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这一条例有关的是应用内用户相互打赏的内容,乐视方面对供应商表示会解决相应的债务问题

9月12日,地球的那一端苹果发布了首次采用OLED屏的iPhoneX,不约而同的是在地球的这一端,LGDisplay、创维、长虹、康佳、索尼、LG电子、飞利浦等多个厂商相聚在北京共同举办了一场OLED产业峰会
这地球两端的会议,相同的是大家都聚焦OLED屏,不同的是美国的苹果发布会上,是为纪念苹果出品手机10周年,推出了首次采用OLED屏的纪念版iPhoneX;中国举办的OLED产业峰会,则是共商大计以推动OLED电视尽快主流化。
很多媒体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苹果终于把OLED屏推到了市场前沿,以苹果这样的创新楷模开始玩转OLED那么就表明,OLED已经成为风口上的产品,肯定会带动OLED屏在电视领域的应用。而此前,OLED几经波折始终还处于步履阑珊的起步阶段,不仅成不了主流,甚至还成为一些技术反衬的参照物。
那么OLED在手机,特别是被苹果在iPhone的采用,会真的推动OLED屏在彩电上的规模化使用吗?OLED真的会成为电视领域风口吗?这给力主推动OLED技术的像韩国GL、日本索尼、中国创维等企业以希望和信心。地球这一端的OLED产业峰会恰恰是放在这一时期召开,借势的意味是十分的浓厚。
客观的讲,OLED确实是代表未来显示的先进技术,包括这次苹果在iPhoneX上采用OLED屏,都似乎在证明其技术的先进性,展示着未来的显示发展方向。但是,就目前而言OLED能不能成为电视的主流,业内还是存在很大的争议。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得不到根本性解决之前,谈论OLED成为电视主流技术还为时过早。
第一,在体验感上真正拉开差距。一项新技术要取代原有技术,至少应该对用户来说有比较明显的体验差异。比方说,当年的液晶电视取代CRT就是不论在外观形态(液晶平板没有了那个长长的电子枪)、清晰度、色域度等,都有了大大的超越。就现在一般用户而言,不论是LCD电视经过量子点技术的改良,还是高清晰度ULED的改良,与现有OLED在视觉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有差别,那也是在专业人士眼中,或者是仪器数据指标的差异,而对一般用户这种差别在肉眼感官中是很难体会到的。只有当普通用户一眼就分别出OLED与LCD的差别,那是OLED是市场需求的推动。
第二,巨大市场价格差异。在工业化社会的产品,一种是日常用品,其基本特质之一就是生产的规模化;还有一种是奢侈品,那就是精雕细琢给少数高端人士享用。而目前,电视在居民消费中扮演的角色,仍然是是日常生活用品,这才是基本属性。如果你硬要说大尺寸是奢侈品,那毕竟不是电视的主流。而作为生活用品OLED显然在价格上与普通LCD差别巨大,同尺寸、同功能的价格相差至少在一倍以上,甚至是LCD是OLED的1/3.对一般消费者来说,作为生活用品有必要在同样使用价值上花费超过一倍的钱。因此,从价格因素上来说OLED普及的条件还不成熟。
第三,产能始终是一个制约。这个问题虽然是放在第三位上来说,但实际上这因素才是OLED至今不能快速普及的根本原因。众所周知,OLED普及早在2014年就被LGD提出,并做了大量的市场推广工作,包括市场的宣传,生产基地的全球布局。但至今,大尺寸的OLED产能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就本次OLED峰会上,主导OLED技术的LGD社长吕相德透露,2017年LGD的OLED电视面板产能可达至180万片,2020年将进一步扩大至600万片以上。600万台也就是现在全球市场销量2.2亿多台的2.72%,既就是加上新加入产能,也很难10%。可以这样断言,就是现在绝大多数企业想进入OLED阵营,问题是OLED面板供给不足还是枉然。看来产能不足才是根本性问题。
第四,小平容易大屏难。一些人看到苹果在iPhoneX采用了OLED屏,就将其联想引申到彩电上,以为手机屏用了OLED屏,那么彩电普及OLED就会紧跟而上。实际上,这种联想引申有点过于简单。手机采用的AMOLED尺寸比较小,成品率已经很高。而大屏OLED目前的成品率虽几经技术改善已实现大幅改善,但成品率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就在本次OLED高峰会透露出的信息表明,目前55、65英寸4KOLED面板的生产良率已经达到85%,2017年底良率预计可以进一步达到90%。90%的良品率,也就意味着至少还有10%的成本下降空间,但在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呢?所以说,OLED在小屏上的成功,还不能证明一定在大屏上能够得到复制,最起码还需要时间来积累。
当然,笔者罗列这么多的OLED普及上的障碍,并不是否定OLED最为未来显示技术的方向,也不否认OLED在柔性技术、色域技术上的无与伦比。只是想给业内泼点冷水,让业内企业理性考虑问题,不要以为苹果在iPhoneX上采用了OLED屏,就证明彩电的OLED时代的到来。
未来,OLED屏幕在彩电上的大规模采用,不仅需要在技术上继续有所突破,还必须要行业诸多上下游企业投身到OLED阵营,形成全球主流企业都在向OLED上转移,那样才能扩大OLED的有效供给,而不是现在仅仅是几家企业唱戏,多数企业还在观望。
所以说,OLED作为未来显示技术,方向应该是没有错的,只是其普及的时间会在几年或若干年之后。换言之,要等到前面所分析的技术的进一步成熟和产能真正得到解决,那才会迎来OLED真正的春天!

9月18日,苹果公司更新了App
Store
条例中的3.2.1第七条。与这一条例有关的是应用内用户相互打赏的内容,更新过后的条例显示,个人用户可以在不通过应用内购买的形式来向其他用户赠予礼物,但应用开发者不能够从中抽成;但个人针对数字内容和服务的消费,仍然需要进行应用内购买,换言之,针对后一种方式,苹果公司仍然会从中抽取30%的提成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日前,贾跃亭掌控的乐视控股与供应商达成的债务解决额度超过1亿元。乐视移动公司50余家供应商向乐视发来了一封集体签名的感谢函,认为贾跃亭、乐视控股在资金危机下仍认真履行“尽责到底”的承诺够担当,并寄语乐视能迈过难关。
针对上述报道,网易财经今日询问了多位供应商。此前在乐视大厦下面搭帐篷讨债的一位供应商代表称,目前乐视和供应商双方正拿出诚意态度解决债务问题,相信会妥善解决。不过,他并未透露目前是否已经形成具体的解决方案。
据了解,此前在乐视大厦搭帐篷讨债的供应商一共有20余家,分别来自浙江、重庆、成都、海南、内蒙古等地,原先主要负责乐视手机的店建工作。乐视移动对他们的欠款金额在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总计欠款3300余万元。不过,这20余家供应商只是乐视控股与乐视移动欠款供应商中的一部分。
一位来自重庆的供应商对网易财经表示,贾跃亭为女儿设立信托基金的传闻出来后,乐视方面对供应商表示会解决相应的债务问题。“我们在乐视大厦下面待了很久,他们总得给点说法,我们这次相信乐视会解决这个事情。”该供应商表示,“但是目前并未收到钱,也有派出代表在和乐视方面谈判,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
至于感谢函,该供应商称并不清楚真假,不过他表示,“因为乐视这次确实有态度,当中有人表示感谢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一位来自成都的供应商对网易财经称,“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哪来这个消息,真的是吓人,乱写。”据他介绍,自从股东大会之后,乐视方面并没有任何的还款进展。
网易财经就乐视移动的债务、还款情况及感谢函的真实性问题询问乐视控股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9月15日,有网友曝出在香港偶遇贾跃亭,对此,乐视控股方面表示,此次贾总到香港主要有两件事情,一个是全力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进一步推进落实方案;另一个是为汽车业务尤其是FF的融资会见投资人,进行谈判。
但这一消息并未能让人信服,事实上,乐视的信用问题已成为焦点。
此前,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曾被列入“老赖”名单。案件信息显示,乐视控股有限公司在两起案件中分别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立案事件分别是2017年4月13日、3月21日,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立案时间为3月21日。发布时间均为9月7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乐视控股、乐视移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从今年4月开始,包括微信在内的iOS应用陆续取消了内置的打赏功能。在当时,微信方面给出的原因在于苹果公司对于支付政策的收紧。

图片 1

在微信的声明中,写到:“2016年6月13日,苹果更新了3.1.1条款,更严格要求App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IAP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腾讯方面与苹果公司长期沟通未果,最终只能够在iOS系统上取消了打赏功能。
苹果公司的这一条款的核心内容在于,要求用户在App内进行虚拟交易时,必须通过内购的方式进行,而不是采取第三方的支付方式。这意味着苹果要求微信的打赏只能通过苹果方面的渠道的方式来进行。
为了应对这一变化,微信团队建议,公众号文章的作者以在文章内文展示转账二维码,用户可以通过扫码进行个人转账的方式来进行打赏。这是绕过现有机制的一个最直接方式。但很快,这一方式也在苹果公司的干预下被停止。之后,包括微博、知乎、陌陌等应用也陆续在其iOS版本内取消了相关功能。
到了6月,苹果公司通过最新更新的App
Store条款正式指出,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应当被视为应用内购,而苹果将从中提取30%的分成。
但这一政策的推出也引发了国内用户的强烈反弹。包括内容创作者、应用开发者在内的利益都因此收到了损害。为了改变这一状况,苹果公司也对政策进行了微调。
7月,据《澎湃新闻》报道,苹果公司将在其发布的更新版《App
Store审核指南》中加入以下内容:
“App可让个人用户能够在不使用App内购买的情况下,向另一位个人赠予P2P货币式礼物,但需满足以下条件:a)赠予者完全自主的决定是否进行赠予,b)获赠者收取100%的礼物金额,c)礼物没有对应或包含接收任何数字内容或服务。”
而在两个月后,正式的更新终于完成。具体的条文和原先披露出的内容仅有具体不同:
“App可让个人用户能够在不使用App内购买的情况下,向另一位个人赠予P2P货币式礼物,但需满足以下条件:a)赠予者完全自主的决定是否进行赠予,b)获赠者收取100%的礼物金额。一旦赠予的礼物包括了任何数字内容和服务,用户依然需要通过App内购买来进行。”
站在普通用户的角度来看,苹果的这一次举动基本上是对原有政策的放松。举例来说,如果用户想要对一篇公众号文章的作者表示支持,他们依旧可以在应用内的打赏渠道来进行。至于文章作者,他们可以获得读者打赏金额的100%,而不需要担心自己的收入被苹果公司以及应用开发者所截流。
但应用开发者们却未必会对这个变化感到开心。根据苹果公司的说法,用户的打赏不能够以原有的应用内插件渠道来进行,应用开发者们必须开发一个全新的渠道来提供支付功能,也就是说,不能让打赏变成“数字内容和服务的购买”。
这意味着开发者们需要单独开辟一个功能,标明“这里的打赏将百分百进入内容创作者的手中”。对于大企业而言,这并不算一件太难的事;但对于中小开发者而言,这反而会显得吃力不讨好:如果想要留住用户,他们需要额外开发一些新功能,但却不能从中获取收入。
不过,苹果公司未必会在意这些不同的看法。起码,通过这次改动,它们安抚了来自国内的用户和内容创作者们躁动的情绪。而大企业们也乐于见到用户们继续留在自己的平台。最终受伤的也许只是那些中小应用开发者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