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中邮基金将乐视网估值调整为3.92元外,移动转售业务用户总数突破6000万户

停牌将近一年,走下公募基金创业板第一重仓股神坛的乐视网(300104.SZ),终于迎来复牌。
1月24日,乐视网开盘即被逾650万手大单封于跌停价13.80元,封单金额高达91亿;全天成交金额3352万元,换手率为0.10%。1月25日,乐视网继续跌停,成交995万元,换手率为0.03%,直至收盘依然显示有近8.5亿股的巨量封单。
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共有34只公募基金持有乐视网,合计持股数量达到1.23亿股。参照当时的基金公司估值数据,这部分持股市值达到14.07亿元。相比于高峰期近200只基金重仓乐视,大部分基金经理已在2016年下半年及2017年第一季度陆续清仓式减持乐视网。
数据显示,公募基金中持有乐视网市值占基金净值2%以上的有20只,有5只基金对乐视网的持股市值超过1亿元,分别是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信息产业、富国创业板A、中邮核心竞争力和易方达创业板ETF,分别持有市值3.43亿元、3.33亿元、1.58亿元、1.23亿元和1.22亿元。
多家重仓乐视网的基金公司此前3次下调其估值,最低降至3.91元左右,与乐视网停牌前的股价相比,相当于连续13个跌停板。
“我们必须清仓。”1月24日下午,记者致电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他表示受到公司风控部门要求以及估值调整关系,其持有的数十万股乐视网被要求不计成本挂单卖出。
同时有清仓式减持需求的是持有乐视网的被动指数型基金,考虑到2017年12月18日乐视网被创业板指数剔除成分股,这些以创业板为跟踪标的的被动指数基金也将相应清仓在停盘前持有的乐视网股数。
公募基金们正在为自己编织的“罪与罚”埋单。 三大“公募粉”之变
公募基金中,不乏坚定看好乐视网的基金经理,而银华基金封树标、嘉实基金邵建以及中邮基金任泽松,则因持股数量多、公开发表看好乐视网言论等行为被业内认为公募基金之于乐视网的三大铁杆粉丝。
封树标,有20多年投资经历,是国内第一批新财富获奖分析师,在银华基金主要负责非公募业务管理,曾经管理180多亿元的保险、社保等资产,其中社保就有55亿元。上述专户资金中,有很大比例重仓乐视网。
但时至今日,封树标已经去职银华。经济观察报记者向银华基金内市场部人士求证,封树标在2017年11月底由于个人原因已离职。
2014年12月8日,乐视网通过“乐视网投资者关系”的微信平台,发布投资者见面交流会会议纪要称,12月1日,董事长兼总经理贾跃亭在北京某医院病房,与一些机构股东单位进行现场交流。除了银华基金封树标外,另一位被贾跃亭召见的便是嘉实基金邵建。
作为国内第一代基金经理,邵建市场知名度在封树标之上,他曾掌舵过嘉实旗下的五只基金,其中操盘时间最长的基金就是嘉实增长,长达11年零96天,累计回报高达7.6倍。从乐视网2014年三季报到2016年中报,8个季度中除了2015年三季报外,嘉实策略混合持股市值一直位列机构持仓前十,其中2015年一季报时,嘉实策略混合持股市值排到了第一。
而在乐视网最后一次增发中,嘉实基金亦积极参与其中。
2015年7月8日,邵健从嘉实增长的基金经理岗位上离任,现已调岗为首席投资官,不再具体管理基金产品。
乐视网三大公募“粉丝”中,封树标和邵建或已逐步退出公募“前线”战场,独留年轻的中邮基金任泽松坚守。2013年,这位80后新锐基金经理凭借中邮战略新兴产业80.38%的收益率夺得偏股基金年度冠军,从此任泽松“名满天下”,并被冠以新“公募一哥”称号。
Wind数据显示,中邮基金旗下共7只产品持有乐视网,总计持股4100.23万股,占流通股3.22%,也是公募业中持有乐视网最多的基金公司。
在中邮7只“踩雷”乐视网的产品中,有6只是由中邮明星基金经理任泽松管理的,其中包括:中邮核心竞争力、中邮双动力、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尊享一年定期、中邮信息产业、中邮绝对收益策略。
但最新公布的2017年四季报显示,任泽松已经大幅转变投资风格,开始重仓包括格力电器、中兴通讯以及伊利股份等大盘蓝筹股,他是否会成为乐视网最后的公募坚守者也将打上大大的问号。
存套利可能?
刚刚过去的2017年,数十家公募基金公司曾先后三次对乐视网下调估值,除中邮基金将乐视网估值调整为3.92元外,其余基金公司皆下调至3.91元,以转增后乐视网停牌时的15.33元计算,乐视网估值仅剩25%,下跌近75%,约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
“乐视网出现13个跌停的可能性非常小。”一位券商研究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作为昔日创业板明星股,市场影响力不至于让其跌到3.91元,且实际控制人融创中国实力雄厚,有想象空间。
乐视网1月23日早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融创中国在回答投资者有关于是否会进一步增持乐视网并取得第一大股东地位时,融创中国表示尚未向公司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公司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所持股权变动,进行及时的如实披露。
这也意味着,一旦乐视网在3.91元之前打开跌停,且其处于正常交易的状态,之前计提13个跌停的基金就需要重新按照市价向上修正估值,不计算其他重仓股涨跌,上述基金的基金净值有可能大幅上涨。这也给部分套利资金提供了机会。
对于重仓乐视网损失惨重的基金经理而言,也许1月23日新闻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一席话可以共勉:“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

外媒AppleInsider发文称,根据供应链的统计数据,iPhoneX的市场需求渐渐疲软,所以2018年的订单将会减少。并且随着今年三部全面屏iPhone和可能出现的iPhoneSE2的发布,iPhoneX将会在秋天就正式停产,成为第一部寿命仅有一年的旗舰iPhone。
报告来自凯基证券分析师郭明錤,他表示2018年第一季度iPhoneX的预计出货量仅有1800万部,甚至郭明錤还表示iPhoneX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和影响力并不如之前大家想象的那么强大,主要原因是iPhoneX的“刘海”使很多人难以接受,所以反而选择了屏幕差不多大、机身却大了一圈的iPhone8Plus。
但是从数据上看,iPhoneX的销量不可能不优秀,毕竟之前各个渠道的数据都显示,iPhoneX不仅称霸各大销售榜单,也打破了此前几年的iPhone销量纪录。所以小编自己觉得,业界对iPhoneX不满意主要还是因为它的销量没有达到发布前的预期,毕竟大幅升级的iPhoneX,销量的进步幅度却没有甩开几年前在外观上“原地踏步”的iPhone6s/7,这显然是不能让市场满意的。
不过凯基证券表示,他们仍然“对苹果和iPhone的供应链持积极评价”,但是这仅仅是因为苹果的老款设备出人意料的受欢迎,今年iPhone7/6s甚至是6系列都有着十分优秀的表现。
郭明錤对iPhoneX的不看好也不仅限于销量上,大家都知道,苹果过去并没有所谓的高中低档,每年新机发布之后,旧机型就自动降级为中端、低端机了。但是今年,苹果打算在发布新iPhone之后就停产iPhoneX,这也是苹果首次放弃“老款机型保留一年”这一模式。
这里小编猜测,或许苹果打算加快未来iPhone的迭代速度了,不过也有可能是OLED的产能无法支撑两代产品共同生产。郭明錤的观点获取更偏向于前者,他认为在明年屏幕更大、更成熟的iPhoneXPlus和廉价版iPhoneX发布之后,苹果竞争力将明显提高,届时苹果“真正的超级周期”将会到来。

据媒体报道,1月24日工信部正式发布《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通告》,这也预示着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很快就要下发了。
自2013年5月起开展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如今算来,也已经快五年,总是等到了要正式牌照的时间。
按照工信部的说法,截止2017年底,参加试点的42家民营企业在29个省近200个本地网范围内开展试点,移动转售业务用户总数突破6000万户,占全国移动用户总数的比重超过4%,直接吸引民间投资超过32亿元,间接经济贡献超过128亿元,带动上下游新增就业岗位近6万个。
这只是官方的定性,严格来说,虚拟运营商们冷暖自知,很难说这次的移动转售业务是成功的,否则也不会拖这么久才发正式牌照出来。
当初,虚拟运营商业务启动,是被整个社会欢欣鼓舞的大事,很多人将破除运营商垄断,特别是将通信费用大幅降低的历史重任压在了刚刚诞生了虚拟运营商身上。
现在看起来,提速降费已经进行了好几轮,不管是打电话还是上网流量,不管是取消长途费还是取消漫游费,该降价的降价,该取消的取消,或者是流量不清零,都确实已经实现,但是,却几乎没有人把功劳记到虚拟运营商的头上。
虚拟运营商开始的时候,确实将降价当作与基础运营商争夺客户的筹码,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行政命令式的“建议”降价,后果就是直接让绝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从此失去了竞争力,也让社会各界对其不再关注和期盼。
最让虚拟运营商受伤的,还有实名制的强制推进,这一利国利民的大行动对中国的通信运营与互联网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却让新生的虚拟运营商没有了大开大合发展客户的机会,也就直接让其陷入到了进退维谷之中。
实际上看,原来虚拟运营商非常认定牌照的价值,所以有钱有势的都抓紧机会申请,但后来发的太多,也就失去了可能的加码,另外,有些并明白拿到牌照也没有申请拍照的大互联网公司却通过其他途径比虚拟运营商做的通信基础业务还多还顺利,也就更加让牌照变得步履出钱。
工信部表示,从融合创新情况看,转售企业率先推出零月租、多用户共享、流量不清零、流量银行等方案,受到用户的欢迎和好评,相关做法被基础电信企业吸纳和借鉴,已经成为整个行业普遍的经营措施,间接推动了“提速降费”。此外,转售企业充分利用实体渠道、互联网内容、行业应用等背景优势,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丰富了细分市场。在国际业务、可穿戴设备、物联网解决方案等方面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促进了行业创新,满足了用户个性化、差异化需求。
确实,即便虚拟运营商没有达到既定的目的,也还是对很多通信业务的开拓有一定的帮助。比如,现在中国联通与各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发展定制免流量卡,而其实这种方式最早正是像蜗牛移动这样的虚拟运营商在发展业务中尝试和一步一步完善起来的。蜗牛移动称,截至2017年12月底,蜗牛移动用户规模已经突破1100万,是中国首个千万级用户虚拟运营商。
虚拟运营这种模式在中国是生不逢时,发牌照太晚,又赶上了4G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给虚拟运营留下最好的发展机遇,未来也很难再有类似的机会出现。未来,5G要来了,拥有牌照的价值也许会逐渐显露出来,就看谁在坚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