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美国企业将利润计在低税率国家,重点建设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等清洁能源项目

日前,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腾讯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5%股份,此外,腾讯拟对永辉超市控股子公司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拟取得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
而在这项公告发布两天前,阿里巴巴正式提出无条件现金要约收购高鑫零售全部已发行股份,每股要约价格为6.5港元。而高鑫零售早在11月20日就已发布公告披露了收购的相关信息。其宣布,阿里巴巴集团、欧尚零售、润泰集团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阿里将投入224亿港元(约合190.02亿元人民币),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从而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高鑫零售旗下有欧尚、大润发两大品牌,2016年的营收超过1000亿元。
早在去年马云提出新零售后,京东也提出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概念,两家企业都在探索由线上向线下发展,并争抢舆论主导权。电商落地的原因在于线上零售增长乏力,空间越来越少,而且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相对于中国年零售总额30万亿的规模,电商只占了15%左右,传统零售市场更大。
实际上,在过去十几年电商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是,电商作为生产端与消费端之间的供应链被去掉了,生产上直接面对消费者,因此,具有巨大的低成本优势。而传统零售,在生产与销售之间,存在一个多层级制的批发环节,比如省、市、县逐级代理批发,等到零售商最终拿到商品的成本会比出厂价高很多,这个过度臃肿的供应链侵占了生产与销售部门的利润。电商与消费者之间只有电商平台费用、快递成本等,大大降低了中介成本。更具优势的是,电商以相同的透明的价格面向全国消费者,从而碾压了各地传统零售商。
电商企业作为零售平台,从中发现了传统零售供应链过长带来的巨大的想象空间。对于大部分不适合线上销售的商品,或者线上销售成本过高(比如新鲜食品的冷冻与配送),如果电商落地后,直接连接生产与销售,意味着存在巨大的盈利可能。比如,阿里巴巴正在全国大规模投资盒马鲜生店,阿里占据了零售端,在生产段采购时具有很大的议价能力,而且,阿里既可以全球采购,又可以直接生产,产销一条龙,占据市场主动。
电商介入传统零售的另一个渠道是所谓的赋能,比如京东提出流量赋能、效率赋能、用户运营赋能等,为传统零售业赋能,帮助传统零售完成互联网转型升级。阿里也想改造全国数百万家夫妻店,通过大数据为夫妻店提供市场热销的商品,阿里扮演着供应商的角色,又可以拥有终端消费大数据,反向对生产端占据主动。也就是说,所谓的赋能,主要是为获取线下零售商的大数据。未来,大数据将成为市场的王者,而生产与销售只是打工者。
我们可以看出,零售行业的垂直整合蕴含着巨大的宝藏,这是因为中国传统供应链过于落后,如果电商利用自己的互联网经验、大数据、品牌、资本等优势,介入传统零售领域的垂直整合,将逐步击垮传统零售企业。阿里、腾讯等并购传统连锁商业企业,就是为了占领销售端,并积累天量的大数据,这样才能通过集团采购、大数据等反向控制生产端,从而获取丰厚的中间利润。
考虑到中国每年超过30万亿元的零售额,而且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中高端产品的需求增速快,利润高。这也是为什么阿里大规模推广盒马鲜生,而腾讯也跟着入股永辉,因为永辉子公司“永辉云创”年初也推出永辉超级物种,采用“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盒马鲜生类似。这种中高端的生鲜与餐饮模式,在消费升级时代市场需求大,利润空间更大,因此,阿里与腾讯两大巨头都在争先恐后的圈地。
不久前,马化腾在某个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强调赋能的企业,如果两家有不一样的地方,可能我看重的是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说被赋能者的收入、利润都在赋能者手中,那这就没有任何安全可言。这个判断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就像人类目前担忧人工智能反客为主一样,如果一两家巨型企业控制了商业供应链以及市场大数据,那么,所有的供应商意味着只是代工者,而消费者也失去选择的自由,剩下的只有商业帝国。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中文网19日报道,根据美国国会共和党人提出的税改方案,绝大多数美国公司纳税额将降低,不过一些全世界最富有的科技公司也许事实上会发现自己的税率变高了。
报道称,以微软公司为例,目前该公司的纳税总额中,在海外缴纳的部分比重偏高,对其海外纳税情况的分析显示,税改有可能抵消汇回现金的益处。
通过由波多黎各、爱尔兰和新加坡的设施掌握软件许可权,微软省下了数十亿美元税款,因为微软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积累了大量利润,而适用的国外税率低。虽然波多黎各属于美国领土,但按照现行税法被视为境外。
共和党的税改法案将美国公司所得税率从35%下调至21%,但同时对海外利润规定了一个最低所得税率。税务专家称,根据这一设定,微软或许不得不对今后的海外利润至少纳税10.5%,从而减少海外设施带来的上述益处。
报道指出,微软未公布其国外纳税税率。不过微软的确表示,如果将所有国外利润汇回,该公司需缴纳约32%的所得税。包括州所得税在内,美国公司法定所得税率为35%至39%,这意味着微软国外利润所得税率为3%至7%。
报道称,科技公司高管和行业组织基本上支持税改法案,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该法案承诺对美国公司海外积累利润一次性打折征税——对流动现金按15.5%征收,对包括工厂和设备在内的非流动性资产按8%征收。目前美国公司如果想汇回部分现金为经营活动提供资金或回报投资者,则需支付最高35%的税率。
但美国的科技巨头可能受到新税法中一些条款的压力,这些条款旨在限制企业对低税率外国司法管辖区的使用。
按照目前的法律,美国企业的全球利润如果汇回需缴纳最高达35%的税率。这些企业如果向外国政府缴税,则可以获得抵税额,不过并不需要立即向美国政府缴纳剩余税款。但如果这些企业将利润汇回美国,则需要向美国政府缴纳剩余税款。
因此,很多美国企业将利润计在低税率国家,并将利润留在这些国家。这对高科技和制药企业来说比较容易,这些企业将专利等无形资产放在外国,并把美国以外地区获得的利润计在这些国家。大多数科技公司的实际税率远低于美国公司所缴纳的35%的标准税率,原因就在于此。
实际税率最低的美国公司包括eBay、思科系统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这三家公司的备案文件显示,这些公司过去10年的实际平均税率低于20%。在截至2016年的10年中,微软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

12月初,江苏扬中地区阴冷潮湿。而新坝镇永治小区居民葛金顺的家中却非常温暖舒适,中央空调、热水器和厨卫设备正常运行。这都得益于通过家用光伏系统构架起的“小型家庭微电网”。
扬中市供电公司副总经理陈成介绍,自2015年起,扬中市充分利用良好的新能源产业基础,提出了绿色能源岛的建设目标,重点建设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等清洁能源项目,促进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戴彦德日前在“新时代经济发展与能效管理论坛”上表示,我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约6亿千瓦,占全国总发电装机的35.1%。可再生能源发展结构近年来得到进一步优化,新能源集中与分散发展并举的格局正逐渐形成,其中新增光伏发电装机中分布式光伏发电超过三分之一。
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达1.17万亿千瓦时,约占规模以上全部发电量的25%,其中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能发电量同比分别增长26%、70%和25%。
在浙江温岭,国网浙江温岭市供电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到“十三五”期末,温岭市光伏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计划将达到180兆瓦以上,包括集中连片住宅区、企业分布式光伏发电、渔光互补、农光互补等,进一步提高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
专家表示,《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将达到1.1亿千瓦以上,其中,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05亿千瓦以上。考虑到电力需求增长加快、光伏发电的成本快速下降、分布式光伏发电发展加快等因素,未来几年光伏发电发展仍有空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