘、余承东、汪涛。其中丁耘为华为董事会成员、运营商业务CEO,余承东为华为董事会成员、消费者业务CEO,汪涛为华为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