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本公司关注函的回复称,问题在于电商起家的线上平台并没有线下实体店

9月21日,vivo在北京发布了全面屏手机X20,售价为2998元起。

零售就在干一件事:怎么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高体验。所谓“新零售”都是基于互联网,现在大家慢慢意识到互联网面临很大的问题:体验到了拐点,反而停滞不前。
零售行业属于底层,利润比较低,美国零售业平均利润率1%到1.5%。从这个角度,我一直认为电商公司都估值过高。
早期电商体验非常好,从线下到线上,选择种类、价格带给用户的冲击非常大。逐渐成为常态后,现在流量成本趋高,PC端转向移动端,各种商业投机行为涌入之后,导致顾客的选择实际变得更小。打爆款、618、双11等各种促销形式都说明竞争环境越来越激烈。现在互联网流量模式的红利期已经结束了,恶性的价格竞争的环境导致用户越来越多买到同质化的东西,而越来越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以社交媒体为导向的平台提供了另外一种购买途径,不是通过自我搜索排行,而是通过其他人的推荐。所以这些平台的兴起实际上也表明原有的互联网模式存在问题。实际上要真正把体验提高,让每个顾客能买到自己想要的,最后就是通过人工智能来解决,但现在能力远远没有达到。
新模式探索
线上电商平台和线下零售商各有优缺点,而且消费者总是在多种渠道出现,所以双方都在尝试全渠道。营销里面讲全渠道管理,意味着如何多重渠道服务一个客户。大部分客户都会在不同渠道出现,所以每一个渠道都承担着服务客户的功能,但服务的目的不是一定要在那个渠道买,可能这个渠道的作用是为了跳到另外一个渠道购买。
全渠道的概念是在营销里一直都有,只是互联网的出现,对其他渠道冲击很大。双方都在找最适合的结合点:线下店一旦上线怎么利用线上引流到线下去服务,可以自提、送货等不同模式;线上平台如何借助线下店更广泛的触达消费者,获取入口流量。
例如京东到家,京东有线上平台、快递团队和线上流量,但缺乏线下店,所以和永辉、沃尔玛合作。永辉缺乏线上流量和配送团队,但有实体店和商品,且生鲜的源头资源非常丰富。
线上做线下问题很大,反而线下做线上相对容易。如便利店,快捷、高效的特性决定它的流量是很难抓取到线上来的。线上也在解决类似问题,像现在的“一小时速递”其实都在冲击便利店,问题在于电商起家的线上平台并没有线下实体店。线下也有它的流量和服务,像沃尔玛等零售商通过建立线上平台,实际上做的就是把自身线下流量往线上导,但这种方式零售商易缺少电商的管理思路。
与国内合作的众多模式不同,美国的零售商都是自建电商平台。一个公司内部容易产生两个渠道之间的竞争,就得通过调节分享激励机制来解决,让每个人都愿意为线上服务。本质上,就是利益分配问题。
国外有很好的案例,但是不一定所有的案例都适用,比如百思买将线上线下信息同步,线下人员工资由提成改为固定工资,所以就不存在提成问题,再通过其他管理方式限制员工吃大锅饭的问题。雅芳开通线上渠道之后,线上卖货根据地址来判断属于哪个代理商,按地域划分返点。渠道之所以冲突,就因为利益,只要把利益的问题解决,才能更好的发挥协同作用。
如果线上线下都是一家公司那么容易解决,但国内的合作多为不同的两家公司,这在未来极易出现问题,不仅要面临利益分配的矛盾,仍需解决相互匹配的问题。
线上线下体量悬殊
电商和零售都趋向双渠道,线上线下相互导流,中国也是一样。中美零售的根本不是模式的区别,而是宏观环境的差异。
美国的线下零售市场整合得很好。在美国亚马逊兴起之后,虽然各家零售商市场份额也在缩减,但没有一家零售商被它干掉,就是因为美国的零售市场原来整合的特别好。在美国,1997年,30家最大的连锁店控制了总店数和销售额的约94%。如今,排名前20的零售商几乎占据80%的市场份额。中国不是这样,中国前100家零售商份额加起来不足1%。
在美国,亚马逊没有跟任何一家大型零售商合作,最后出手买了一家公司,准备自己开一些小店。而中国电商平台全部跟线下零售商合作,比如阿里和苏宁,京东和永辉、沃尔玛合作。
足以对抗的体量才能带来竞争,第一可以压缩成本;第二应对电商的方法是自己开设电商渠道,统一标准面对全国市场,可以到店取货、送货。而中国的区域商超与电商竞争,自然实力悬殊。所以,零售业一定要进行标准化的整合。国家曾在2013年出文促进线下整合,目前线下零售业的整合趋势并没有见到,相反,电商开始往线下走,进行流量导流。
现在线上流量都被BAT垄断,基于流量四处扩张。线下零售商体量较小,在谈判上不占优势,任由这种情况发展,将来一定是电商企业控制住整个市场。核心是电商企业没有真正注重管理,提升体验,而是在导流,把线下当成苦力,这是最糟糕的。
中国需要的线下的整合,整体服务质量的提升,现在这些线上店,在这一点上作用是非常小,它们本质上是在剥削和利用线下零售商,没有任何想法对其进行改造,因为投入成本将会很高。
下一步零售环境其实很糟糕,中国的零售市场仍需政府出台相关反垄断措施:首先要敲打线上平台,促进规范运营,防治假货,同时还要出台相关政策,以促进线下零售业整合。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副院长)

9月21日,乐视网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本公司关注函的回复称,公司董事会近期已发函与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

vivoX20选择了6.01英寸18:9的全面屏设计方案,分辨率2160×1080像素,屏占比达到85.3%。X20的上边框7.7mm,下边框8.1mm,基本呈现出了对称设计的效果。

乐视网表示,公司股票自2017年4月17日起停牌至今,鉴于近期贾跃亭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图片 1

图片 2

核心硬件配置上,vivoX20选择了目前中高端主流的14nm八核骁龙660芯片,配有4GB运存+64GB存储空间,内置3245mAh电池,依靠GameEngine游戏引擎来保证火爆手游王者荣耀的运行流畅度。
其他特色方面,vivoX20还支持FaceWake面部识别,亮屏瞬间能捕捉用户面部特征,采用后置指纹,运行基于Android7.1.1的FuntouchOS3.2操作系统,并支持4G全网通、HiFi技术。

今年7月6日,乐视网曾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相关职务,退出董事会,辞职后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而在其辞去以上职务后至今,外界对乐视前景的担忧并未得以缓解。一方面,贾跃亭依旧在美国为乐视债务问题筹措资金,归期仍然未知;另一方面,供应商和银行等乐视“债主”还在与乐视“周旋”,并未选择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问题。
也就是说,如果乐视网的债务问题不得解决,引发的后续连锁反应可能会将贾跃亭和乐视逼上“死胡同”。
不久前,贾跃亭身处美国。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一方面是忙于乐视汽车的业务以及推动FF91量产,另一方面则是为乐视各业务寻求融资。
不过,根据贾跃亭近期更新的微博可以推测,他将重心放到了为法拉第未来寻找新的投资者上,而对为乐视各业务寻求融资避而不谈。
截至目前,贾跃亭人仍在海外,“下周回国”已成为坊间段子,更有消息爆出,贾跃亭正在将手中资金转移至家族信托。
以下为乐视网回应全文: 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本公司关注函的回复 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
2017年9月12日,贵部向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公司”)下发了《关于对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创业板关注函第59号,以下简称“《关注函》”)。现就《关注函》相关问题回复如下:
根据公司2015年7月27日发布的《关于承诺事项履行情况专项披露的公告》、2015年10月30日发布的《关于承诺事项专项披露的公告》,贾跃亭承诺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自收到上市公司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贾跃亭将还款所得资金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公司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已向贾跃亭归还全部借款。请逐笔说明公司向贾跃亭还款的时间、金额、还款原因,以及贾跃亭是否存在违反承诺的情形并说明理由。请公司保荐机构、律师分别对此发表明确意见。
答复: 一、关于贾跃亭先生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承诺履行事宜 承诺的具体内容
2015年5月25日,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公司”或“上市公司”)收到贾跃亭先生出具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2015年5月26日,公司公告了《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的公告》(公告编号:2015-048)。贾跃亭先生承诺:为了缓解公司资金压力,满足公司日常经营资金需求,拟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2015年5月29日-2015年11月28日),部分减持自己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将其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借款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公司可在规定期限内根据流动资金需要提取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
贾跃亭先生于2015年7月27日,就上述减持所得资金借予上市公司事项,追加承诺如下:1、已经减持所得资金将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上市公司进行还款后,还款所得资金贾跃亭先生将自收到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2、贾跃亭先生届时增持同样数量股份时,若增持均价低于减持均价,则减持所得款项与增持总金额的差额将无偿赠予上市公司。在减持之日至增持之日期间内发生派息、送股、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等除权除息事项,所减持股票的价格与数量将相应进行调整。(交易均价=交易总金额/交易总股数)
关联借款协议与履行情况
贾跃亭先生在上述承诺下共计两次减持,转让款净额合计472,252.55万元。
2015年6月26日,公司与贾跃亭先生签署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不少于25亿元,该笔借款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借款期限为不低于十年,免收利息,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2015年11月,公司与贾跃亭先生签署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不少于32亿元,该笔借款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借款期限为不低于十年,免收利息,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以上借款均为无息借款,款项用于支持公司日常经营。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规定,企业接受的捐赠和债务豁免,符合确认条件的,通常应当确认为当期收益。如果接受控股股东或控股股东的子公司直接或间接的捐赠,从经济实质上判断属于控股股东对企业的资本性投入,应作为权益性交易,相关利得计入所有者权益。根据上述规定,控股股东贾跃亭无偿借予上市公司的资金虽不需要支付利息,但该部分资金用于企业日常经营,应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利息并计入财务费用和资本公积,而对公司损益造成直接影响。如公司沉淀不必要的控股股东资金反而会对经营业绩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因此,大股东借款采用随借随还模式,公司根据生产经营所需以及经营业绩统筹考虑来保证借款的时间和规模。
公司已在定期报告中公开披露了与贾跃亭先生的关联借款余额及当期变动情况,截至2015年6月30日、2015年12月31日、2016年6月30日、2016年12月31日及2017年6月30日,贾跃亭先生关联借款余额分别为156,547.00万元、207,060.07万元、250,060.07万元、260.07万元及0元。2015年至今,贾跃亭先生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的最高额为471,647.00万元,累计发生额为1,134,426.00万元。

借款明细

图片 3

二、承诺履行情况
2017年上半年,在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贾跃亭先生因自身债务问题以及个人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债务问题,未能按照此前承诺将减持资金继续借予上市公司使用。为督促控股股东继续履行承诺,公司董事会近期已发函与贾跃亭先生,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
公司股票自2017年4月17日起停牌至今,鉴于近期贾跃亭先生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先生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特此回复。 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2017年9月20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