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不仅能给传统零售赋能,缴纳的税收更多

图片 1

2017年对于整个电视行业来说是消极的一年,根据奥维云网的《2017年三季度中国彩电市场总结报告》显示,三季度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为1041万台,同比下降12.9%,可谓是近年来最差三季度。同样的数字在一季度和二季度分别是下滑5.2%和9.6%。
然而在整体消极的环境下,被富士康纳入麾下的夏普则喜事连连。去年2月份夏普公布的2016第三财季财报显示,夏普获得了42亿元的净利润,实现了十九个季度以来的首次盈利;夏普也正式在2017年12月7日,重返东证主板,比预期提前了三个月。
在销量方面,根据市调机构WitsView和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夏普电视在2017年上半年分别在海外和国内市场获得了70%和93%的销量攀升。
激进的扩张策略也伴随着质疑,2017年6月,号称“100%液晶面板自产”的夏普也爆出了使用富士康旗下的群创光电屏幕,随后品控、芯片的选用也遭到了网友的质疑。
被富士康接收的夏普成功在2017年把这个日薄西山的品牌重新做大了,但做大不等于做强,依靠8K、5G的技术能否把这位液晶之父带回黑电产业之巅,仍是个问题。
收购夏普不是捞一笔就走
时至今日,富士康在过去长达数十年的时间一直在消费电子后方进行生产的,也就是说,代工是企业营收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根据此前业内的一些说法,在为富士康贡献了近半营收的苹果代工业务中,富士康财报显示,其利润率仅为3%。而且,其收入也易受到影响,例如2016年,受苹果全球销量下跌影响,富士康当年的收入也随之下滑2.81%。
富士康一直都在试图摆脱对低利润率的组装业务的依赖。而想从幕后走向台前,重建一个新的消费电子品牌,困难巨大。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夏普在前几年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但品牌仍在世界范围内存在一定影响力。
除了夏普在电子消费领域的影响力外,收购夏普还可以极大提升富士康在面板领域的地位。
首先,夏普在液晶电视领域技术实力雄厚,包括领先其他液晶面板厂商的IGZO技术等,这可以补足身处第二梯队的群创光电在高端面板领域的缺陷。收购后可以通过夏普打高端,群创低价走量。
其次,夏普手中扔拥有大尺寸OLED生产的技术氧化物薄膜电晶体,在液晶面板逐渐逼近天花板的阶段,是未来几年在液晶面板拼争的基础。
最后,对夏普面板的收购,还可以侧面围堵三星、LG等韩国企业对尖端液晶技术的获取,进一步拉开与富士康的距离。
根据IHS数据显示,2017年群创和夏普合并后的大尺寸面板出货量达到5300万片,已经超越行业的领头羊LGDisplay的5100万片。
富士康改革三板斧
六十五岁的戴正吴,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然而作为仅次于郭台铭的富士康二号人物,主导了夏普收购案的戴正吴却重披战袍,从富士康调遣到了日本夏普,担任夏普百年来首位外来社长。
刚一上任,戴正吴便给四万七千名夏普员工发出两封公开信,从经营方针、组织架构、薪酬制度到品牌之路。
面对夏普此前的巨额亏损,戴正吴首先做的就是裁员。根据日媒2016年5月报道显示,处于重组期的夏普公司已开始研究,把先前考虑的裁员规模从1000人左右扩大至2000人以上。随后郭台铭的夏普员工内部信,则证实了这一消息。
最终,日本日经新闻报道显示,裁员的最终数字锁定在7000人。
依托富士康体系,戴正吴将复兴夏普的首要方案变成了重点发展家电业务。而背靠群创、夏普两大面板供应的基础,裁员之后的第二板斧,则落到了电视的价格战上。
2016年双十一开始,夏普在国内市场推出了“买大送小”的促销策略。购买70寸电视,将获赠一台60寸夏普电视产品。
根据中怡康数据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夏普45英寸、50英寸、60英寸电视,均价分别为1933元、2652元、4671元,而彩电行业年累平均价格却是2122元、3540元、6151元。夏普电视的整体均价也从2016年初的6000元左右降至2017年5月的3800元。
这一招在其他厂商为应对上游面板涨价而提出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是颇为奏效的。夏普电视在国内外销量均呈现一路攀升的状态。根据市调机构WitsView和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夏普电视在2017年上半年分别在海外和国内市场获得了70%和93%的销量上涨。
配合着价格战,夏普祭出的第三板斧则是减配。在占据电视成本70%的液晶屏幕方面,夏普在中低端产品中并未采用原装的夏普屏,反而使用了富士康旗下成本更低的群创屏幕。这就是去年6月份爆出的“台湾屏”事件。
在机身选材方面,行业中金属边框已经基本成了各尺寸段的标配,然而夏普主推的多个型号依旧是塑料边框设计。此外产品品控也出现了一定问题,有一部分网友在网络上晒图,其电视的边框缝隙甚至可以直接插入银行卡。
而在芯片方面,夏普仍然没有选择业界主流MStar、MTK的解决方法。为了成本控制,夏普电视也投向了华为海思的怀抱。
夏普在被富士康接手后,喊出了“高贵不贵”的口号。富士康集团副总裁陈振国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也反复强调低价和高端并不冲突。实则从夏普电视的配置上却很难看出高贵所在。
夏普已经做大但做强更难
夏普电视的2017年,从咸鱼翻身进入了高歌猛进的阶段。然而,背后输血的富士康的利润却出现了下滑。
富士康财报显示,2017财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净利润为178.7亿新台币和210亿元新台币,分别同比下滑36%和39%。财报中指出,运营成本的提升是造成利润下滑的主因。
家电行业分析师、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新浪科技表示,价格战这种商业模式是无法长期持续的,随着夏普电视销量的攀升,即便是背靠富士康旗下庞大的面板产业,对母公司的利润冲击也会越来越高。
特别是富士康收购夏普是为了将其变成造血业务,在扩张阶段对其输血可以理解,但这种商业模式并不会持久。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夏普财报显示,公司虽然连续多个季度实现了盈利,但增长并非主要由销量攀升支撑,反而是富士康的削减成本措施。
东京Ace研究所分析师HidekiYasuda称:“富士康对夏普进行的削减成本措施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将来,夏普能否继续成功,取决于能否推出有吸引力的产品,以及其他公司无法复制的产品。”
夏普给出的答案是8K和5G。富士康集团副总裁陈振国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从内容的拍摄、制作、传输到最终的显示,富士康和夏普在所有环节均有涉猎。而在产品端,夏普电视去年在国内也高调推出了8K液晶电视。
然而纵观今年的CES,整个电视发展的趋势并非8K,而是继续探索液晶以外其他屏幕材质。LGDisplay的OLED屏幕已经渗透到索尼、创维、长虹、康佳等多个品牌;三星MicroLED原型机成功展出;海信、长虹、索尼纷纷推出4K家用激光投影……有关8K的消息则是少之又少。
分辨率的提升对于电子产品来说更依赖于内容的发展。以智能手机为例,自2013年手机分辨率提升至主流的1080p至今,1440p和4K分辨率仍未能成为行业主流。同样的情况放到生命周期更长的电视上来说,普及速度将更加缓慢。同时,行业技术的发展也并非一两家公司可以推动的。
而除了技术上过于超前,夏普在市场上仍处于纠纷状态。
实际上,夏普在卖身富士康前已经将部分海外业务出售给了其他公司运营。2016年12月,通过对斯洛伐克电视机制造商UMC的收购,夏普取回了欧洲市场的品牌使用权,而美洲市场却一直无法与海信谈拢。
2015年7月31日,夏普与海信联合宣布,后者获得夏普墨西哥公司100%股份,并同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地区的品牌使用权和所有渠道资源,为期5年。
富士康想发展夏普品牌电视,重要的美洲市场被竞争对手把握始终是个隐患。夏普曾表示想提前收回品牌授权,却被海信拒绝,双方也就此引发了一系列口水战。
虽然在2017年看到了夏普诸多利好消息,然而富士康想让其成为集团的造血业务,依旧任重道远。

2017年,零售行业发生了很多变化,概括起来主要是四个字“鲜食”+“连接”
在“鲜食”方面,马云公开认亲盒马鲜生,甚至行业标杆企业也被阿里入股,永辉超级物种、百联RISO、世纪联华鲸选、步步高鲜食演义、天虹sp@ce、新华都海物会、物美新零售、生鲜传奇等等,都与吃相关。购物中心与百货公司不来店点吃的,似乎早已很老土。但百货老总对我说:那些吃货们与购物没有半毛关系,他们吃完就走!百货受到“吃货”的双重打击:平均租金下降,营业收入下降。
我国城乡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经下降到了30%以下,但新零售最热闹的仍然是与吃相关的行业,还有70%的零售要不要“新零售”?2018年,新零售将向开阔地和纵深地挺进。
在“连接”方面,连接一切,赋能于人,形成共享生态体,这种价值观正在零售业推广应用,国外有苹果零售店、7-11,国内有汇通达、天猫小店、京东便利店等。
利用互联网平台赋能小店,以实现店面升级,信息互联使商业基础设施共享,实施比较松散的整合,不强求统一,只做加法不做减法,这是对传统连锁经营模式的超越。在“连接化”时代,一切物理设施正在被深度挖掘,甚至传统的“公厕”已经被打造成“第5空间”,嫁接了自动存取款机、缴费机、充电桩、再生资源回收机、无线网络覆盖、电商终端、自动售水机、清洁工休息站等服务基础设施。
另一方面,传统业态在与新业态的“连接”中也找到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如传统药店嵌入盒马鲜生、全家等零售体系。新零售不仅能给传统零售赋能,也能带动传统零售业实现新的发展。
总的来说,我们所看到的零售变革,主要还是集中在食品领域。其实,在消费升级,服务消费与精神消费的需求日益扩大的背景下,慢生活也会渐渐地超越快节奏,所以,在百货、专业专卖、家庭装潢、服务、教育、医疗,甚至银行、个人理财、电信等非食品领域,更需要转型与转变。无论在哪个领域,那些不得人心的规则,目中无人的服务,暮气沉沉的形象,都急需改变。
我国零售业的发展进入了旋转门和过滤器:新人辈出,新生态渐渐汇合,但传统生态依然是服务生活的主体。这是一个最容易迷失方向,跌入深渊的时代。
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贪图便捷与颜值,机器越来越多地渗透到人的生活中,在人与机器的战争中,机器越来越占上风,如果我们不折腾点机器,将被这个世界抛弃。
所以“无人”问题,其实是一个未来世界的主导权之争问题。而有些企业,老而无形,老而无货,老而无人,老而无技,老而无格,这样的老是衰老,是人员退化,脑子僵化,店铺老化,即使电商不来,盒马不来,也是注定会被淘汰。
如果盲目跟风,不掌握新零售背后的逻辑,变化与变革越多,可能就会变得更惨。
有百货老总说,餐饮不仅低租金而且销售也不能增加,那是只做餐饮而没有做引流,我们学盒马、百联RISO,没有学到盒马线上做生鲜,结果就越学越糟糕,所以背后的逻辑才是关键,我们看到的还是表象。
行业的小生态链接着社会经济的大生态,愿新老零售人都能华丽转身,以品质、品位、品格创造出新的效率、体验与格局,把我们的店做成顾客的店、顾客的家。

2月2日早间,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发布微博称,“去年缴纳了60亿的保险和公积金,缴纳的税收更多。”由于此前苏宁控股董事长张近东曾质疑京东税缴得少,刘强东的这一表态迅速引起广泛关注。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