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三星不久前下调明年第一季度订单

苹果iPhoneX发售只后一路高歌猛进,现在激活量已经超过了iPhone
8系列手机。为了延续好销量,苹果又开始玩起了颜色,即苹果将发布腮红金版iPhone
X。

在刚刚过完“黑五”销售旺季,正迎来圣诞假日之际,iPhoneX再度传出不乐观消息。
圣诞节当天,台湾经济日报援引供应链消息称,iPhoneX销售不如预期,苹果下修明年首季销量预估,从原订单季5000万部大减四成,至3000万部,减幅超乎市场此前的预期。
报道还称,独家组装iPhoneX的鸿海富士康旗下郑州工厂紧急宣布,自12月25日起全面暂停招工,没有出现之前生产旺季时的连续加速招工现象。
本月中旬,市场传出苹果公司对代工厂原本的追单反转为砍单,公司大砍针对台积电的A11处理器订单,明年第一季度A11的投片量比本季锐减三成。有分析推断,iPhoneX明年第一季度订单量也会随之下调30%。
智能手机产业寒潮来了?
根据此前多家媒体的报道,近期下调订单规模的不只是苹果公司一家,多家知名手机品牌纷纷曝出砍单的消息。
三星、OPPO、VIVO等下修订单规模,部分厂商订单缩水10%左右。三星不久前下调明年第一季度订单,调降幅度超过两位数。
由此,国内一些分析文章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最大因素就是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饱和阶段,去年整个市场就陷入停滞状态,中国也不例外。此外,中国消费者换手机周期拉长至22个月,频率低于全球平均值,且智能手机创新乏力。
整体来看,行业对明年上半年的智能手机市场预期相对悲观。
不过,长江证券电子研究莫文宇团队表示,苹果跨年出货量差距是新常态:自2012年以来,跨年度iPhone出货量季度波动愈发显著。图片 1

弥漫了大半年的调整阴霾如今依然笼罩着魅族。
在经历过调整、裁员、渠道收缩后,魅族科技近日下达了内部邮件,对公司组织构架和相关高管职务进行调整。在邮件中,魅族创始人黄章开始亲自掌管多个核心业务部门,而在过去几年,“技术狂人”黄章在魅族的时间更多是花在产品研发上,鲜有出面的时候。
不过,在一场魅族的内部会议上,黄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虽然不来公司,但当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如果魅族不在,那我也不想在了。”在智能手机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也许黄章开始意识到,摆在魅族面前的调整时间并不多了。
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台。
对于曾经希望只为“梦想”做手机的黄章来说,150万台的单品牌销量显然已经无法支撑这个梦继续走下去,“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这个两年前提出来的市场目标现在看起来变得有些遥远。“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说。
历年来最大调整 这也许是魅族近年来最大范围的一次架构和人员调整。
魅族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和之前的分拆事业部不同,此次调整除了涉及组织架构外还有高管职位变动,包括白永祥、杨颜、李楠在内的魅族元老都有所涉及,但核心是黄章开始真正意义上统管公司。
从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邮件的内容来看,魅族此次把三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成立海外事业部,负责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完成公司海外经营目标,原海外营销部职能移至海外事业部;成立配件事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工作。原魅蓝事业部配件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魅族事业部下的融合产品部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
伴随着架构调整,魅族的多位高管职务也有所变化。比如,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接手了电商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郭万喜为魅族事业部副总裁,负贵魅族事业部销售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同时兼任海外事业部总裁,负贵海外事业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
虽然魅族官方并没有对此次调整有正式的公开回应,但在分析师人士看来,这是魅族在探索盈利出路半年后所做出的一个选择,黄章的“收权”更是可以看出魅族对盈利的渴望。
“魅族曾经是2016年手机市场上转型的典范,但小米等品牌渠道下沉后,魅族的双品牌战略根本动弹不了,特别是高端机方面,竞争力不强。”孙燕飚对记者表示,在高端市场屡屡碰壁的魅族在上半年开始尝试配件路线,目前来看应该是摸到了门道,所以才进行了这次的调整。
“配件市场的平均毛利率超过50%,耳机产品的利润更高,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但在手机市场上,魅族想要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还需要很长时间。”孙燕飚对记者说,魅族从学生市场起步,虽然这一年也尝试了高端市场,但在市场高压以及换机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又被打回去做学生人群也算是预期范围。
以今年七月底发布的魅族PRO7为例,不管是产品的口碑还是销量,魅族PRO7都算不上成功。12月11日,在魅族架构调整的当天,记者在京东等电商平台看到了PRO7更是打出“全渠道最高直降600元”的促销计划。
资本与市场重压下的“失速”
魅族创始人黄章对这家公司的追求是“小而美”,要“做心中的手机,卖给喜欢的人”,并非服务大众市场。但到2015年,魅族的销量增长了350%的同时,人员规模也增长到接近四五千人。
中间的变化始于黄章内心对于资本市场的“新认识”,在2014年春节过后,他对员工说,魅族过去是用利润滚动发展,是普通的养猪术,但融资发展是养“火星猪”,后者意味着魅族开始向全产品系列扩张,价格要延展到千元以下,将盘子做大。
并且,2015年魅族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时,就已经有了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黄章曾喊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目标。
“从以前的利润优先,变成了销量优先,这样才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一位魅族的高管曾公开表示。于是,这两年魅族成为手机圈中发布会开得最多的厂商,产品型号纷繁复杂。
但今年智能手机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即便是OPPO这样的“渠道之王”也对整体市场表现出了悲观情绪。OPPO副总裁吴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手机市场相比去年整体要下滑约10%。“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大品牌打仗,小品牌遭殃,魅族市场上遭受到了来自渠道、市场、供应链等来自多方的压力。
“魅族过去以专卖店为主,魅蓝出现后开始做电商,近两年开始借助国代进入大连锁。”赛诺的一名分析人士对记者说。但从市场数据来看,渠道的扩张并没有让魅族的渠道结构有根本性的变化。
在赛诺的三季度渠道结构表中,魅族的专卖店依然占据了49%的市场比例,而运营商营业店为7%、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数据为16%和20%,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并无明显变化。2016年第三季度,魅族的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占比分别为15%和14%。
孙燕飚对记者表示,资本对盈利的要求让魅族过去几年走了不少弯路,渠道方也赚不到钱,也导致了部分魅族部分店铺面临关门的风险。“未来魅族的突破点在海外市场以及国内的学生市场,稳扎稳打,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当下之急。”孙燕飚说。

图片 2

媒体援引产业链消息人士消息,苹果或将在中国农历新年前推出腮红金版本iPhone
X,并已经开始全力生产准备。据悉,iPhone
X腮红金版最快明年2月份发布,届时恐怕又是疯抢的节奏。
目前苹果中国官网显示:前阵子还要等1-3天发货的iPhone
X终于现货了,64G版本和256G版本均是有现货状态。早前消息称,苹果未来提高iPhone
X的产能甚至削减了一部分iPhone 8/Plus的订单。 现货意味着iPhone
X降价的开始,早在iPhone
X大规模铺货后,一些第三方商家就已经开始降价促销了。从京东第三方商家给出的价格来看,64G版的苹果iPhone
X已经跌到8000元以下,256G也即将跳水至9000元以下,这意味着明年就能更便宜买到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