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给TCL彩电业务去年的表现打85分,冰箱产品销量同比下降4.78%

1月15日晚间,TCL集团发布2017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7年净利润达35亿—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78%。
TCL集团在公告中指出,其2017年度利润增长主要原因包括:华星光电投片量同比提升,液晶面板行业景气度较高,华星光电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TCL多媒体业务持续健康增长;2016年年底启动的企业变革工作取得成效,非核心业务剥离规划进展顺利,提高了公司资产收益。
2017年,TCL集团持续推进“智能+互联网”与“产品+服务”的“双+”转型战略,在主要产品销量持续增长的同时,实现了可运营终端及互联网活跃用户数的快速增长,TCL集团全年累计实现液晶电视销量2377.4万台,同比增长15.9%,其中智能网络电视销量为1512.7万台,同比增长34.8%,其智能网络电视终端运营的累计激活用户数量截止2017年末已达2,353.7万。
在TCL集团各项业务中,华星光电一直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2017年,华星光电t1与t2产线的玻璃基板投片量为338.7万片,同比增长19.9%,产能稼动率和产品综合良率继续保持行业领先水平;t3产线已开发了多款全面屏产品,供应一线品牌客户的出货量持续增长。受益于华星光电产能提升并继续保持满产满销,半导体显示行业景气度高于去年同期,华星光电的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
此外,2017年TCL家电集团经营稳健,空调、洗衣机产品销量分别同比增长26.9%、11.5%,冰箱产品销量同比下降4.78%。

[“2017年我们做了一些减法,我们承诺过2018年底集团直接管理的二级机构将从2016年底的50多家减到不到30家,我们会逐步剥离重组一些非核心业务。”]
2018年1月举行的国际消费电子展成为中国彩电厂商展示风采的舞台。
TCL集团(000100.SZ)宣布2017年在北美市场的销售量同比大幅增长131.5%,并预期未来三年将是中国彩电企业国际化的黄金期。上游面板是重要支撑,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透露,今年华星光电会考虑再上一条10.5代线。
布局人工智能
去年,TCL全球彩电实现销量2300万台,超过了原定的2200万台的目标。其中,美国市场表现强劲,去年TCL在美国的彩电销量从2016年的175万台增加到400万台,覆盖从亚马逊、沃尔玛、山姆会员店、Costco、Target和BestBuy六大主流渠道。李东生预计,2018年TCL在美国的销售将继续保持强劲增长。
同时,TCL在拉美的巴西、阿根廷两个主要市场也继续保持彩电业绩稳定增长,而在中国市场也实现了逆势增长。不过,去年TCL在欧洲市场表现没达到预期,而在中东、非洲、俄罗斯等市场未来还有很大的潜力。所以,李东生给TCL彩电业务去年的表现打85分。
“在北美,未来主要目标是从数量的增长逐步转向质量的增长,提高在北美市场的品牌美誉度、品牌价值和产品均价。”李东生建议,北美团队增加品牌和市场投入的预算,“投入下去之后,品牌价值可以提升,把价格再往上高拉一点,一定要敢这样想。”
这背后需要产品力的支撑。除了坚持发展量子点电视,人工智能也是TCL彩电的重点战略方向。TCL集团副总裁、TCL多媒体CEO王成说,“AI技术使智能电视的体验更加丰富,我们在探索AI电视在智能家居和智能生活里的一些新应用场景。”他认为,人工智能技术、5G技术,是彩电业的新风口。
据了解,TCL已与Google、Amazon、IBM、百度、腾讯等全球顶级企业开展深度合作,搭建起开放性AI平台,在系统、识别、内容、服务等领域全面合作,将全球最新的技术快速应用于产品中,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
李东生透露,为了布局AI最基础的深度学习技术,TCL赞助了著名华裔数学家丘成桐教授在清华大学的数学奖学金。此外,TCL也许将在某个数学特别发达的国家,建立一个人工智能研究所,它现在不做产品,就是做基础数学运算。
大屏化是与量子点、人工智能并行的另一发展方向。随着京东方合肥10.5代线、华星光电深圳11代线(也可称为10.5代线)、富士康广州10.5代线已经或即将陆续投产,预计2019年中国液晶面板的产能规模将达到世界第一,将给中国彩电厂提供更多上游资源,再加上“一带一路”政策实施的东风,因此TCL多媒体海外业务中心总经理吴吉宇预计“未来三年将是中国彩电企业国际化的黄金期”。
吴吉宇透露,TCL围绕全球容量最大的十个市场,加上TCL品牌发展较快的地区,未来两三年将重点聚焦16个国家市场。针对全球两个重量级市场北美和欧洲,还有德国、英国、法国、日本、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墨西哥等市场,TCL都制订了三年发展计划。
华星光电将有两条10.5代线
去年,TCL集团完成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重组后TCL集团成为华星光电的融资平台,而旗下子公司TCL多媒体更名为TCL电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TCL电子”)并扩展成为TCL品牌消费电子终端产业集团,TCL通讯则在香港资本市场实现了“私有化”。
顺应电视大屏化的趋势,为了进一步巩固产业链上下游垂直一体化的优势,李东生在2018CES期间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华星光电今年会考虑再上一条10.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即T7项目,“T7有可能今年内做决定”。
群智咨询的副总经理李亚琴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华星光电目前是全球55英寸液晶电视面板的第三大供应商。因为55英寸已经成为彩电的主流尺寸,下一步的彩电主流尺寸将是65英寸,所以经济切割65、75英寸的10.5代线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京东方继合肥10.5代线后,还将在武汉再上一条10.5代线,而LG在韩国的10.5代线也将在2019年投产,所以华星光电也需要及时跟进,“华星有可能今年决定再上一条10.5代线”。
谈及去年集团的资产重组,李东生说,混业经营往往导致资源分散,所以TCL集团把业务重新梳理为终端产品、半导体显示、人工智能互联网应用服务三大板块。“2017年我们做了一些减法,我们承诺过2018年底集团直接管理的二级机构将从2016年底的50多家减到不到30家,我们会逐步剥离重组一些非核心业务。”
在TCL终端产品业务的调整中,手机业务的去向备受瞩目。去年12月,TCL把通讯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紫光集团、云南城投等三家战略投资者;与此同时,李东生亲自兼任TCL通讯科技的首席执行官、执委会成员。
对此,李东生解释说,“我们不会放弃移动通讯终端的业务。因为在TCL集团的双+转型战略当中,移动通讯是一个不可缺少的战略支柱。我们没有做好是自己有很多事情能够做好或者应该做好而没有做好,所以去年业绩非常糟糕,但不代表我们没有机会。当然客观来讲,去年通讯市场确实很严峻,很多竞争者出局了,我相信2018年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但是TCL一定会继续在这个市场当中存在,而且我们相信未来TCL移动通讯一定能够寻找机会,重新建立我们的优势。”

连续六天一字跌停,市值蒸发接近54%。股价“腰斩”的乐视网,让巨资接盘的融创,从“白衣骑士”变成了“苦主”。
1月31日开盘后,乐视网连续第六个“一”字跌停,跌停价报于8.15元,市值跌至325.1亿元。相较于复牌之前,如今乐视网的市值已经累计蒸发了接近290亿元。持有乐视网3.4亿股的融创,目前浮亏已经达到32.7亿元之巨。
随着乐视危机的不断发酵,孙宏斌的态度变化耐人寻味:从巨资入股时对贾跃亭一路力挺,到人事几经更迭后,乐视网为关联应收款与乐视控股隔空交战,再到孙宏斌本人遗憾流露、“愿赌服输”,这种悄然的变化,不露痕迹而曲尽微妙。
接盘乐视网巨亏,但融创投资乐视却也未必是亏损的买卖。在这一年间,融创与乐视系进行了两笔涉及土地资产的交易,以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以极低的代价,从乐视系手中取得了融创主业必须的庞大土储资源。
股价“腰斩”,融创浮亏过半
乐视网的持续下跌,除了18万名个人投资者之外,最受伤的人,可能就是巨资接盘的“中国好老乡”孙宏斌。截至1月31日,乐视网累计跌幅已经达到47%,融创每股浮亏已经高达9.54元,亏损率接近54%。
2017年1月15日,融创控股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60.41亿元总对价,每股35.39元的价格,接盘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乐视网按10:10转增股本后,嘉睿汇鑫的受让成本约为17.69元/股。对应乐视网1月30的股价,嘉睿汇鑫所持市值约为27.7亿元,浮亏总额达到32.7亿元,已经基本上处于“腰斩”状态。
乐视网的下跌之路,似乎仍然没有到头,如今又迎来业绩巨亏助跌。乐视网1月30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计提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44亿元、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35亿元,加上经营性亏损37亿元之后,2017年净利润预计将出现高达116.05亿元至116.1亿元的巨亏,成为已披露业绩数据上市公司中的“亏损王”。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股票开始起停牌,以转增后的股价计算,乐视网股价停在了4月14日收盘的15.33元。2017年11月,多家公募基金在将乐视网估值下调至7.8元的基础上,再次下调到3.91元,仅相当于转增后的25%略高。
按照乐视网转增后的价格计算,复牌后乐视网将会出现13个跌停,才会接近调整后的估值。而复牌6天以来,虽然出现五个连续跌停,但股价仍为复牌前的53%左右。换言之,乐视网可能仍然存在大幅下跌的空间。
可以作为对比的是,热衷于VR、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生态”布局,有“翻版乐视”之称的ST保千里。加上复牌前一个交易日,截至1月31日,ST保千里已经连续24个交易日跌停,跌幅高达77%左右,近19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除了一系列利空,贾跃亭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也是高悬于乐视网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根据1月26日公告,贾跃亭持有的10.24亿股中,已有10.19亿股质押给金融机构。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
根据公开披露,贾跃质押上述股份是在2015年10月。当时,乐视网的股价在50元上下,质押数量为5.07亿股。如果质押率为40%,则对应的质押价格为20元左右。由于乐视网是创业板股票,即质押率为30%,质押价格也在15元左右,转增后则为7.5元左右。据此计算,只要继续出现一个跌停,贾跃亭质押的股份就会爆仓。
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原本为限售股。根据2017年5月27日出台的减持新规,董监高任期届满前离职,在其就任时确定的任期内和任期届满后六个月内,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股份总数的25%,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股份。
然而,2017年5月下旬和7月初,贾跃亭已经分别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目前辞职时间早已超过半年,不受上述减持规定的限制。其质押的股份如果爆仓,金融机构可以进行处置。按照1月31日的股价计算,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市值约为83.3亿元,占乐视网总市值的四分之一以上。若一旦因为爆仓而被强平,对乐视网股价的冲击可想而知,融创遭受的损失必然更大。
融创态度转向
随着乐视危机持续发酵,并蔓延至乐视网之后,孙宏斌对贾跃亭的态度,也逐步出现转向。
在2017年1月15日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曾高调表示,对乐视的管理团队高度认同,敬佩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在乐视的业务、管理层面,孙宏斌也表示认,称经过一个多月全方位、高强度的尽调之后,他认为乐视的战略、策略都是对的,甚至声称“一个多月的尽调,比贾还了解乐视网”。
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在上海的2017年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再次公开表示,贾跃亭还是公司核心,负责公司产品、战略。即便在贾跃亭辞职后,孙宏斌仍在社交媒体对其力挺,称其“仍有好牌”。此后,孙宏斌又称,无意于乐视的控股权。直到被选举为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孙宏斌还声称乐视网是小生意,不愿意担任此职。
即便到了贾跃亭赴美不归的2017年9月,孙宏斌仍然声称,贾跃亭“是一个很厚道的人”,是中国少有的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前瞻性的人,并指责“攻击贾跃亭的专家的嘴脸,他们连老贾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到了2018年,孙宏斌的态度终于转向。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对贾跃亭之妻甘薇替“公司”担保100多亿的说法呛声,澄清贾跃亭及乐视控股等实际为乐视网担保总额为14.17亿元。两天后,乐视网再次公告,坚称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该公司的应还应收账款为75亿元,而非乐视控股所称的60亿元。
而孙宏斌也显示了与此前不同的态度。在1月23日的重组说明会上,被重提对于投资乐视网会否遗憾时,孙宏斌留下了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的说法。乐视网同时还表示,融创方面尚未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
独家合作的土地交易
一边力挺贾跃亭,一边紧锣密鼓地进行资产交易,这是融创进入乐视之后的另一面。交易的资产,则主要集中在股权、土地等方面,时间跨度为2017年3月至2017年11月,其中部分交易尚未完成。
根据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披露,嘉睿汇鑫受让乐视影业股权比例为15%,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8.38%。而到2017年7月的一则公告则表明,嘉睿汇鑫已持有乐视影业21%股权。由此,嘉睿汇鑫持股比例增加6%。
天眼查信息显示,继2017年4月之后,乐视影业又在当年10月进行了股权变更登记,股东数量由46名减少到45名,一家有限合伙基金退出了乐视影业股东行列,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1.81%,比上次变动时减少了6.57%。
那么,嘉睿汇鑫新增的乐视影业6%股权,究竟来自何处,又有多少是受让自乐视控股,交易发生于何时,以及价格如何?双方迄今没有正式披露。
融创巨资进入乐视后,就有分析认为,乐视系最大的筹码,就是土地储备,融创之所以不惜巨资投资乐视,看中的就是乐视系的巨大土储。而融创进入乐视之后,双方确实进行了不少交易。尽管接盘乐视网股权巨亏,但从融创的地产主业角度来看,与贾跃亭的交易,孙宏斌不仅没有吃亏,反而可能颇有收益。
融创中国2017年8月31日公告显示,当年3月,其下属公司分别以2.2亿元、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投资持有的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50%股权,以及上海隆视各50%股权。
披露信息显示,上海隆视项目的主要开发为办公用途,占地面积1.58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6.1万平方米;重庆乐视界主要从事开发重庆两江新区的龙兴项目,项目占地面积25.44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基39.92万平方米,可售面积35.61万平方米。根据媒体报道,重庆乐视界上述项目的拿地价为4.21亿元,而融创仅以一半的价格,就拿走了50%股权。
更为重要的是,融创中国还在公告中称,将成为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将在地产产业(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同时天津嘉睿汇鑫将就乐视系的其他股份拥有优先投资权。虽然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巨额浮亏,但如果考虑到上述土地交易,融创并不吃亏。
融创还计划通过提供借款的方式,将贾跃亭及其其他企业名下的其他资产,掌控在自己手中。2017年11月16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嘉睿汇鑫与乐视致新、乐视网订立一份借款协议,嘉睿汇鑫有条件向乐视致新提供借款人民币5亿元。
作为借款先决条件,乐视致新应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5亿元;乐视网应将其持有的重庆乐视小贷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乐视体育6.47%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2亿元。两天后,乐视网也披露了相关信息。1月30日晚间,乐视网在风险提示中提及上述担保的风险,但未明确披露借款是否已经发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