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康佳,接盘乐视体育

双刃剑体育的母公司当代明诚(600136.SH)从9月12日起开始了停牌,但原因并不是因为要收购乐视体育。
上周末,当代明诚发布声明称,经调查核实,公司及旗下包括双刃剑体育在内的所有经营主体从未进行“接盘乐视体育”的相关工作;针对相关传言,当代明诚方面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9月16日,搜狐科技发表了题为《独家!乐视体育大切割或易主更名而“接盘侠”是它》的新闻报道,当中提到“据乐视体育离职人员透露,乐视体育出售的谈判已基本完成,接手乐视体育的是双刃剑体育。”

因为错过了智能手机这趟快车,不可一世的诺基亚从巅峰上跌落下来,最终将自己的手机业务无奈地卖给了微软。同样的悲剧在4年后再现。据悉,台湾有名的手机品牌HTC也在寻求变卖手机业务,而且与买家谷歌的谈判已进入尾声。不过,与诺基亚有所不同的是,HTC抢先抓住了智能手机的市场机遇,只是遗憾没有将一副好牌打好而已。

前些天,家电行业的老品牌康佳公布了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上半年康佳营业收入同比大增32.49%,营收总计114.06亿元。这个增长确实令人振奋,不过接着看财报内容,却怎么也让人开心不起来。
尽管营收超过110亿元,但是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只有3080万元,算下来,利润率只有0.27%。

《AI财经社》援引当代明诚相关人士回应传闻称,与乐视体育是正常的业务来往,公司停牌筹划重大事项与乐视无关,具体信息待公告披露。

据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排名上,HTC已彻底跌出前十,市场份额仅有0.68%。受到影响,去年HTC营收巨挫35%,并创11年来最低,同时落下105亿新台币的重度亏损。噩梦还在继续。HTC发布的最新月度财报显示,今年8月集团总营收为30亿元新台币,创下近4年来的最低月度收入纪录,同比收缩54.4%。

虽然利润3000多万,相比于营收真是微乎其微,但其实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却高达188%。也就是说去年上半年,康佳的净利润只有1000万出头。

图片 1

图片 2

光这组数据,就足以看出中国实体企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企业的生存困境。当然,唯一庆幸的是,康佳总算有净利盈余,还不至于到亏损的地步。
百亿营收,净利只有3000万,利润率0.27%。不禁要问:钱都去哪儿了?
这个话题,令我想到前阵子很火的一片文章,就说一家营收200万的企业,扣完成本和各种乱七八糟的税费,最后的盈利却只有2.41万元。话题引发企业家们一致的共鸣。
那么,钱到底去哪儿了呢?我们来看一下那篇文章的分析:
200万元销售收入的公司,房租、工资、办公、材料、设备合计成本160万元,毛利40万元。创业者一阵狂喜,赚了40万元,不错……但是,如果交完各种税费,结果到手只有2.41万元!是不是欲哭无泪,感觉一年到头差不多等于白干了?
假设你开了家公司,用黏土烧制瓷器售卖,一年下来,经营状况是这样的:
厂房是租的,占地面积2000平方,谈的是税前租金,相关税费由租户负责。厂房月租1万元,年租金12万。
黏土是买回来的,花了10万元。
公司有两台车,一台载重5吨的货车用来送货,一台2.5升的轿车用来办公。每年汽油费4万元。
雇佣员工的支出(含工资、奖金、社保、代扣个人所得税等)共花了110万元。
水费、电费、煤气费、通讯费、办公费共花了15万元。 设备维护和折旧9万元。
今年卖了200万元产品,也就是营业收入。 扣除各种成本和费用之后,还剩下:
200-12-10-4-110-15-9=40
那么企业主是不是就能赚40万了?先别高兴,还没交税呢。下面算一算要公司要交多少税:
税项1:租厂房的税费
营业税:12*5%=0.6城建税:0.6*7%=0.042(这是在城市的税率,镇的话低一点,5%)
教育费附加:0.6*3%=0.018房产税:12*12%=1.44土地使用税:
以广州为例,广州市工业用地税率分为五档:15元、12元、8元、5元、3元
按三级用地的标准,每年每平方米8元。 2000*8=1.6万
印花税:12万*1‰=0.012万
以上,租厂房税费合计:0.6+0.042+0.018+1.44+1.6+0.012=3.71 税项2:车船税
720+480=0.12万 税项3:印花税 购销合同的0.3‰: 200/*0.3‰=0.05
税项4:增值税 (200-200/-(10-10/=27.61 税项5:城建税——增值税的7%
27.61*7%=1.93 税项6:教育费附加——增值税的3% 27.61*3%=0.83
税项7:地方教育费附加——增值税的1% 27.61*1%=0.28 以上1-7项税费合计:
3.71+0.12+0.05+27.61+1.93+0.83+0.28=34.53
下面计算税前利润,这是企业所得税的税基。计算所得税时,增值税不得抵扣成本。所以计算税前利润时,也不得用增值税抵扣成本。
税前利润=200/-12-10-4-110-15-9-3.71-0.12-0.05-1.93-0.83-0.28=4.02
税项8:企业所得税,税率25% 税前利润*25%=4.02*25%=1.01
下面计算企业税后利润:4.02-1.01=3.01
要把企业利润提出来,作为企业主的个人收入,就要分红。分红需缴个人所得税。
税项9:个人所得税,税率20% 3.01*20%=0.6
企业主最后到手的钱为:3.01-0.6=2.41万
营业收入200万,净利润2.41万,算下来,净利润率还有1.2%。至于说钱最后到底去哪儿了,你好好看一下上面的逐项明细就一清二楚了,尽管各个行业或者各地的具体情况会有细微差别,但总体来看是八九不离十的。
不过,这跟我们最新看到上面康佳的例子相比,还不是最惨的,利润率至少还是康佳的四、五倍。所以说,康佳的例子反映了中国实体企业较为普遍的生存和盈利困境。
看完实体企业的困境之后,我们再看中国银行业的赚钱能力。
根据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上半年净利润达5425.6亿元,平均每天赚29.98亿元。
根据全国工商联最新公布的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2016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净利润的总和为8355亿元,同比增长19.76%,增速较高。
我算了一下,2016年五大行的净利润为9469亿元,日赚近26亿。对比一下,五大行去年的总利润比民企500强净利润总和高出1114亿元,也就是说,五大行赚钱能力之强真是以一敌百。
我们继续看,这些银行的利润率有多高。
以中国工商银行为例,工商银行上半年营收3367.39亿元,同比增2.4%;净利润1529.95亿元,同比增1.8%。净利润率高达45.43%!
再看中国农业银行,上半年营收2793.19亿元,同比增6.4%;净利润1086亿元,同比增3.4%。净利润率为38.88%。
也就是说,五大行的利润率是康佳这种老牌实体家电企业的100-200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们经常会看到有企业家诉苦,看完上面的分析和对比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比如玻璃大王曹德旺先生去年底比较中美企业税费负担的言论,引发各界广泛的讨论。还有宗庆后每年两会的吐槽。也有学者隔三差五为中国企业呼吁,降税减费,比如降低税率和员工的社保费率等。
近年来,政府部门也在不断通过营改增,力图减轻企业税负,通过简政放权,为企业松绑,虽然效果渐显,但整体上,企业的负担仍然较重。
这意味着,在政府不断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激发市场和企业活力的背景下,中国企业的降税减负还有较大的空间,更有足够的必要性,而且还必须切实地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当代明诚于2016年收购双刃剑体育,自此开始了它们“打造全球娱乐文化产业整合平台”的整体战略。
今年6月2日,当代明诚宣布与江苏苏宁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在赛事版权领域展开持续10年的深度合作。至于合资公司能从苏宁体育取得足球版权的范围,包括2019-2022赛季的英超版权,2017-2020赛季的西甲版权,以及2018-2023的德甲版权等。
随后,当代明诚又宣布拟以明诚香港为收购主体,以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交易对方持有的新英开曼100%股份并认购新英开曼新发行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新英体育是目前英超联赛在国内的转播合作方。
当代明诚在体育领域高歌猛进,乐视体育的近况却不甚理想。受乐视整体资金链问题影响,乐视体育在今年陆续失去了英超、中超和亚足联旗下比赛等知名赛事的版权;多名高管也选择离职。
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则于8月底在乐视体育公众号上发文,称“乐视体育现状有一些拧巴,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而根据现任乐视掌门人孙宏斌的说法,乐视体系内不能赚钱的业务,都需要以出售或者合作的形式进行处理,乐视体育正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乐视体育的未来和当代明诚联系到了一起,很可能是由于两家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今年6月,原乐视体育COO于航正式加入当代明诚体育集团,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一职,主要负责集团在国际化方面的事务,包括国际体育资源拓展、整合和战略落地等方面。
今年5月26日,乐视体育宣布B+轮融资进展,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B+轮,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但根据目前的状况看来,这笔融资似乎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也自然难以挽救深陷水火之中的乐视体育。当代明诚的这次表态,意味着乐视体育还需要继续寻找能够接盘的人。

借助于起步较早和迭代迅速的优势,HTC昔日在安卓市场纵横捭阖,特别是凭借自己推出的全球第一款搭载了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T-MobileG1,HTC在美国市场出尽风头,不仅碾压诺基亚,而且虐过三星,同时躏平苹果,HTC也由此拥抱了全球智能手机1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最终将“最佳手机公司”的大奖捧在手上。站上王者位置的HTC完全陶醉,人们从“QuietlyBrilliant”这样拗口的Slogan中不难看到HTC当时近乎盲目式的自恋,于是,当iPhone5携带ios这一强大心脏站到自己面前时,HTC毅然操起了长矛,以一个月出一部新机的勇气与对方展开了“机海战术”,以试图在高端市场同苹果死磕。结果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苹果运用猛烈的专利炮击将HTC打得晕头转向。就在HTC与苹果正面作战的同时,三星Galaxy系列斜刺杀入,并通过地毯般的广告营销从HTC手中疯狂抢夺高端客户。
两面受夹的HTC开始在欧美市场节节败退,并不得已将眼光转移到了中国大陆市场,但即使迈进了大陆,HTC很长时间也不愿降低自己的身段,依然恪守着高价路线。虽然后来无奈推出了中端机型Desire系列,但却未能激发起消费者的热情。问题的关键在于,迟到的HTC在大陆面对的不仅仅是苹果、三星等业已驻扎的海外军团,还有小米、魅族、华为、中兴、联想等本土劲旅,而且主打中、低端市场的国内智能手机厂商更熟悉本土消费文化,也能像HTC那样深耕运营商渠道,HTC惯于在海外运作的打法几乎难以施展,并最终沦为一个疲惫不堪的看客。
作为对自己失利的检讨,HTC的高层不止一次表明自己的问题是出在营销之上。的确,不同于三星电子每年可以向广告市场投放巨额资金以及苹果重金广铺线下门店,财务上捉襟见肘的HTC当然难以在营销上运筹大手笔;另外,像大多数台湾人只会使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工具一样,HTC的管理者与经营者自然不会认识到微博、QQ与微信等大陆社交媒体的巨大用户抓获力,从而只能眼看着电商渠道所引爆的红利从自己眼前溜走。更为重要的是,长期的代工方式已经养成了台湾企业疏于营销的惰性理念,包括HTC在内台湾公司管理层普遍缺乏征战海外市场的营销能力,而即便是在域外展开营销活动,其张弛能力也比他人低一档次。也正是如此,虽然HTC也曾斥巨资请来钢铁侠代言,甚至还邀来王力宏、林心如等台湾大腕明星为自己站队,但几乎都没有吸引消费者的眼球。
实际上,营销能力不足并不是HTC致命的软肋。既不具有三星能够控制上游的CPU、闪存、内存、显示屏以及中游的设计与组装制造的功夫,也不能像苹果那样强势操控下游厂商和自己研发手机芯片,HTC所有的零配件都来自第三方。这种供应链管理的明显劣势使得HTC的命门始终为他人甚至竞争对手所控。于是,只要需要,诺基亚、三星和苹果都会随时扬起专利封杀之剑,并让HTC摔得遍体鳞伤;至于三星按照自己的兴趣偶尔上演对HTC断货的恶作剧,后者也只有忍气吞声作罢。关键是,由于核心元器件的缺席,HTC的议价能力始终遭遇钳制,成本被锁定于高位之上,这也是HTC不能放开膀子在中低端市场拼命一搏的根本原因。
十分严峻的市场结果倒逼着HTC不得不断臂求存。据悉,砍掉手机业务后,HTC会将重点转移到虚拟现实市场上来,而且HTC已经在这一领域耕作两年,并推出了VR设备HTCVive。来自分析机构Canalys的报告显示,目前HTC已经和索尼、Oculus成为VR市场上的三大巨头,去年HTCVive的出货量达50万台,索尼PSVR超过80万台,OculusRift出货为40万台,三家出货总量占了全球市场的85%。策应Vive之需,HTC今年年初推出了专属头戴式耳机外设,该产品可以连接任意形状外设的追踪器并用于实现低成本的物体追踪,另外,不久前HTC还推出首款面向中国市场的Vive一体机。
值得关注的是,按照HTC发布的“VRforImpact”计划,VR应用不会只限于游戏,而是要致力于打造VR产业生态圈,为此,HTC将投入1000万美元设立新的基金,打造VR内容。与此同时,作为一个重要的组织保证,HTC已经将Vive业务独立出来,并在旗下专门成立子公司万物科技,如此安排是在突出VR重要性的同时发展战略联盟,建立全球的虚拟现实生态系统。据悉,HTC已宣布将斥资百亿美元联合28家全球尖端风投公司成立“虚拟现实风投联盟”,专注与聚焦全球VR领域的创业和创新,以加快推动一个健康可继续发展的VR生态圈。不过,单凭VR之力可否让HTC昔日的王者荣光再现,也许只有时间才能作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