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零售通还是新通路,而纵观乐视金融目前获取的牌照类型

据腾讯科技消息,在本周六的“超级品牌日”活动中,亚马逊直接联合阿里巴巴进行Kindle的推广。如果在美国和印度市场,亚马逊是绝不可能放下架子搞这种活动的。
亚马逊进入中国已经十几年,但近些年来它们也开始看清现实,在国内市场想超越阿里巴巴和京东两巨头根本不可能了。数据显示,亚马逊在中国B2C电商市场的市场份额甚至连1%都不到。
2015年时,亚马逊首次与阿里巴巴握手言和,它们在天猫上开通了自家网店。在去年的CodeConference上,贝索斯则称亚马逊在中国的败北给他上了重要的一课。
“我们的战略出了错误,亚马逊一心只想在中国复制日本、德国、英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和美国等市场的成功。不过现实是想成功我们必须更加接地气,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调整战略。”贝索斯说。

新零售是今年电商行业最重要的议题,不管是传统商超的升级转型,还是无人便利店站上风口,都正在形成新的潮水方向。
但相比起无人便利店落地,收编、改造现存的中小商店更具现实意义。多家第三方机构的研究报告显示,国内目前零售小店数量超过600万家,其中有23%的小店使用B2B采购,从而形成一个分散但数万亿元的B2B市场。
作为国内电商的主要竞争对手,阿里和京东同一时间瞄准了这个市场,零售通和新通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它们承担着革命传统经销商体系甚至是新零售的重任。
根据凯度零售咨询的数据显示,有近55%的品牌商使用了至少200个经销商经营传统通路,而零售通的进击,极有可能将在未来几年内对它们形成巨大的冲击。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图书、服装到数码家电,电商的崛起已经对这些领域的流通体系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作为零售体系里最细枝末节的部分,夫妻老婆店也将同样面临这上述的问题。
争夺便利店
无论是马云提出的“新零售”,还是刘强东主张的第四次零售革命,其本质依然是线上与线下零售的相融合,只不过具体到这种业态的发展趋势,更多的是线上电商巨头凭借庞大的消费者用户数据、移动支付乃至物流运输上的优势,去整合传统的线下实体店。
这其中的一个重要背景是,电商市场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后已经接近天花板。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显示,中国电商规模已经占到全世界的47%,预计世界电商增速将从2016年的23.7%下降至2020年的18.7%。由于增长瓶颈已经凸显,电商巨头们迫切将线下零售市场纳入到自己的帝国版图里。
于是,从服装到数码家电,再到零散的夫妻老婆店,都成为阿里和京东的猎物。从去年开始,阿里的零售通和京东的新通路事业部相互交锋,各自提出了百万级别的目标,试图瓜分这一个巨大的线下蛋糕。
而阿里近日再次主动出击,天猫小店登场对决京东便利店。8月28日,零售通提出了六大战略,包括建立兼容高效的三级仓配体系、打造专业社会化零售铁军以及推出天猫小店等。
据了解,天猫小店是经由零售通进行品牌授权和升级改造的传统小店,目标是明年年底实现1万家加盟店。零售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猫小店没有加盟费,但设置了一定的门槛,例如店主需要缴纳1万元的保证金,以及每个月从零售通进货不低于1万元等。对于这些加盟的便利店,零售通将每年收取技术服务费3999元,同时向店主提供一套POS设备以及最高4800元的红包奖励。
上述负责人透露,未来天猫小店还会接入其他阿里系的服务,甚至打通整个数据和会员体系,例如村淘的优质农产品就可以通过天猫小店的体系直达消费者。他强调,天猫小店不会采取大跃进式的发展方式,这也是零售通设置一定门槛的主要原因。
不过,对于当下的中小便利店来说,无论是零售通还是新通路,其意义只能是起到补充左右,原因在于中小便利店的营收主要来自烟草和饮料,而电商渠道无法提供烟草产品,因此这些平台尽管能丰富小店的商品种类,但难以通过销售淘系产品带来更多利润。
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通路和零售通的目标并非是改变中小便利店的营收结构,而是优化它们的营收结构,降低采购和运营成本。“但最根本的目的,还是扩大天猫和京东的GMV,毕竟这个市场非常大。”
零售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其目的不在于改变小店的营收结构,而是希望帮助这些小店多赚钱,赚得容易些,把周围的人群服务得更好。
运输难题
若要实现零售通百万商店以及天猫小店一万的目标,摆在阿里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如何实现运输配送落地。
众所周知,在阿里零售通和京东新通路等B2B业务勃兴前,品牌厂商的经销商已经在全国各地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分销网络。从仓储到物流运输再到批发,品牌商的产品需要经过层层过滤后才能抵达商家手中。
其中,仓储和物流运输环节是关键一环,原因在于要覆盖全国一线城市至县级乡镇,需要拥有立体且渗透率极高的物流体系,而这恰恰是零售通目前欠缺的环节—由于拥有自营的物流集团,京东无需在仓储和运输环节上过多操心,但零售通面对的大量的偏远城市小店,其中70%以上在三至五线城市里,能否将商品运输到最后一公里乃至村镇街道上,是零售通这一仗最关键的一步。
“这样的三级仓配体系是阿里从未有的,我们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零售通事业部总经理林小海认为,在短时间内,构建起这样一个低成本且高效的供应链体系是零售通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零售通决定与菜鸟等物流合作伙伴共建起一个三级仓配体系。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每一级仓配体系各司其职,其中一级以区域仓为核心,覆盖3-4个省,存放长尾商品;二级的城市仓,能覆盖2-3个B级市,存放快消商品;三级的前置仓则深入每一个区县,用于存放水乳等高频商品。未来零售通计划布局超过200个城市仓、2000个前置仓,仓配布局将从二线城市开始,向六线城市拓展,直到县城级别。
对于品牌商,零售通持开放的态度去整合它们现有的资源,前置仓是其中一部分。区别于京东将自营的商品向中小便利店输出,零售通虽然也是阿里自营采购,但品牌商仍然要介入到库存与仓储备货的环节中,这是二者最大的不同点。而前置仓就是由零售通将与品牌经销商合作,将其现有的仓配体系接入阿里的数据系统,从而将经销商转变为物流商,这也符合阿里将苦差“外包”的特性。
革命经销商?
在新零售的风口上,便利店面临着两难的选择:要么拒绝互联网化,坚守传统的零售模式;要么接受电商的改造,享受互联网红利但同时将半条性命交给电商。
品牌商也同样需要在上述选项中选一个。事实上,零售通和新通路都能为品牌商带来巨大的数据价值,无论是精准营销还是供应链的优化,这些都是以往品牌商无法触及的红利。它们不知道哪些人在买我们的商品,也不知道货铺到哪些小店,但借助零售通和新通路的数据能力,品牌商可以对消费者喜好和需求了如指掌。
但与此同时,零售通和新通路也将冲击品牌商原有的经销体系。在零售通出现前,批发商是链接用户和品牌商之间的桥梁,这种根深蒂固多年的关系近年已经日趋不平衡,零售通的介入将进一步瓦解这种博弈关系。此外,若果品牌商推出新品,电商平台的数据价值或将大不如前。
零售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零售通是在帮助小店优化经营,这对于经销商同样使用。“我们不会革任何人的命,零售通对原有的经销商也是兼容的,我们只是会把他们的货数字化管理起来。”
不过曹磊认为,这一定会打破传统的零售品厂商的流通经销体系。“一般来说品牌商有省级代理和市级代理,但新通路和零售通的出现会改变这种局面。这种打破是双刃剑,一方面有助于降低便利店的采购购成本,通过实时的数据来提高店主的决策能力,他们能灵活的进货,从而降低库存优化小店的供应链。”
他表示,过去电商已经对服装、数码家电等领域的流通体系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由于夫妻老婆店过于分散且广泛而没有因此被圈地,但随着商超、百货、批发市场等陆续被互联网化,作为零售体系里最细枝末节的部分,这类小店的流通体系也同样面临这上述的问题。

乐视网(300104.SZ)9月24日晚间公告,拟购买乐视投资100%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此次购买股权中不包含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及业务,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或业务后期将与乐视投资做拆分。此外,此次转让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体系的同时,可通过以资抵债的方式有效解决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应收账款问题。
此次转让此前已有披露迹象。根据工商资料信息披露,在今年8月初,乐视投资的单一股东已变更为乐视致新,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中披露,正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股权事宜。
与阿里、京东已将金融业务独立拆分背道而驰,对于乐视不超过30亿元将乐视金融收购至上市体系,有市场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不超过30亿的收购资金较乐视金融业务而言估值有些偏高,更多的是解决部分关联交易的作用。乐视金融自身起步较其它网贷平台本就慢了一步,也没有拿下太有含金量的网贷牌照,银行资金存管也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单就互金领域而言,乐视金融并不突出。”
乐视金融作为乐视七大生态板块之一,诞生于2015年8月,原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的当月加入成为焦点,根据王永利对乐视金融最初的战略定位,乐视金融将借助乐视大生态优势,以生态内跨界化反为起点,以互联网方式突出金融专长,并在2017年至2018年全面推进。
以目前乐视生态分崩离析之态而言,乐视金融所谓的以生态内跨界化反为起点已然困难重重,王永利及诸多高管在今年4月后逐步离开乐视,乐视金融的全面推进被外界视为机会渺茫。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2014年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邓伟,2016年由邓伟变更为贾跃亭哥哥贾跃民;此外2017年5月-8月,围绕乐视投资投资人发生了诸多变更:2017年5月,其控股权由乐视控股变更为贾跃亭姐姐贾跃芳和追随贾跃亭多年的乐视网高管吴孟,8月7日,再由贾跃芳等人变更为乐帕营销,两周后,再由乐帕营销变更为乐视致新。
在互金领域,控股权与法人频繁变更被视为风险加剧的表现之一。
根据乐视网公告,乐视投资旗下的金融类业务围绕网络支付、网络交易、网络资管开展业务布局,获取了商业保理牌照、股权众筹牌照、基金销售牌照、保险经纪牌照,融资租赁牌照,目前正积极部署民营银行、券商、融资租赁等方面的牌照申领,乐视金融现有金融类产品包括“乐享其成”、“乐乐高”等。
互金领域“无牌照,不金融”是业内公认,需审批的金融牌照中,银行,保险,信托,券商,第三方支付牌照等处于“有价无市”的稀缺状态,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稀缺牌照目前价格已热炒到10亿元上下,早在2016年,小米为拿下支付牌照曾花费6亿元。而纵观乐视金融目前获取的牌照类型,并没有太高含金量。
如乐视金融旗下的保理牌照为2016年重庆工商局批复,中小贷牌照为重庆金融办发放,均为地区性牌照,并非一行三会批复的金融牌照。保险经纪牌照为乐视保险经纪业务公司此前已遭受广泛质疑,因保监会的备案名单中,并未查询到其相关信息。
此外,基于风险考量等原因,自2015年起,互金平台银行资金存管成为硬性要求,诸多互金公司纷纷向商业银行寻求银行资金存管业务,但截至目前,乐视金融相关业务并未见到实质进展。而旗下金融产品“乐享其成”在今年3月被爆涉嫌“变相自融”,引发市场关注。此外,乐视此前还投资如懒财网、骑士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但懒财网今年5月对外证实,乐视持有懒财网股权已经全部转让,与其产品被质疑类似的情况是,懒财网也曾陷入是否帮助乐视“自融”的质疑中。
乐视网今年4月17日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停牌时间累计不超过6个月。10月18日,乐视网将会迎来复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