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银隆,投资乐视之前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卖过电脑,盖过房子的孙宏斌显然明白这个道理,一直以来他也是这样做的。
散会后的主席台上,正中间名牌旁的一大团白纸,在整洁的台布上显得有些刺眼。一个小时前,这场业绩会的主角,因为一笔并购泪洒现场。
“投资乐视之前,我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了,但现在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或许是想到自己曾经的大起大落,孙宏斌突然有些哽咽,在台下投资者和媒体的掌声中,其摘下眼镜匆匆拿起纸巾擦去了泪水。
“正好现在也不让买地了。”随着台下的笑声,孙宏斌又迅速把略有些沉重的气氛拉了回来,毕竟当天融创的事情才是主题,况且公司的业绩也相当不错。
实际上,在完成超过2亿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后,孙宏斌确实可以暂时放下融创首席拿地官的角色,全力投入到对乐视的改造中来。
而对于孙宏斌来说,拯救乐视不单单是为了那已经投入的150亿元,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战略布局。
就像张瑞敏所言,“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所有的企业都要跟上时代的步伐才能生存”。
强如诺基亚、柯达也不能摆脱这一宿命,即便贵为行业老大。而孙宏斌一路走来,无论是于联想初露锋芒,还是在顺驰、融创的东山再起,无一不是踏准了时代的机遇和节拍。
孙宏斌投资乐视,着眼的是5年甚至10年后消费升级的主流市场,尤其是在内容领域,当下的乐视已然有了不错的积累。用150亿元买来一个转型良机,至少孙宏斌觉得挺值的,“35元的股票收购价看似是贵了,但用150亿元介入这个产业却很便宜”。
全面接手
自从1月份介入乐视股权后,孙宏斌仅用半年时间便牢牢掌控了乐视系核心业务的主导权。
而按孙宏斌的话说,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是因为贾跃亭没吃过亏,为了大家好,他必须走向前台。“1月份我们投资完了,接着就应该坚决处理,该卖的卖,该整合的整合,到不了今天这个局面。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个稀烂,就是因为没有吃过亏。我从1月份就告诉老贾,什么叫断臂求生,什么叫破釜沉舟。但他做的哪件事跟破釜沉舟沾上边,更谈不上断臂,老贾甚至连一根羽毛都不愿意失去,这是最大的问题。”孙宏斌坦言,相比房地产,乐视投资的很多领域,一旦企业出现问题,资金价值肯定是越晚处理越不值钱,例如易到用车,没有资金了,用户也就减少了,也就不值钱了,版权业务同样如此。
但直到5月份,贾跃亭还在公开场合强调,“乐视七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
而7月份发生的建行冻结贾跃亭资产一事,直接促使孙宏斌走向台前。“冻结发生后第二天,我就和老贾沟通了,建议他退出乐视网董事会,这对大家都是比较好的选择”。
随后孙宏斌履新乐视网董事长,并开始了新老乐视、上市与非上市体系的分割。
不过,受累于乐视系危机的延续,融创上半年对乐视网和乐视致新的投资计提减值拨备达11.1亿元。
对此,孙宏斌强调,“我们在乐视方面没有做错事,账我们看得非常明白,没有遗漏。我们做了尽调,派财务进驻,拥有否定权。即便现在对乐视的减值拨备,也有信心在今后再拨备回来”。
押宝消费升级 孙宏斌的信心来源于他对大趋势的判断能力。
诚如他当年在PC高速增长期入职联想,后来又在房地产黄金十年转行房地产,进而在楼市进入下半场时,主攻高端改善需求的业主。显然,跨行发展对于本科与研究生均是水利毕业的孙宏斌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并且每次都能抓住时代赋予的机遇。
孙宏斌的逻辑并不难理解,中国大众的可支配资金增速,自改革开放后一直呈现惊人的发展速度。而在解决了基本的吃穿住问题后,人们对于文化内容方面的需求势必快速提升,此间的消费升级,则将形成一个巨大的市场。“文化是可以累积的,例如IP,越早进来,成功的概率越多。”孙宏斌称。
业绩发布会现场,孙宏斌还用亲身经历来证明国人消费能力提升的速度,“1985年我研究生毕业,每个月工资97元。当时出差去海口,住的蓝天大酒店,每天75元。我当时觉得,这个酒店一定会倒闭,因此我的工资在当时不算低,而住这里一晚上就差不多是我一个月的工资。”
同时,对于新乐视的发展,孙宏斌也给出了一些具体的打法。即以乐视致新的互联网电视为核心,辅以花儿影视和乐视影业自制内容的分销策略。
“新乐视的商业模式和以前完全不同,视频这块大家都赔钱,但是BAT流量多,人家亏的少烧的起,既然做平台打不过BAT,那我们就做垂直这块,例如互联网电视,BAT谁都没有,并且新乐视有很强的内容制作能力,终端加内容,未来BAT都是要来抢的。”孙宏斌直言,把乐视以前的商业模式一改,就赚钱了。“乐视今年推出的电视剧《猎场》,按照原来乐视独家播出的计划,成本2.6亿元肯定赔钱。但通过内容分发,《猎场》已经获得了3亿元的授权收入,盈利4000万元,再收的广告费也都是利润了”。
在半年报中,乐视网也指出,新乐视的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
孙宏斌还透露,“我们一直看好消费升级的行业,大文化、大健康、大娱乐的项目。如果后面投资教育和医院的项目,大家也不要吃惊”。

京东和天猫这对劲敌总是在相互厮杀,你说新零售,我说第四次零售革命。然而,马云的新零售大动作不断,刘强东的第四次零售革命虽然也有落地,但给消费者的感觉远没有新零售那样让人新奇。随着无人便利店、盒马鲜生之后,天猫又一新零售大动作——首家天猫小店落地杭州。图片 1

自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进入珠海银隆后,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动作频频,让曾经默默无闻的企业迅速成长为业内“黑马”。
但对于董明珠的“造车计划”,一直以来都饱受质疑。9月3日,董明珠在厦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收购银隆,是因为其与格力是完美结合。甚至某些方面与特斯拉相比,银隆都更有优势。
启动IPO
在去年,格力电器拟以130亿元的价格收购珠海银隆实现多元化扩张受阻后,董明珠以个人身份投资银隆并持续增持,同时,京东董事长刘强东、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等企业家,也参与了投资。
2016年12月份,大连万达集团、中集集团、董明珠、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公司、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珠海银隆签订30亿元增资协议,5方获得珠海银隆22.39%的股权。增资后,彼时的珠海银隆估值为134亿元。
而根据珠海工商局信息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珠海银隆注册资本11.03亿元,发起人已扩至24家。其中,广东银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5.98%,为第一大股东;董明珠个人持股17.46%,为第二大股东,同时,董明珠在珠海银隆担任董事兼名誉董事长。
今年3月份,珠海银隆完成股份制改革,从“有限责任公司”变为“股份有限公司”。5月份,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并进行受理公示,正式进入上市辅导阶段。
而介于董明珠身份的复杂性,针对珠海银隆筹备IPO一事,外界也不乏质疑之声。有分析师认为,董明珠的个人利益与银隆紧密捆绑,证监会必然会考虑银隆上市后,董明珠的双重身份存在损害格力利益的可能性。
推进造车计划
9月3日,董明珠对于饱受外界质疑的收购新能源汽车制造商银隆一事,作出了正面回应。
她表示,收购银隆是因为它当时与格力可以是一个完美的结合。“没有理由说非要等一个项目或者这个领域里有钱赚了才进去,而没有风险担当去挑战。”董明珠表示,谁都想成为摘桃子的人,而不是一个栽树的人,“我个人举债进入银隆,就是希望去栽一棵树。
而对于银隆的技术优势,董明珠提到,银隆的钛电池确实有价值,具有安全性、实用性、充电便利的特点,其使用寿命可达三十年。“我用过特斯拉,充电要几个小时,而它在10分钟之内就可以把一个大巴车的用量充满。”她表示。
记者了解到,目前银隆在新能源领域动作频频。
仅在2017年,银隆在全国布局的产业园就有7家,总计约800亿元,遍布珠海、邯郸、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和南京等地。有消息称,珠海银隆仍在继续考察下一产业基地的落脚点,投资也将继续扩大。
而按照公司计划,拟新增投资约195亿元建设珠海银隆新能源产业园,包括生产基地、研发中心,主要生产钛酸锂电池、氢燃料电池、纯电动客车、储能系统、电机电控集成系统等。
据了解,该项目占地333万平方米,建成后年产值达1000亿元,或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现代化的新能源汽车及电池产业基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