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注册为欧盟商标,消费升级不只是卖得贵

贾跃亭一门心思要做的法拉第汽车再曝危机。
11月28日,媒体报道称,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Future)可能无法完成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
媒体引用知情人士消息称,如果FaradayFuture无法在12月前完成A轮融资,那么将需要立即支付一笔超过4亿美元、利息率为12%的可转债。
另外,该知情人士还透露,FaradayFuture在融资时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无法让内地监管机构批准它将资金转移到国外。
此前,《证券日报》于9月初的报道称,贾跃亭在美国和香港等地频繁接见投资人,其中不乏美国财团、全球知名企业和国内机构。更有乐视汽车内部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乐视汽车融资顺利,贾总的汽车产业的逻辑和模式获得投资人认可,融资落地后公司会公布细节。”
公开资料显示,FaradayFuture成立于2014年,长期以来公司的投资合作伙伴是贾跃亭之前领导的乐视集团,贾跃亭个人也曾对该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今年7月,乐视危机爆发后,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所有职务,前往美国帮助FaradayFuture融资。
虽然贾跃亭一再通过微博宣传该车,并表示研发工作进展顺利,但目前看来FaradayFuture似乎也正遭遇危机。
从2017年开始,FaradayFuture先是将原本计划的7辆汽车生产线缩减至2辆,然后缩减规模,接着又暂停10亿美元在内华达建厂的计划。
10月初,TheVerge报道称,法拉第未来面临资金困境,该媒体援引公司前员工说法称,“士气低落,没有人在办公室里。他们持续地想引入一些投资人,但最终无人投资。”
11月初,该公司再被曝出包括财务总监、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内部设计和品牌负责人等多位高管也相继离职。
高管接二连三的离职,融不到资金,FaradayFuture所谓的收益似乎越来越遥远,贾跃亭的汽车梦也将变得更加遥不可及了。

在印度发展得顺风顺水,却连欧盟的门都没进去,小米公司“MiPad”商标注册在欧盟吃了败仗。
2014年,小米公司向欧盟知识产权局申请将“MIPAD”注册为电子设备与通讯服务类商标。此举遭到了苹果公司的反对,并向欧盟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诉。2016年,欧盟知识产权局支持了苹果公司的申诉,随后,小米公司向欧盟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欧盟知识产权局的决定。
2017年12月5日,欧盟普通法院作出裁决,驳回小米公司的上诉,并认定“MIPAD”不得注册为欧盟商标。欧盟普通法院认为,无论是从视觉、语音还是词语概念角度来看,小米的“MIPAD”和苹果的“IPAD”都具有高度相似性,极易使公众产生混淆。欧盟知识产权局基于涉案两商标属于同类型产品与服务且具有高度相似性之基础,而作出的存在致使公众混淆之风险的判断是正确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崔逢铭认为,从诉讼救济的角度看,虽然欧盟普通法院驳回小米的上诉后,小米仍可以向欧盟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但是,此次裁定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小米打开欧洲市场的步伐造成阻碍。
商标品牌保护意识亟待加强
自深入推进实施商标品牌战略以来,中国企业的海外商标注册与保护情况不断改善。相关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马德里国际商标累计有效注册量已达2.227万件。不过,在积极“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和品牌仍然屡次遭遇商标阻击,有超过一半的出海企业因为遭遇知识产权纠纷而被迫应诉。
2017年8月31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发函称,一名外籍商人将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120多个中国玩具企业的厂名及商标以个人名义在智利工业产权局申请注册。幸好,在中国商标主管部门的支持下,澄海玩具协会联合企业赴智利展开维权,目前绝大部分商标已经收回。
相比之下,十几年前的中国“大牌”就没那么幸运。
提到联想公司的“Lenovo”标识,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联想公司最初的英文标识是“Lengend”。伴随着成千上万的联想产品进入寻常百姓家,其品牌价值在当时已高达200亿元。2001年,联想开启国际化发展步伐时却发现,“Lengend”标识早已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被100多个公司申请注册了商标,注册范围涵盖计算机、食品、汽车等各个领域。由于和上百个公司谈判费时费力,2003年联想公司将“Legend”更换为“lenovo”。
除了联想之外,海信的商标出海也是道路曲折。
1999年,德国博西公司在德国申请注册“Hisense”商标,核定使用在第7类、第9类、第11类商品上。同年,“海信”与“Hisense”商标在中国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获准注册之后,博西公司又于当年申请了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和欧共体商标注册,并且要求了优先权。这令海信在欧洲的商标注册受阻。直到2005年,海信与博西公司在北京达成和解协议,“Hisense”商标才得以完璧归赵。
作为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商标是现代市场重要的竞争工具,在海外遭抢注后,一般有三种解决途径:赎回商标,放弃市场,另换商标,这对企业打开销路、发展品牌而言十分不利。
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秘书长标准法规部主任万春晖告诉中国家电网,地域性是商标权的重要特点,在国内注册的商标在其他国家一般并未受到法律保护。商标是品牌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引起企业的重视。
“除非国与国之间达成特定的协议、公约或者救济途径,否则商标被抢注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麻烦。”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徐新明认为,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品牌或商标是提高产品溢价的重要途径,所以做好商标和品牌保护工作对中国企业出海具有重大意义。
在2017年度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外贸工作座谈会上,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理事长徐东生强调,中国家电外贸正在从单纯产品出口向产品、服务、技术、资本共同输出转变,从单一价格竞争优势向技术、品牌、质量、服务综合竞争优势转变,优良的品质、丰富的内涵、精准的服务将成为外贸发展的新动力。
因此,如何运用各种综合手段把外贸风险降到最低,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修课。一方面,中国企业进军国外市场,保护自身商标品牌权利,必须了解国际商标领域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政府和行业机构应该进一步加大商标海外维权法律援助力度,协助企业解决海外商标注册与维权问题,同时指导企业建立商标海外侵权预警和应对制度,提升风险防控能力。
“走出去”战略“商标先行”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进入了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转变的重要阶段。在经济转型时期,国家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为契机,以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为突破口,以商标品牌有效运用和依法保护为重点,以提升中国品牌竞争力为目标,正在着力构建企业自主、市场主导、政府推动、行业促进和社会参与的商标品牌战略工作格局。
2017年5月17日,国家工商总局出台《关于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推进中国品牌建设的意见》。《意见》指出,国家将通过主动参与商标领域国际规则制定、加强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合作、加大自主商标品牌海外宣传支持力度、探索建立中国企业商标海外维权信息收集平台等途径,维护我国企业商标合法权益,加快培育以商标品牌为核心的国际竞争新优势,为中国品牌“走出去”构建更加公平的国际营商环境。
2017年10月27日,工信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知识产权局等十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发挥民间投资作用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强调,支持企业运用商标品牌参与国际竞争,健全企业商标海外维权协调机制。引导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中“商标先行”,通过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等途径,加强商标海外布局规划,拓展商标海外布局渠道。探索建立中国企业商标海外维权信息收集平台。进一步加大海外商标维权援助力度,协助企业解决海外商标注册与维权问题。
针对国内商标出海频遭阻击的情况,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综合处处长陈奎在近日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回应,目前已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今年初已经起草了一个关于进一步加强商标海外维权工作方案,下一步将积极推进这个方案出台。

近日一份消费升级的指导意见的发布上线,引起了业内的关注,在各行各业掘起了一股“消费升级”风潮。以前喊“产业升级、结构改革”多了,如今转变成了强调“消费升级”倒逼产业结构优化,即消费升级、有效投资、创新驱动和经济转型有机结合。
家电作为日常生活最为紧密的角色,自然不会错过这一轮升级的风暴,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快速提升,消费者对家电的要求也逐渐变得严苛,在过硬的产品质量基础上,消费者要求细节和产品交互体验,人性化的高端家电产品因此成了家电卖场的“香馍馍”。从大家电行业的海信、TCL再到厨电圈的方太、老板,无一不在布局高端产品市场,产品的高端化趋势已成不可逆转趋势。
消费升级不只是卖得贵
什么才“消费升级”,消费升级一个表面的答案是消费者正在买越来越贵的东西。换句话说,品牌厂商销售的产品往高端方向发展,卖得越来越贵,而消费有能力也愿意为之埋单。
其实是消费升级的本质是观念升级。指的就是消费者他对自己在消费过程当中的一些观念发生了变化,愿意花钱追求品质生活,而不是升级在他付的钱上。只纠结于价格的高低,是完全误解了消费升级的本质。
高端化趋势已成定局
高端不是行业企业凭空说出来的,是有着强烈的用户需求。从大背景看,当下的中国正经历新一轮的消费升级,有着消费能力和意愿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很多消费者从简单的基础消费开始向品质消费升级。品质生活的需求,让更多的消费者愿意为高端家电买单。
理由1:中产阶级崛起
在中国经济崛起的大背景下,虽然近几年GDP增速放缓,但不同群体的中国消费者都保持了乐观的心态。在中产阶级崛起的趋势下,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上层中产阶层,其家庭月可支配收入为人民币12500-24000元。,意味着手头上有更多的可支配的资金可以投入到高品质的产品中。
理由2:消费心理转变
伴随着居民收入的水涨船高,消费者不再满足于日常生活得基本需求,对家电产品的期待从“物美价廉”转变成“个性前卫”,不再一味追求低廉的价格,开始注重产品的造型、功能、科技含量等等。真正变化的,是新兴主流消费者的消费心理。
随着消费者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以及市场的蓬勃发展导致商品和服务琳琅满目,知名度高的大品牌已经不足以成为产品大卖的保证。新生代消费者不会满足于那些大众品牌,而是需要足够独特的、能够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的品牌。意味着产品更加高端,更加大气,更加独特,更加满足消费者形象需求的商品,也更容易成为“风口上的猪”。
现在,消费者愿意花钱买时间,把自己从无聊、重复性的事务中解脱出来,投身于自己的业余爱好和其他热爱的活动。追求生活的品质,也愿意为真正好的产品买单。为了优质的产品,他们往往可以接受更高的溢价。
借势消费升级还是噱头跟风?
消费升级时代,国产家电企业确实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国产品牌在国际上的地位提高,开始对话世界一流技术。但是与此同时,也存在不少企业盲目跟风,在自家低端系列产品尚未在市场站稳脚跟的时候,却选择追逐高端化的浪潮。
目前许多家电企业对于高端战略定位,更多停留在舆论层面,指望推出高端的产品来拯救不佳的口碑,没有真正专研技术,使高端产品在制造和销售上形成规模。经常会看到,不少家电厂商在准备推出一款高逼格的产品时,网路上都是文案通告,宣传到位了,最后亮相时却只剩堆聊的硬件,软件跟上硬件,关键还产量不足,一度让多少消费者失望。
不少品牌厂商对高端的理解也有所误区,往往认为高端等于高价,高端不仅是单价提上去了,更多地还体现在产品的品牌高端、功能个性化等因素上。当前大多家电企业的高端产品,多是“名不符实”。名义上是高端产品,实际上就是功能多一些,款式靓一些,将当前市场上各个高端家电产品的不同卖点、不同功能进行组合后简单地拼装。只是将产品的价格定高,而并没真正抓住高端消费需求的痛点。
通俗一点讲,很多家电企业的所谓“高端产品”,可以理解为“高定价”产品,并没有真正高端产品背后的高附加值和高吸引力。
尽管很多家电企业推出了高端家电,但在销售渠道上的管理没有紧跟步伐,习惯性以高端产品做宣传,实际却主推中低端产品,虽然确保了盈利的稳定,却很大程度制约了高端产品的全面铺开。最后沦为为品牌的门面担当和文案素材罢了。
从粗制到精工,从技术到艺术
即使遭遇种种不利因素,国内家电产业高端化路程仍不乏亮点,智能电视市场普及率进一步提高,空调新冷媒技术开始应用,冰箱、洗衣机产品也呈现向高端化发展的明朗势头。
开辟新的子品牌
在智能电视领域,传统家电转型升级可谓是大彻大悟,面对小米、乐视等互联网的低价竞争,为了反击,重金开辟了新的子品牌,创维成立了酷开,TCL开辟了雷鸟,海信力推VIDDA互联网电视品牌;空调圈的卡蒂罗,洗衣机市场的比佛利等,不少通过品牌系列的推陈出新,一方面为了跟互联网品牌竞争市场,另一方面,有利于原有品牌的形象的重新树立。从一点看,家电厂商或许可以向手机厂商取一下经。
10年前,华为手机也经历了高端领域的痛苦,10年后的今天,先后推出P系列、荣耀系列、Mate系列,上可进军高端机品牌,成为商务机型的佼佼者,下可杀入低端机领域,可以通吃整条产品链。
技术与艺术之间的平衡
还是拿电视产品说事,在显示技术层面的更新换代过于频繁,液晶、等离子、量子点、激光电视等,3D还没玩够呢,4K高清就出来高唱主角。许多厂商都有一种习惯性,在推出一款高端产品的时候,喜欢整出新概念名词,以期望通过这些概念名词的界定来避免同质化。ULED和OLED孰优孰劣闹得不可开交时,GLED也来插一脚。然对于消费者而言,吹嘘上天的黑科技更多是噱头,还没玩透一项新技术,就面临着被取代,变成了为一堆非刚需的技术花钱买单。
而在显示技术瓶颈期,电视行业出现了一种怪现象,许多厂商为了新产品宣传造势,在技术层面上折腾不了,就瞄上了电视底座,电视底座一度成为高端智能电视的争奇斗艳的卖点。
真正的高端产品,需要在技术和造型艺术上有一个平衡的取舍,安卓系统功能够酷够炫了吧,但跟苹果比,消费者更倾向为苹果手机“让肾”,可见功能强大,技术性强只是一个考量的维护,决定产品胜负的还有其造型工艺以及品牌效益,不可忽视还有交互体验。
家电厂商要想彻底进入高端市场,还需要围绕产品,在众多黑科技加持的同时,注重造型工艺上的心思,更多从消费者的角度去提升产品的加之,提升品牌效益。近年来,国产家电巨头海外风风火火的收购,也让我们看到了国产家电高端化的信心。
总结:虽然高端家电市场正在逐渐丰富,但不可否认的是,想要长远发展,企业还是离不开中低端产品做前期基础,高端产品面对的消费群体还是小众。但在众多厂商力推高端的现状下,高端产品的上涨劲头也不容小觑。而对消费者来说,虽然经常会听到企业纷纷布局高端市场的消息,但在选购商品的时候,还是要以自己的需求为准,切莫被厂商忽悠为一些不必要的“高端黑科技”买单,毕竟国产家电离高端化的还是有一段距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