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寻求进军实体零售获得新发展,然而对于乐视系公司的核心高管及员工而言

阿里巴巴宣布其将以28.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中国规模最大的商超卖场运营商高鑫零售的主要股份,这将是这家电子商务巨头向线下零售市场扩张的重要举措。
这家线上巨头即将收购中国规模最大的沃尔玛式商超卖场运营商高鑫零售集团36%的股份,以寻求进军实体零售获得新发展。据彭博报道,高鑫零售集团运作着欧尚和大润发两大品牌,在全国各地约有400家综合性大卖场(与其相似,沃尔玛在中国也运营约450家零售商场)。根据协议,法国欧尚零售(AuchanRetail)拟增持高鑫零售的股份,和阿里巴巴所持股份相当,助力零售大联盟形成,牢握十亿美元级的中国食品零售业发展的大好机会。
未来,阿里巴巴计划通过集成技术实现传统零售的转型,有效管理库存,提升利润空间。阿里巴巴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强调需要与零售伙伴达成精诚合作,为中国13亿消费者带来线上与线下无缝连接的购物体验,同时扩大现有网络的布局,让零售走进更多中国的偏远地区。
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在声明中表示,“实体商店在消费者购物体验中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我们应该发展数字经济的数据型技术,推出个性化服务,助力实体商店的发展。”
在投资高鑫零售之前,阿里巴巴还先后入股苏宁云商(SuningCommerce)和银泰商业集团(IntimeRetailGroup)。随着城市电商市场在中国逐渐处于饱和状态,这家市值4740亿美元的公司调整了战略方向,不断采取新举措开拓线下、农村和海外市场,甚至一反往日态度,采购了部分基础设施。
现今新零售的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不过一旦成功,阿里巴巴就能在这场零售大战超越亚马逊,获得领先地位,实现线上与线下的连接。当下胜负未定,但早在亚马逊缔造者杰夫·贝佐斯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Foods)之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就将数十亿资金注入各家食品商、百货商店和卖场。相较之下,似乎更胜一筹。

在近日召开的中国智能家居高峰论坛上,与会专家纷纷指出,随着AI技术上升为国家战略以及中国消费水平的升级迭代,我国的智能家居产业将迎来市场引爆点。从智能到智慧,智能家电领域的科技创新将把人们从繁琐的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人们有更多闲暇时间享受美好生活。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女人?”这个似乎只有在童话中出现的梦幻场景,在科技的魔力下,已变成触手可及的现实。
起床一踏上智慧体重秤,旁边卫生间的镜子就会自动显示皮肤的水分含量、体脂率、骨骼肌率、蛋白质,要想了解今天的天气情况,轻轻触摸镜面,天气预报、PM2.5含量、穿衣指数等信息立即一览无余;洗衣机洗完衣服后,身后的晾衣架自动下降至主人合适晾衣的最佳位置;出门忘记关窗户,一旦下雨家里的窗户会自动关闭…….
在中国家电研究院安徽省分院的智能家居体验,记者看到,传统的家居经过“家庭大脑”的联动“指挥”,变得更加聪敏、健康、舒适、安全。
“从智能家居走向智慧家居,AI正在颠覆整个家居行业的竞争格局,对我国家电行业来说现在机遇和风险并存!”中国家电研究院院长刘挺说。
伴随着全球性产业转移浪潮,我国目前已成为家电产品的出口大国和全球主要供应商,中国的家电产品不仅出口到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而且大量出口到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
专家指出,在智能家居的发展上,目前我国和国际先进国家处在同一水平上,甚至在某些领域还处与领先优势。随着AI技术的快速发展和计算机深度学习能力的提升,百姓对高水平家居生活的追求不断提高,有望引爆智能家居产业的发展。业内估计,到2020年我国智能家电销售收入将突破千亿关口,达到1015亿元。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郭永新认为,虽然智能家居行业前景广阔,但是从行业发展来看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不可忽视。从智能到智慧家居,目前的家居行业还缺乏整体的智能协同。
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或国家标准导致智能家电系统较为封闭,各品牌产品之间无法兼容,无法实现家电之间的协同联动成为智慧家居前进过程中的“痛点”。
当前,高竞争性、高集中度、技术壁垒高企、产品创新能力不足成为掣肘我国家电行业发展的新问题。郭永兴说,随着产业的迭代发展,行业洗牌不可避免。以科技创新、质量、服务为代表的非价格竞争方式将成为家电企业抢占行业制高点的“杀手锏”。
专家指出,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的发展,未来智能家居产业将出现跨界融合发展的趋势。对于企业来说,洞察行业变革的趋势及时调整发展策略,适应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规律,从竞争走向竞合,才能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正陆续将乐视的“核心资产”抵押给了孙宏斌的贾跃亭,可能只剩一个梦。然而对于乐视系公司的核心高管及员工而言,连做梦的权利都没有了。
乐视上市体系公司乐视网和乐视致新终于迎来了融创中国的新一轮资金支持,不过,乐视系公司的大部分员工却高兴不起来。
近日,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权全部“清零”,这让原乐视核心中高层、普通员工手中的股权协议书成为一张“废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愤然出走。而贾跃亭原定的乐视全员股权激励计划也正式变为“泡影”。
该事件要追溯到今年年初乐视获得融创中国的150.41亿元战略投资。在此笔交易中,贾跃亭将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10%和15%的注册资本以约50亿元卖给了孙宏斌。而鑫乐资产正是乐视系员工的持股平台。
乐视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透露:“如今随着此笔交易的完成,员工的持股也一并被宣布‘作废’。”
突被“清零” 昔日承诺股权成“废纸”?
贾跃亭对外宣称其向乐视网借款的承诺无法兑现。不过,除此之外,其还有一项承诺,也未兑现。
随着融创中国的进驻和加速渗透,乐视系公司迎来几波大规模换血。众多员工主动或被动从乐视系公司离开,其中不乏核心中高层人士、核心技术人员。
然而近日,在部分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核心高层离开时,其被融创方面告之他们此前所享有的公司的股权已经被“清零”。
“当初贾跃亭各行业内‘挖’了一大批精英和翘楚,给出的条件便是相应公司的原始股,而如今这些人的股权却化为‘泡沫’。”一位接近乐视人士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该笔股权的授予要追溯两年前,彼时贾跃亭曾对乐视系公司全体员工宣布,要拿出乐视控股原始总股本的50%用作员工激励,以实现大乐视的“人人持股”计划。
2015年11月份,乐视全体员工收到了一封名为《全员激励计划正式启动》的邮件。邮件内容称,乐视控股将拿出原始总股本的50%作为股权激励总量给予员工,且原则上不需要出资购买。
当时有乐视高管对外透露,根据公司的规划,乐视控股预计在2022年实现IPO,并估算届时市值达到1.7万亿元。当时有业内人士初步计算,一旦乐视控股上市,乐视员工将可能获得8500亿元的财富。
今年年初,孙宏斌向正面临巨大资金缺口的贾跃亭伸出“橄榄枝”,融创中国以150亿元成为乐视上市体系中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重要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笔交易中,融创中国分别受让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2923万元(占乐视致新总注册资本10.3964%)和4417万元(占乐视致新总注册资本15.7102%)注册资本,受让价格分别为23亿元和26亿元。?
而鑫乐资产实际上为乐视系员工的股权平台。一位乐视系公司的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贾跃亭此次出售给孙宏斌的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实际上是乐视员工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虽然贾跃亭是鑫乐资产的大股东,其可以出售该笔资产,但其在进行此笔交易时却违背了对员工们的承诺。”
“当初,公司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时,与每位员工都签署了协议。公司与员工约定行权条件,也约定了如果员工离职可以把自己名下的一半股权带走,但现在这些被公司激励出去的大部分股权都已被贾跃亭转让给了孙宏斌。”乐视某中层人士告诉记者。
他透露:“在乐视引入融创时,公司内部员工对此笔股权转让提出过质疑。不过,当时公司方面给出解释是,该笔被转让给融创中国股权本来应该是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但由于该笔股权处于质押状态,无法动用,所以贾跃亭临时借用员工持股平台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的股权以完成交易。同时,贾跃亭对公司员工承诺:未来其赎回质押股权后会还给鑫乐资产。但事后,我们发现其质押的股权已经被轮番冻结,且其从融创获得的钱也没有用于赎回这笔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在今年1月份发布公告时明确表示,鑫乐资产将使用其对融创出售资产的资金通过平价交易或其他合理方式获得乐视控股所持有乐视致新相应比例股权,继续用于员工持股。彼时也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这笔资金极大可能是会被流入乐视控股之中,而不是归属员工。
“当时,贾跃亭承诺我们会赎回乐视致新的股份,而如今我们手中协议上的原始股对应的‘股权池’都没有了。虽然我们知道手中的原始股已经贬值,且短期无法行权,但如何行使权力和是否算数是两码事。如今我们感觉都被骗了。”一位乐视子生态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
据了解,在此次交易完成后,乐视致新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的股权,仍为控股股东;嘉睿汇鑫持有乐视致新33%的股权,成为乐视致新第二大股东。而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仅有1.9777%,所剩无几,在股东名单中位居第五。也就是说,目前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份完全无法支撑当初贾跃亭承诺给予公司员工的股权。
而这种现象不仅是在乐视致新,在乐视云、乐视体育等乐视系子生态的公司中也均存在。
对此,乐视网董秘赵凯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此笔员工的持股,实际上是贾跃亭实施的全员激励计划。其愿景是实现乐视系公司员工的‘人人持股’,不过由于后来爆发了资金危机,部分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遭到搁置,仅有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员工签署了协议。”
他表示:“这是贾跃亭当时实施的对员工激励的一种方式,其确实对员工承诺过这笔股权归员工所有。”不过对于该笔股权具体细节,他表示该事件是由公司的长期激励组负责,且自己目前已休假,对公司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对于乐视网员工的持股情况,其称:“未受到影响。”
“我们对于老贾走到今天的不易也很理解,也知道公司的状况。但离职后时,被公司告之此前被授予的原始股已被‘清零’,这是对我们权益的侵犯。且到现在公司也没有任何人对这个情况有个说法。”一位刚刚离职的乐视系公司高层人士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对于行权的条件,我们都可以遵守。目前我们不是要求行权,而是要问‘池子’哪去了。”
人事震荡频发 重要原因:股权已变
而高管手中的股权被“清零”,也加速了乐视高层人员大规模出走。
乐视公司全球投融资主管郑孝明、乐视控股CFO吴辉、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任冠军、乐视CMO张旻翚、乐视商城赵一成等高管目前均已离职。上个月,乐视网CEO梁军也对外宣布已递交了辞呈。
而这些高管大多是贾跃亭在前两年花大力气“挖”来的人才,而让这些乐视核心高层出走的重要原因是:股权已变。
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近年来,由于资金紧张,乐视致新、乐视云、乐视体育等乐视系公司给员工发放的大部分年终奖、奖金都是原始股,但实际上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于包括众多高管在内的乐视员工来说,此前其手中持有的股权具有可回报性,这让他们对乐视的未来仍有信心,并坚持信念。但现在,对于这部分员工来说,不仅奋斗多年的成果没有了,对公司预期和憧憬也没了。没有了未来,这也是导致众多高管纷纷离职的重要原因。”一位接近乐视人士称。
据了解,持有乐视网期限的法定高管,在乐视网股价最辉煌的时候也未出现过大规模减持现象。
“很多高管都持有乐视网的股票,但乐视网上市以来,几乎没几个高管减持过,实际上贾跃亭在内部也要求公司高管不减持。由于行权要交极高的税,很多高管这么多年在乐视不仅没有挣到钱,且还交了大量的税费。”上述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部分持有乐视网大量股权的高管也在大股东质押股权时与其一并签署了担保协议并承担连带责任,目前其股权大多也处于冻结状态。”
他告诉记者:“当初贾跃亭在业内‘挖’的大量人才时承诺给予的全部是股权,而如今这些股权作废了,在员工中震动很大。被公司授予股权激励的员工涉及几千人。”?
对此,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将承诺给乐视高管的股权放在持股公司中,实际上就是代持行为。这样的情况下,贾跃亭是显名股东,其他人的股东身份不能在法律上显示出来。所以,贾跃亭出售股权没有法律上的障碍。但是,既然是其承诺给其他高管的股权,如果没有得到他人授权贾跃亭就进行处置,则侵犯了这些实际股东的权利。而实际持股人可以向贾跃亭要求赔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