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FF报出50亿美元估值,在印度手机市场上

贾跃亭一直为之奔波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Future后简称FF)的A轮融资近日传出新进展。
12月18日,《证券日报》消息称,近日FF美国公司一名员工向其透露称,FF的A轮融资确实完成。上述消息还称,洛杉矶时间12月13日,FF举行了内部全员大会。贾跃亭在会上宣布,经过与投资人近一个月的谈判,FF成功完成了超10亿美元A轮股权融资。
微妙的是,对于颇费周折才得到的A轮融资,FF方面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12月18日《华夏时报》记者通过乐视控股方面向FF求证其A轮融资事宜,得到的回复是不予置评。
对于A轮融资的具体出资方,贾跃亭守口如瓶。
此前有消息称,12月1日,贾跃亭通过律师团队与来自香港的投资机构签署协议,获得一笔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今年11月,贾跃亭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FF报出50亿美元估值。
此外,业界还有消息称,贾跃亭正在处理乐视非上市体系资产。除了还债外,这部分资金或许还用来投资FF。今年12月,乐视控股在易到近5%的股份被称已全部退出。
能够看到的是,在FF宣布A轮融资落地后,贾跃亭在FF的控制力不但没有削弱,反而从幕后站到了台前。上述消息称,贾跃亭在内部全员大会中称,其将出任FF全球CEO和首席产品官。此前FF成立四年以来没有CEO。FF的首款量产车型FF91在2017年初亮相CES时,贾跃亭对外的身份是FF董事长。
贾跃亭当时对外表态,FF91的首批汽车限量300辆,将于2018年底交付。贾跃亭当时还表示,这款汽车只需要再获得100亿元就可以保证大规模量产。但由于资金压力,FF一直风波不断。
12月初,有媒体探访法拉第在美国加州租借的工厂场地,发现工厂尚无进展,目前只有一名安全工程师在上班。而FF此前更庞大的计划是在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自建工厂,但目前已陷于停滞。此外,FF还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
FF公司内部也面临人员不断流失的局面,CFO和CTO等核心高管相继离职。此前FF前CFOStefanKrause更是称,只要有贾跃亭在,FF就绝不可能融资成功。他还认为只有Chapter11才能救FF。
而另一个问题是,贾跃亭今年11月曾在国外对媒体表示,他赴美四个月中一直在推进FF的A轮融资,暂时不会回国。而在FF的A轮融资落地后,贾跃亭是否会选择回国处理自己的债务问题。近日,他已经第四度登上法院的失信执行人名单。

据《经济时报》消息,三星印度分部计划未来3年从印度顶级理工科院校招聘2500名大学生,这将是该公司最大规模的研发人才招聘活动之一。三星全球高级副总裁迪普什·沙阿(DipeshShah)向《经济时报》表示,“绝大多数新招聘的人才将面向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和生物识别等新领域。”今年,三星招聘人数在去年800人的基础上增长了25%。去年,三星就是从印度理工学院招聘学生最多的公司。
沙阿表示,“三星非常看重在印度的研发业务,我们在印度的研发中心,开发的技术既能满足本国市场的需求,又能促进全球市场产品的研发。我们需要大量人才,涉及计算机科学、电子工程、数学、应用力学等学科。”
虽然沙阿称大规模招聘与竞争无关,但分析人士称,三星肯定感受到了竞争压力。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最新数据,在印度手机市场上,小米已成为与三星并列的第一大厂商。今年第三季度,三星和小米在印度市场的份额均为23.5%。

今年雾霾季特别热闹,既有锤子、墨迹这样新的互联网企业杀入空净行业,也有小米、352这样老的互联网品牌发布新品,还有飞利浦、松下等老牌家电企业纷纷上市新品。
在不少行业,当互联网品牌进入时,竞争秩序通常被打乱,空净行业也不例外。这些新的互联网空净品牌,既对传统空净品牌造成威胁,其自身也面临挑战。但消费者却会因此受益更多,因为激烈的竞争,将使更低的价格、更高的品质、更良好的用户体验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空净市场。
互联网品牌以价格“屠城”
三年前空净市场刚进入爆发临界点时,业内部分空净产品毛利率高达300%。随着空净新国标出台,暴利的低质净化器退出市场,高标准、严要求的产品增多,产品利润率虽然不可能有300%那么多,但是在各品类家电产品中,空净的利润率仍高于大部分产品。正是因为空净行业的高利润率表现,越来越多的厂商进入该行业,包括互联网品牌。而互联网品牌的进入直接拉低了性能相近产品的价格,迫使传统空净品牌直面更残酷的市场竞争。
互联网空净品牌中最具代表性是小米,它推出的空气净化器分为两种类型,一个是净化性能中等的产品,其颗粒物CADR值在300以上,适合24平米左右的空间,另一个类型是净化性能处于中高档水平的产品,其CADR值为500,适合40平米左右的空间。CADR值是衡量净化器净化性能最重要的指标,值越高,说明净化能力越高。
小米前一类型的产品价格在千元以下,而同样CADR值在300以上的知名传统空净品牌,通常售价在2000元以上。后一个类型的小米空净产品,售价不到1500元,还是与同样CADR值的传统空净品牌相比较,后者的售价通常不低于3000元。无论哪款产品,小米与传统空净品牌相比,在价格方面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如果说小米的净化器锁定的是中低档净化市场,那么352、锤子这些互联网品牌,锁定的则是高性能净化市场。352主打的产品CADR值在750,锤子净化器CADR值在800,这些产品售价在3000元上下,与传统空净品牌普遍在6000元以上的售价相比,也是很具有竞争力的。
所以,当小米的空气净化器在市场上推出时,业内人士曾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小米的做法,将后进入空净市场的品牌逼到只能做高性能空净产品,因为小米净化器在中低端市场几乎做到了极致。
现在,刚刚进入空净市场的锤子,以及在空净市场打拼两三年的352,又在高端市场以“价格屠夫”式的做法争食“蛋糕”,这不仅对霍尼韦尔、飞利浦、布鲁雅尔等专业空净品牌产生较大的威胁,而且对于后进入市场的其他类型厂商来说,同样增加了竞争的难度。
应看清CADR值下的假象
如果仅从CADR值来看、仅从价格水平来比较,互联网品牌无疑是很具有竞争力的。但是,空净产品却不能仅从CADR值和价格来评判它是否优秀、是否具有竞争力,而需要从多个维度来评判。
空净新国标中,对净化器的衡量指标最主要的是4个:CADR值(每小时输出的洁净空气量)、CCM值、噪声和净化能效比。当CADR值、CCM值和净化能效比越高,噪声越低时,该产品的性能就越好。在CADR值中,又分为去除颗粒物的CADR值和去除甲醛的CADR值。通常各大品牌宣传的CADR值主要针对去除颗粒物的数值,对于去除甲醛的CADR值,则是在今年才开始成为市场关注热点的。
如果从上述多个维度来考虑,仅从CADR值和价格横向比较互联网品牌与其他专业空净品牌的高下,其实并不客观,CCM值、噪声、净化能效比都应该纳入比较的范畴。同样水平CADR值的产品,如果CCM值不高、噪声大、净化能效比低,即使价格低了一倍,也并不一定是高性价比产品。
然而,空净市场上对消费者存在误导。在大部分空净产品中,企业宣传的重点都放在去除颗粒物的CADR值上,其次在噪声,对于CCM值提到的不多,对净化能效比提到的就更少了。业内人士对《中国电子报》记者分析,判断一个企业的净化器产品研发实力如何,可以从它是一味宣传大CADR值上、还是四个指标都重点提到分析出来。如果该企业只讲到CADR值,对其他几个指标避而不谈,或是顶多只谈到噪声值,那么这个企业的研发实力可能并不全面,又或者,该企业的产品并没有它自己宣传得那么好。
专业品牌的护城河在哪?
从空净新国标设立的几个指标来判断互联网空净品牌,就会发现,这些产品其实也有优劣、高下之分。比如墨迹的净化器,颗粒物CADR值仅450,甲醛CADR值并没公布,最低档噪声也只是一般水平,售价却接近3000元,与小米、锤子比较并没有多大的竞争力,与专业空净品牌相比,又没有拉开多大的价格差。
但是,此次新进入空净市场的锤子,以及已经拼杀两三年的小米、352,无论是在价格、还是在产品的各项性能上,都形成了较好的竞争壁垒,飞利浦、霍尼韦尔、布鲁雅尔等专业厂商虽然在空净市场占据前五的份额,依然会被这些互联网品牌撕开防守线,抢夺市场份额。那么,专业空净厂商的护城墙在哪?对消费者来说,专业品牌产品的价值在哪?
一是专业品牌塑造出的信赖感。专业品牌给予消费者的是类似百年老店、专业品质、专业服务的信任感,它的产生并非简单地研发出一个高性能的产品,而是长期有品质的产品使用体验,以及长期良好的售后服务所塑造出来的。有品质的产品体验,来自于优秀的工业设计、高端的材质、严格的质量控制、切中消费者痛点的产品创新功能点等等,良好的售后服务则来自完善的服务体系。对于互联网品牌来说,这恰恰是它们的短板,或者说一时半会还不能完全做到的地方。
二是技术实力。随着用户的普及,越来越多消费者认识到空气净化器并不是“风扇+滤网”的简单组合。中国家电研究院副总工鲁建国直言,因为“风扇+滤网”无法形成空气的循环流动,无法达到持续有效的净化效果,而且还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所以净化器产品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说法是极为错误的。
而几乎所有专业空净厂商都拥有自己的净化技术专利,它们集中在净化器的核心部件滤网上。所以像飞利浦、布鲁雅尔、三星这样的厂商,能够研发出超1000颗粒物CADR值、同时也能超400甲醛CADR值的产品,在控制噪声和提高CCM值、提高能效比上也有高于互联网品牌或其他新晋品牌的表现。对于追求高端产品的消费者,专业空净品牌依然是优于互联网品牌的选择。
只是,空净领域性价比战争已经打响,在中低性能产品战场,专业品牌的竞争力很快将丧失殆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