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美优品共花费了9.067亿元用于外部投资,而目前中国家电产业的增长空间不只是中国本土市场的需求

日前,自媒体“发条橙子”爆料称,聚美优品旗下的无人货架项目“美点”已经开始地推。
1月21日,界面记者就此事咨询了聚美优品内部人士,对方表示虽不清楚细节,但聚美确实分出了一部分人在做无人货架,只是此刻还没有准备对外公开。
去年年底,聚美优品发布了该公司截止2017年6月30日的上半财年财报。财报显示,聚美优品2017年上半年期内净营收约为32亿元,同比减少9.2%;订单总量约为3570万,同比减少了2.8%。
财报发布后,虽然数据略有下降,但聚美优品的股价仍持续上涨,三天涨幅近30%。由此可见,大家此前对聚美优品财报的预期可能是亏损。
2017年,聚美优品经历了一系列的动荡与波折,包括高层离职、私有化失败等等,这一切也让这家公司的市值跌到了现在的5亿美元。
市场的看衰主要还是源于聚美优品本身的模式困境。垂直电商发展到聚美目前的体量已经几乎逼近天花板,流量增长也成为了聚美面对的最大难题。
尽管自身业务遇到困境,聚美在过去的一年并没有在垂直电商业务上做更多的突破,相反,陈欧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外部投资,这一点也曾被股东质疑是不务正业。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聚美优品共花费了9.067亿元用于外部投资。在这些投资中,除了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还有一部电视剧《温暖的弦》,而其旗下的空气净化器业务也单独分出一个小组,创立了一个独立品牌Reemake。
陈欧1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投资街电是聚美优品布局线下消费场景和流量入口、获取线下业务团队和实战经验的重要手段,也是聚美优品提前布局新零售的重大战略举措。
由此可见,早在十几天前,陈欧就已经开始为无人货架项目做舆论准备。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现在并非进军无人货架的合适时机,行业正处于竞争的白热化,点位竞争激烈,聚美优品要想在此时弯道超车,需要比现在场上的玩家花费更多的“入场费”。此外,无人货架的商业模型目前还没有被任何一家证明成立,面临巨大的投资风险。
据界面记者了解,陈欧上一次大手笔投资的街电目前也仍然处于烧钱亏损状态。一个烧钱的共享充电宝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如果再加一个无人货架,不知道聚美优品现阶段的20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能不能撑得住。
这就像是一场豪赌,但陈欧表现的却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针对外界评价的“追风投机”,陈欧回答,“时代在变,聚美比时代变得更快,当所有人都意识到变化时,聚美的一切布局已经完成。那时人们或许会意识到,聚美不再是仅仅做化妆品的垂直电商,而是一个没有边界的、科技互联网lifesytle公司。”

“如果,你做的每一件事把眼光放到未来三年,和你同台竞技的人很多。但是,如果你的目光能放到未来七年,那么可以和你竞争的对手就很少了。因为,很少有公司愿意做那么长远的打算”。这是亚马逊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贝索斯的一段话,却真正折射出当前中国家电产业发展的迷茫现状和困惑所在。
当前,社会上的很多人,包括家电人,以及关注家电行业的外部人士,因为这几年家电市场的回调、下跌、盘整,动荡不安,就认为中国家电已经从朝阳产业,变成夕阳产业。同样,还有一些人,认为30多岁的中国家电产业已经陷入“中年危机”,面临着步履难艰的一系列挑战。
但是,当我们将关注家电业的时间线从这3年延长到5年、10年,甚至20年,就会发现,对于家电产业来说,在中国市场上还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朝阳产业,众多家电企业还在经历着一轮持续的青春期蜕变考验,迈向成熟期。中国家电产业迎来新一轮“量增利涨”的收获期,就是未来几年时间的事情。
首先,判断一个行业和产业是否正在经历“中年危机”,要将赶时间线从3年拉长至5年,甚至10年,才能清楚地判断和了解。当前发展才30多年的家电产业还在朝阳通道中奔跑,最近几年来的调整,不管是外部的人口红利、政策红利的消失,还是消费需求的多变、关联产业的动荡,都没有改变家电产业的主旋律,。
对于家电厂商来说,这几年的行业变革,就是典型的青春期蜕变,即企业的发展方式从过去的数量为王到如今的质量为王,经营重点上从过去的追求量变到如今的追求质涨。彻底告别产业发展初期的野蛮式扩张、盲目跑马圈地,更注意经营质量、经营效率和效益的持续提升。可以说,这将是完成中国家电产业集体性蜕变、从青春走向成熟的重要一役,承载着中国家电从大到强的历史性使命。
其次,熟悉一个行业是否真的遭遇“中年危机”,需要看两端:一端是厂家的产品创造能力;另一端则是市场和用户的消费能力。目前,家电已成为所有中国家庭的必需品,更是耐用品,家电需求量一直处在稳中有升的通道中。特别是在2001年中国家电市场规模突破1万亿之后,正在向2万亿元发起新一轮的冲击。而目前中国家电产业的增长空间不只是中国本土市场的需求,还包括海外市场的持续开拓和深入布局。
最近三年来,外界认为家电寒冬期,正是家电企业在新产品、新品类推陈出新的高发期,无论是大家电的干衣机、新风机、空气净化器,净水机,还厨电小家电的洗碗机、破壁机、微蒸烤一体机,持续推向市场激活消费引领趋势。同时,虽然年轻一代消费群体近年来的逆势崛起,带来需求多变,渠道的新旧迭代带来消费持续分化。但对于家电精品、新品的需求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持续的增长。特别是像洗干一体机、复式洗衣机、物联网生态冰箱、空净一体空调,以及微蒸烤一体机等等,在不断地引领年轻消费群体的需求。
再者,评估一个行业是否面临着”中年危机”大考,更需要从产业的主体——企业身上寻找更为直观的答案。当前,大量中国家电厂商不仅没有“中年危机”,反而处在一轮正值壮年的发展扩张轨道之中,海尔从家电制造商向互联网服务商转型中,美的从家电巨头向科技集团跨越,同样格力、TCL、长虹、海信等一大批中国本土企业,都在构建基于全球化平台下的经营品类、经营业务多元化扩张,正在立足家电产业寻找新的动力和空间。
整个家电业的两极分化虽然一直在持续,但“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还在持续,带来的结果不只是中小企业生存空间被压缩,在大企业的推动下整个行业进入门槛在升,竞争能力在增强,特别是对于世界家电产业和市场竞争秩序的话语权在做大。有一句话说的好,对未来发展趋势判断的不同,会让企业如今的动作和布局也不一样。相信,大量中国家电企业都已经迈入为了未来5年、10年的大发展、大扩张而探索新布局、构建新通道中。
对于中国家电产业来说,前有日韩欧美等老牌巨头的榜样力量,后有互联网、IT等新兴企业的跨界追赶,哪里来的中年危机,必须要以青年激情持续向前冲!

急于做大空调业务的雷军并没有闲着,而是选择从空调一哥格力电器身上寻找突破口。日前有多个渠道向家电圈证实,负责小米空调业务的智米科技,正在与格力前员工肖友元拥有的公司接洽合作,谋求合力破局。
自2017年8月,推出一款售价高达4399元的1.5匹变频空调,便在市场上悄无声息的小米并没有闲着。近日有多位家电内部人士向家电圈透露,急于做大空调业务的小米,虽然此前选择长虹空调为其代工,但并不满足于此。而是在寻找更有效的突破手段,那就是从空调一哥格力身上寻找突破口,谋求产品种类的扩大和市场的快速破局。
不过,面对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很早就放出狠话:面对同行来格力挖人,格力电器知道后“派人将对方打了一顿,不能这样偷偷摸摸来挖人”。小米在空调业务发展扩张过程中,这次则采取了“曲线救企”手段。多方消息向家电圈确认,目前负责小米空调业务的生态链企业智米科技,最近一段时间正在与珠海的一家名为三友环境公司接洽,希望可以整合双方的实力,谋求市场扩张。
来自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珠海三友环境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为肖友元,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成立于2016年9月21日。其中肖友元持股96%。肖友元的另一身份则是前格力电器海外销售总经理。就在2014年创维集团进军空调业务时,以肖友元为首的格力100多人从格力离职后加盟创维。2016年10月,肖友元等多位前格力员工被媒体,曝出离开创维空调。
目前来看,肖友元在离开创维空调之前,就已经另起炉灶注册成立珠海三友环境技术有限公司,选择扎根空调产业。通过自立门户、为客户提供ODM为主的设计、生产、制造、服务等业务立足。来自珠海三友环境的官网显示,公司2017年营业额预计为1.5亿人民币,其中包含委托研发项目和成品的销售,为国内外客户提供特定的技术和产品研发外包,生产制造过程技术指导和售后技术服务。
此次小米为了快速做大空调业务,选择与拥有格力背景的三友环境技术公司合作,显然是看中了肖友元的格力背景,以及过去多年来肖友元在格力所积累的产品研发、生产制造,以及品控管理等经验。从而可以弥补小米在空调业务上“一穷二白三无产业链”的短板,从而站在空调一哥的肩膀上谋求突破。当然,最终双方是在产品设计研发,还是会涉及产品加工制造等环节的合作,还在进一步磋商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双方已经基本达成意向。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小米谋求空调业务做大,而选择与格力背景的肖友元合作之际。早在2017年5月,长虹集团旗下的中山长虹电器有限公司就与肖友元拥有的珠海三友环境成立一家名为中山虹友电器公司,注册资本金4000万。其中,中山长虹持股60%、三龙环境持股40%。
抛开格力董明珠与小米雷军的10亿赌约“谁赢谁输”又能否兑现不论,在两家企业最近几年的发展扩张过程中,董明珠领导的格力早在三年前就进入小米的主业手机,雷军领导的小米也通过生态链企业智米于2017年进入格力的主业空调。如今,随着小米选择与格力前高管肖友元合作,无疑是想选择“直道超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