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实际乐视网的大股东仍是贾跃亭,西部数据最终能够获得东芝芯片部门的多大控制权

孙宏斌正式上任乐视网董事长之日起至今已有47天,孙宏斌在此期间也频频登上头条。而刚刚在业绩会上落泪的孙宏斌,很快又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心情。
9月4日,孙宏斌在微博上多次提及“心怀善意”,并称“相遇不易,合作更是缘分,且行且珍惜。”而孙宏斌此次谈到的“合作”,也被外界解读为是在指其与贾跃亭的相遇以及合作。此前,孙宏斌更是在多个场合力挺贾跃亭,认为其具有企业家精神,并称其“手里还有好牌”,而贾跃亭最新的一条微博停留在8月10日。
一位接近乐视人士表示:“孙宏斌目前与贾跃亭仍是合作关系,乐视上市体系部分需要孙宏斌掌舵和支撑,而贾跃亭的乐视系资产虽大多已被质押,但其仍坐稳乐视大股东之位。”
孙宏斌多次力挺贾跃亭
虽然贾跃亭在国外专心造车,甚少对外发言。但处于舆论中心的孙宏斌却多次在公开场合示好贾跃亭。
在乐视陷入资金链危机之际,孙宏斌挺身而出,斥资逾150亿元入局乐视。今年7月份,乐视危机持续发酵,有媒体曝光了贾跃亭的国外豪宅,并直指其跑路。孙宏斌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力挺贾跃亭称:“不盖棺不定论。支持老贾。”
此后,孙宏斌在多个场合对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给予支持,并称“企业家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9月4日,孙宏斌发布一条微博称:心怀善意就是即使你有优势也要公平合理;心怀善意就是要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对方;心怀善意就是不要怀疑他人的动机,不要阴谋论;心怀善意就是要多看别人的优点;心怀善意就是要宽容他人的错误和失败;心怀善意就是常怀感恩之心。你心怀善意,世界也会善意待你。相遇不易,合作更是缘分,且行且珍惜。
实际,孙宏斌此前已多次提到“心怀善意”。在几天前的融创半年业绩会上,孙宏斌曾表示,“去年12月份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
对贾跃亭的“雪中送炭”和一次次力挺,或许正是孙宏斌的“心存善念”之举。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贾跃亭仍为乐视网的大股东,砸入重金的孙宏斌如若要彻底按自己的意愿复盘新乐视,也必须让贾跃亭与其站在统一战线。
贾跃亭仍为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孙宏斌身为乐视网董事长,但实际乐视网的大股东仍是贾跃亭,且两者持股数相差较多。
根据乐视网半年报显示,贾跃亭目前为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5.67%,持股数量为5.12亿股,已全部被冻结;而天津嘉睿持有乐视网8.56%股权,持股数为1.7亿股,位列二股东之位;刘弘为公司的三股东,持有乐视网3.07%的股份,逾九成的处于质押状态;贾跃亭的哥哥贾跃民持有公司2.2%股份,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对于上述消息,一位乐视网相关人士:“近日,贾跃亭对乐视网的持股比例并发生变化,目前其仍为第一大股东”。
《证券日报》记者获取到一份权益登记日为2017年8月31日的乐视网的《合并普通账户和融资融券信用账户前100名明细数据表》,在持有人名称一栏中,贾跃亭和天津嘉睿的持股比例较中报没有变化。
也就是说,在股东层面上,目前贾跃亭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孙宏斌掌控的天津嘉睿次之,位列第二大股东。
不过,由于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权已全部被冻结,实际上孙宏斌已全面掌控了这家上市公司。而在上任董事长后,孙宏斌也立刻对乐视网的高层进行了大换血,并重新调整和组建了新乐视。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实控人不一致的案例很多。在乐视业务层面进行介入,这虽然不一定是孙宏斌和贾跃亭当初交易的一部分,但肯定是孙宏斌人马介入后,逐渐了解到乐视问题后的决定,可见其还是对乐视上市体系部分较有信心。不过,贾跃亭对其持有的乐视网股权质押,并不影响他行使股东权利。一般来说,公司有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贾跃亭仍可以行使其股东权利。也就是说,如若孙宏斌要想彻底掌控乐视,还需让贾跃亭与其保持一致战线。”
实际,贾跃亭在乐视网管理层的退出也实属无奈。一位乐视控股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贾总在一开始就没有想退出乐视体系,其后来辞去在乐视网的职务,也是迫于无奈。尤其是招行的超额度冻结,是贾总去职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此前也有乐视的投资人向记者表示:“银行冻结贾跃亭近300亿元资产的行为,迫使其不得不辞去上市公司乐视网所有职位。”
“贾跃亭不会轻易放弃其在乐视网的控股地位,他当初离开乐视网也是被迫的,事态发展超出他的预期。”乐视内部人士透露。

夫妻搭档,24小时无休加工“贴牌”假冒家电,远销湖南、江西……9月7日上午,佛山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近期打掉位于里水镇的一个特大生产销售假冒品牌电器犯罪团伙,查获各类家电3000多件,涉及金额1500多万元。
今年以来,佛山市公安局持续打击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违法犯罪行为,截至今年8月,全市共破获制售假冒伪劣产品案84宗、刑事拘留354人,有效遏制了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违法犯罪气焰。
车牌号牵出制假窝点
“粤Yxxxx货车经常参与运送假冒伪劣货物……”今年5月份,佛山警方接到群众匿名举报。
接报后,佛山警方立即对该货车进行调查。通过跟踪摸查,民警逐渐摸清该车的基本情况。经分析研判,办案民警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藏匿在南海区里水镇和顺某处的假冒品牌电器加工窝点。
“这个加工窝点大概有1000多平方米,24小时都在加工‘白牌’电器。”专案组民警介绍,所谓“白牌”电器是指小工厂生产的无任何品牌标识的电器。依靠和顺及周边区域发达的物流网络,嫌疑人从中山等地低价购入大量“白牌”电器“贴牌”加工,再通过物流将成品发往湖南、江西、广西等地进行销售,大肆牟取不法利益。
加工窝点突然人去楼空
为了扩大战果,警方加强与阿里巴巴公司平台治理团队合作,线上线下互动,在犯罪证据的收集上取得重大突破,逐渐掌握了犯罪团伙的作案规律和犯罪证据。今年7月份,开始着手抓捕行动,但此时,位于和顺的加工窝点却突然人去楼空。
难道是走漏了风声?空空如也的加工窝点,打消了专案组民警的顾虑。“这么干净,肯定挪窝了,这么大的窝点,短时间应该挪不远!”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专案组民警断定新窝点就在附近。
不出所料,民警发现在和顺对岸的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一个规模差不多的非法加工窝点悄然开张。鉴于佛山警方一直以来对假冒伪劣产品的高压打击,团伙头目开始嗅到“危险”,遂将加工窝点挪到一江之隔的石井。
8月16日下午,收网时机成熟,佛山警方出动85名警力,分别在南海区及广州白云区等地展开抓捕行动,一举捣毁制售假窝点4个,抓获陈某刚、陈某丽、唐某阳等犯罪嫌疑人12人,查获假冒知名品牌的空调、洗衣机、电冰箱家用电器共3000多件,涉案金额约1500万元。
夫妻联手开黑窝点牟利
据悉,该团伙主要嫌疑人陈某刚、陈某丽是夫妻关系,从年初开始开设加工窝点牟取暴利。唐某阳负责进货、管理、销售,陈某丽负责资金、账目,其余10人则系夫妻雇佣的司机、工人等。
“‘白牌’和贴牌之间的价差达到一倍之多。”办案民警表示,贴上品牌标识后,‘白牌’售价直接翻倍,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夫妻铤而走险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他们“贴牌”加工的冒牌电器外观、构造、功能和真品几乎一模一样,一般消费者甚至商家都难辨真假。不过同样价格下,仿冒品牌商品质量却得不到丝毫保障。
“冒牌产品侵犯了消费者和商家的合法权益,对市场秩序造成不良影响。”佛山警方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持续大力打击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违法犯罪,用行动保护消费者和本地企业的合法权益。
据统计,截至今年8月,佛山全市共破获制售假冒伪劣产品案84宗、刑事拘留354人,有效遏制了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违法犯罪气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东芝公司的部分董事正在为公司接受富士康科技集团对存储芯片部门的报价作最后努力,艰难应对日本政府施加的压力,后者希望选择一个与中国关系不太密切的竞购方。
知情人士称,富士康为东芝闪存芯片部门提出的报价超过2万亿日元,稍高于两家对手提出的报价。一家对手是美国西部数据公司牵头的财团,另一家是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
富士康的收购要约中可能包含来自美国和日本主要商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包括苹果公司、软银集团。苹果不予置评。软银CEO孙正义(MasayoshiSon)曾把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称之为“一位真实、亲密的朋友”,他在近期表示,对于在东芝交易上可能为富士康提供帮助持开放态度。
知情人士称,在东芝内部,富士康财团正在得到部分董事的公开支持。这些董事称,由于芯片业务是东芝的最大利润来源,东芝最好保留芯片部门,但是如果一定要选择出售的话,东芝需要获得一个最高报价,这样才能让剩余业务存活下来。
在核电子公司西屋电气在3月份提交破产保护后,东芝正在艰难维系公司的运营。截至今年6月30日,东芝的负债比资产总额多出近50亿美元。
支持富士康的一方认为,其收购更有可能获得反垄断监管部门的批准,因为富士康牵头的财团并不包含任何存储芯片制造商。他们表示,富士康在科技行业的广泛人脉将帮助东芝芯片部门卖出更多芯片,并与存储芯片市场领头羊三星电子竞争。
不过,知情人士称,富士康在竞购中依旧不被看好。日本政府官员很早以前就表达了担忧:如果富士康胜出,那么东芝的技术就可能泄露给中国,因为富士康在中国建立了广泛业务。支持富士康的一方表示,富士康将会把技术和员工留在日本。
日本政府正在推动东芝董事会接受西部数据提出的报价。西部数据与东芝在日本联合运营着一家存储芯片合资公司,已威胁利用国际仲裁程序和其它法律措施阻止不受其青睐的任何交易。
东芝、富士康、西部数据以及日本经济产业省不予置评。
日本政府官员已表示,他们希望看到东芝的问题得到快速解决,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样能够让东芝专注于福岛核反应堆的污染清除工作。东芝与西部数据以外其他任何公司达成的交易,将面临更大失败风险,因为西部数据已表示能够阻止任何对手提出的竞购要约。
但是,西部数据在东芝芯片部门内部面临强大的反对声音,这源于双方在出售交易上的积怨。知情人士称,东芝芯片部门的高层人士威胁称,如果西部数据胜出,那么他们将全体辞职,并带走顶尖工程师。
西部数据财团成员包括私募股权公司KKR。贝恩资本财团已经与韩国芯片制造商SK海力士达成合作。
有日本官方背景的日本产业革新机构和日本政府全资拥有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也表达了加入两大财团之一的兴趣,但不会选择富士康,目的是让日本实体保留东芝芯片部门的多数控制权,确保技术不向海外泄露。
为了缓解东芝内部的不信任,西部数据已提议至少在初期不加入竞购财团,但是细节并不清楚。东芝与西部数据在今年时断时续的谈判常常在一个问题产生摩擦:西部数据最终能够获得东芝芯片部门的多大控制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