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在智慧物流的发展推进中,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今年在中国台湾成立

当前物流行业中的新风口,万亿市场规模的新蓝海-智慧物流,正在迅猛增长,已然不只是属于物流公司的红利,诸多行业都会受益于此。京东淘宝也在智慧物流的发展推进中,表现不俗。那么,智慧物流到底能够给行业内的发展带来什么?
一、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企业利润
智慧物流能大大降低制造业、物流业等各行业的成本,实打实地提高企业的利润,生产商、批发商、零售商三方通过智慧物流相互协作,信息共享,物流企业便能更节省成本。其关键技术诸如物体标识及标识追踪、无线定位等新型信息技术应用,能够有效实现物流的智能调度管理、整合物流核心业务流程,加强物流管理的合理化,降低物流消耗,从而降低物流成本,减少流通费用、增加利润。
二、物流业的信息技术支撑,加速产业发展
智慧物流的建设,将加速当地物流产业的发展,集仓储、运输、配送、信息服务等多功能于一体,打破行业限制,协调部门利益,实现集约化高效经营,优化社会物流资源配置。同时,将物流企业整合在一起,将过去分散于多处的物流资源进行集中处理,发挥整体优势和规模优势,实现传统物流企业的现代化、专业化和互补性。此外,这些企业还可以共享基础设施、配套服务和信息,降低运营成本和费用支出,获得规模效益。
三、为企业内部系统的智能融合打基础
智慧物流的建设,将加速当地物流产业的发展,集仓储、运输、配送、信息服务等多功能于一体,打破行业限制,协调部门利益,实现集约化高效经营,优化社会物流资源配置。同时,将物流企业整合在一起,将过去分散于多处的物流资源进行集中处理,发挥整体优势和规模优势,实现传统物流企业的现代化、专业化和互补性。此外,这些企业还可以共享基础设施、配套服务和信息,降低运营成本和费用支出,获得规模效益。
四、使消费者节约成本,轻松、放心采购
智慧物流通过提供货物源头自助查询和跟踪等多种服务,尤其是对食品类货物的源头查询,能够让消费者买得放心,再增加消费者的购买信心同促进消费,最终对整体市场产生良性影响。
五、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助于政治体制改革
智慧物流可全方位、全程监管食品的生产、运输、销售,大大节省了相关政府部门的工作压力的同时,是监管更彻底更透明。通过计算机和网络的应用,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将大大提高,有助于我国政治体制的改革,精简政府机构,裁汰冗员,从而削减政府开支。
六、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提升综合竞争力
智慧物流集多种服务功能于一体,体现了现代经济运作特点的需求,即强调信息流与物质流快速、高效、通畅地运转,从而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整合社会资源。
智慧物流每一个环节,都可以被无人化、高效化、智能化和自动化掀起变革,可与遇见在未来的发展中,智慧物流必然会成为物流发展的新思路。

对于2018年中国彩电市场走势和行情,笔者并不看好。
一方面,整个中国消费群体对于彩电产品的需求,处在一轮节节败退下跌通道,缺失强劲反弹的动能;另一方面,彩电产品一直陷入液晶通道中的同质化泥潭乱战,OLED、量子点和激光还未激活新需求,成为商业新动能。
面对已经开启的2018年中国彩电市场竞争大幕,当前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普遍关心两个问题:一是,彩电市场整体能否“触底反弹”走出寒冬通道,开启新一轮的上扬行情?二是,彩电市场在2018年的新机会、新空间、新动力,到底在哪里,还有没有?
因为这两个问题,前者关系的是行业大局走势与行情,即有没有行业的通用性红利;后者关系的,则是部分领军企业和差异化企业的精细化操作和市场引爆。
从大局上看,整个中国彩电产业的发展和走势,即整体规模是否会反弹,2017年是底部,还是2018年将创造新的底部。对此,笔者认为,在消费需求相对疲软,彩电厂商还没有找到可以激活消费需求的新方向和新动力背景下,现有的产品结构和类型,令整个彩电市场的规模下跌是必然趋势。
当然,在下跌通道中,不排除两类企业会活的比较滋润:一类是走高端路线的品牌型企业,在局部市场和行情上,可以赢得先机;另一类则是走低价格路线的产业链企业,主要拼的是成本和效率;
从亮点上看,则是处在寒冬市场通道中的彩电厂商,急于在下跌通道中找到增长的新动力。当然这是属于少数厂商的突破口和机会点,核心就是面对短期内无法扭转的彩电业整体性下跌格局,如何找到新的机会。无论是索尼、海信们希望做大高端、大屏新市场,还是夏普、TCL立足产业链做大规模、挤压同行,都是一种自我突破。
显然,抢夺高端市场、培育高端用户,既需要时间,更需要有相应的产品、技术,以及与高端人群和文化相匹配的品牌标签和产品定位;这不是所有彩电企业都能玩的起,玩的转,既涉及资本,又涉及能力。同样,布局新技术、新产品更是如此。因此,短期来看真正可以在新产品、新市场上有所建树的彩电企业,可以说是很少。
从这两个层面来看,在整体市场和需求没有反弹,在新产品新技术没有裂变的背景下,彩电企业想在2018年赢得一轮触底反弹,无疑是难上加难!那么,对于中外彩电企业来说,如何在这一轮下跌通道中,找到增长的新动能?
短期来看,大屏市场将面临新一轮的本土彩电企业价格洗礼,规模有余但利润下跌;而高端市场的门槛,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快速突破的,注定是少数企业的蛋糕。唯有在产品端和市场端尝试连锁、协同的差异化破局:
即,在产品端要基于现有的液晶、OLED和激光显示技术,策划更多差异化、亮点性的功能型产品,同时在市场端需要加速将一系列引领消费眼球、刺激消费需求的产品推出,新陈代谢;以微创新的产品,结合小步快跑的推广节奏,实现效率制胜!

两年前,在阿里巴巴的一场大会上,鸿海的创始人郭台铭听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关于“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的演讲后,一夜没有睡好,这位全球制造行业的领军人物被马云提出的新制造打乱了思绪。
在过去长达43年的发展中,鸿海(大陆工厂被称为富士康)一直是制造行业的弄潮儿,但近年来代工利润的逐渐下滑却让这家企业受到不少的争议,当一家互联网企业提出要做“新制造”时,郭台铭表示听完后有些措手不及。
但两年后的今天,郭台铭显然镇定了许多。近日,鸿海在中国台湾举行的一场临时股东会上,他表示,鸿海不再是代工厂,已从硬件公司转型到平台公司。同时他对外宣布将在人工智能研发方面进行重大投资,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43亿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一位富士康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台湾制造业不会是夕阳,制造的实体经济永远都会存在。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通过AI的工具性实现转型。
投资AI领域
在刚结束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鸿海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启动两项AI研究培育计划。一方面,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机器人”的AI创新,另一方面将在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同时邀请美国基因科学家克莱格·凡特共同创造“亚太前瞻健康管理服务”。
郭台铭表示,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透过AI的工具性,打造由“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构筑而成的工业互联网AI应用生态系。并强调投资100亿新台币主要是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
不知不觉中,鸿海这个庞大的制造帝国正在不断向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靠近。
如今的鸿海已然不再是当年生产代工iPhone后迅速壮大的那个制造业巨人,不论是供应链还是价值链,它无处不在。
据富士康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今年在中国台湾成立,以跨厂区、国际级的运作规模,协助加快集团转型速度,后续将视应用需求在美国、日本、中国深圳、上海、南京、北京等地成立据点。并且,鸿海的合作方中还有像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这样的对象。据了解,吴恩达最新成立的公司Landing.ai去年7月就开始与鸿海科技集团旗下的鸿腾科技合作,推动后者用AI应用加速改造工业互联网的AI基因。
“关于近年来的投资布局,鸿海早就不是传统代工业,而是能够做到定制化智能生产。”郭台铭在2017年广州财富全球论坛发表演讲时如是说。
转型提速
郭台铭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富士康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而不只是一家制造公司”。但提到富士康,仍然会让人联想到“苹果最大的手机代工厂”这一概念,因为其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苹果。而作为富士康最大客户,苹果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富士康的心。
鸿海精密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0788亿元新台币(约合357.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创下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跌幅,为210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5亿元),比上年同期降低39%,远低于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调查公司原本预期的356亿元新台币。显然,苹果对鸿海的影响依然巨大。
“其实鸿海的基本面很好,但仍经常受消息面影响,造成外资强、内资弱。”郭台铭在上述会议上强调,过去3年,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进行转型。而在此前,包括2700亿元新台币投资广州10.5代面板厂,以及以3万亿日元抢标日本东芝半导体也是为了进行AI上的布局。
“通过8K面板的影像、大数据等应用所产生的海量资料,最后需要大量储存设备,而大量8K影像大数据才能分析出有用的人工智能。”郭台铭表示,这也是他对东芝存储器有兴趣的原因。
同时,他强调,鸿海已有运作一段时间的关灯工厂,这些工厂中能产生很多有价值的数据。鸿海现在不只是代工厂,而是拥有大数据的结构层次与分析等,是人工智能非常接近的制造业者。再加上目前鸿海于深圳和高雄设有高速运算中心,收集全球在上海、北京、深圳、布拉格、美国威斯康星等工厂的生产线数据,借此智能制造链接,未来鸿海将具备全世界最大的工业互联网。
上述富士康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2018年,公司的转型仍然会继续,但一家公司的转型,要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最后才知道是否能成功,这些都需要时间去认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