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和高通之间的纠结、诉讼几乎贯穿了2017年,乐视大厦曾被贾跃亭抵押

众所周知,苹果和高通之间的纠结、诉讼几乎贯穿了2017年,虽然苹果借助iPhoneX的市场火爆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市值也在不断接近了万亿美元。但是,苹果创新能力一直是市场诟病的焦点,没有持续的。
众所周知,苹果和高通之间的纠结、诉讼几乎贯穿了2017年,虽然苹果借助iPhoneX的市场火爆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市值也在不断接近了万亿美元。但是,苹果创新能力一直是市场诟病的焦点,没有持续的创新能力,利润率就无法得到有效保障,苹果对曾经并不以为意的专利费就越来越较真了,而这恰恰是高通的命脉所在,高通几乎也是寸土不让,故此双方的诉讼纠葛就难以平息。
苹果为了不过分依赖高通也在不断地“扶植”竞争对手的上位,比如英特尔、LG等等,甚至包括和联发科都传出一些“绯闻”。当然,高通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因为受到苹果的“压制”,进而带来了一定的连锁反应,其他的手机厂商也在看苹果的脸色,进而对于高通的一些专利费开始“叽叽歪歪”的时候,高通显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因此和苹果的较劲是时刻也不能放松的。此外,外围还有博通的虎视眈眈,时不时地还想把高通地鼓捣到自己“麾下”;对于高通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憋着一口气也要和苹果好好地理论理论。于是,双方的诉讼和相互指责也就不断升级了。
近日,我们看到,苹果更是“申斥”高通是“专利流氓”。此举也不禁让人哑然失笑。当初HTC是怎么没落的?苹果祭出的武器貌似也没有高明到哪里去。当然,对于高通来说,本来就是不讲理的一种霸道,捆绑专利在多个市场遭受诉讼和指责,被巨额罚款也是屡见不鲜了。嘴硬一直是高通的本事,自然也不会被苹果的一句指责就吓退的,未来二者之间的较量估计还会升级。
有意思的是,苹果和高通之间的诉讼也引起了华尔街的担忧,有分析师认为随着两者关系不断恶化,苹果可能在生产下一代iPhone智能手机时,放弃采用高通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众所周知,苹果指控高通对知识产权收费过高,属于反竞争性行为。而高通表示,如果没有自己的创新,苹果不可能发明iPhone。今年七月,高通公司开始指控苹果涉嫌专利侵权,并寻求在几个关键市场启动对苹果智能手机的进口禁令。苹果还反诉高通,指控高通侵犯了该公司的电池管理专利。苹果表示,高通公司将苹果的高效电源发明技术置入旗舰骁龙800和820处理器,使包括三星GalaxyS7在内的Android智能手机的功率大大增强。
当然高通也不甘示弱,很快就再次起诉苹果5项专利侵权,其中还涉及到苹果最新的旗舰产品iPhoneX。在苹果起诉高通骁龙处理器侵犯其至少8项专利权之后,高通针对苹果最新款iPhone中的技术提出了专利权诉讼。高通在加州南部地方法院起诉称,苹果侵犯了该公司的5项专利权,其中涉及射频收发器、移动CPU电源效率、设备电源管理,以及基于景深数据的图像增强等。高通在这起案件中提到了苹果的多款产品,包括iPhone7、iPhone8和iPhoneX。
其实,虽然现在苹果和高通如此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但最终的结果估计还是一方妥协让步,最终达成新的和解,以及专利重新缴纳标准。在这方面,估计高通做出一些让步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理由是:其一是高通现在内焦外困,对内有业绩压力,对外有苹果诉讼以及博通的虎视眈眈,都促使高通不能让业绩持续下滑,以及因为苹果的诉讼问题带来更多的连锁反应,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早点结束和苹果之间的纠纷,达成新的和解。
其二是苹果显然应该比高通更有耐心,因为苹果的业绩和市值一直在向上,起码资本市场对苹果更看好,因此苹果有耐心和高通周旋,更主要的是,苹果的示范效果,会给市场带来一种不利于高通的信号,如果更多的手机厂商开始介入到“叫板”高通的联盟中,那么对高通才是真正致命的打击。
其三是市场的发展,技术的再次突围,5G的发展已经箭在弦上,越来越多的厂商已开始把目光瞄准5G市场,未来的新技术突破才是根本所在,高通当务之急的其实也是在开拓新市场新应用新功能等方面的创新,这才是未来的真正的承载之道。

东芝公司计划向海外投资者增发价值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下载,澳门新葡亰手机版,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54亿美元的新股,以凑足避免被退市摘牌所需的大部分资金。这项火线达成的交易既凸显了东芝财务底气不足,也说明了它的芯片部门仍然是有吸引力的。
作为东芝的旗下资产,美国核反应堆制造商西屋电气的破产让东芝背上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因此东芝必须赶在本财年也就是明年3月之前填平财务的大洞,否则就要面临退市摘牌的危险。而东芝作价180亿美元出售其芯片部门的交易却旷日持久却波折不断,这也意味着东芝拆掉的这座“东墙”还暂时补不了“西墙”。
此次增发决定是在上周日的董事会上决定的,增发额约占东芝股值的35%,增发对象含30余个海外投资者,包括三点对冲基金、绿洲管理公司和博龙资产管理公司等知名机构都将参与其中。
由于东芝在2015年的会计丑闻后被拿下了东京证交所的观察名单,导致日本国内机构难以再对其进行投资,因此此次增发交易是由高盛公司操刀的。
在部分海外投资者看来,就算全球第二大NAND芯片生产商东芝记忆体出售给由贝恩资本领衔的财团的交易失败了,此次认购东芝新股也仍然是一笔值得尝试的投资。
如果东芝记忆体的出售交易最终解决了一系列法律问题并得以实施,那么东芝仍将拥有东芝记忆体40%的股权,因而也就可以对其进行再投资。
“3月份以后,东芝要么保留了40%东芝记忆体的股权,并且多了很多现金在手上;要么它还将继续拥有一项非常不错的业务。”一位参与了此次新股发售的投资者表示。不过这名投资者拒绝透露身份,因为他所在公司的投资细节尚未公开。
东芝计划增发22.8亿股新股,每股价格为262.8日元,发行价比上周五收盘价低10%。
此举将导致东芝的每股收益被稀释达54%之多。不过消息一出,东芝股价却仅仅下跌了5%,收于275日元。这首先是由于公司退市的危险已经基本上解除了,其次也是由于外界已经预见到了东芝将进行资本融资。
由日本“股神”村上世彰的前同事们创办的新加坡Effissimo资本管理公司将凭价11.34%的股权成为东芝最大的股东。Effissimo拒绝对其投资东芝一事进行详细评论。
在此次交易中,东芝公司还要付给高盛、国内经纪商和律师等总额为260亿日元的高额费用。
除了增发新股外,东芝还打算通过出售西屋电气所有权获得的税收冲销,来填补7500亿日元的资本缺口。东芝公司还表示计划出售与西屋电气相关的其他资产。
今年9月,曾有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西屋电气正在与一家名叫PJTPartners的投行接洽出售的事。
该消息人士当时还表示,黑石集团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已经强强联合,力争买下西屋电气。而博龙资本则正在与美国核电站零部件供应商BWX科技公司就联合收购展开商谈。
由于东芝记忆体的最终买家迟迟无法确定,因此在3月底前,东芝的这笔交易很有可能无法获得反垄断机构的放行。
东芝的芯片业务合资伙伴西部数据公司此次在拍卖中被踢到了一边。该公司也公开表示,没有它的许可,东芝的任何单边交易都不作数。该公司甚至请求一个国际仲裁法庭强行叫停这笔交易。
东芝则要求西部数据公司撤诉,以此作为允许其投资东芝的一条新闪存生产线的条件。
据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称,上周,这两家公司在美国进行了谈判,以就此事进行和解,但双方仍未就细节达成协议。
法国里昂证券分析师克劳迪奥·阿里托米指出:“之前东芝可以说是被西部数据公司拿枪指着,因为东芝正面临着摘牌的风险,所以西部数据公司才如此咄咄逼人。但现在东芝的摘牌风险减退了,所以谈判的天平又开始倾向东芝这边了。”

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也算地标性建筑,见证了乐视扩张时期的辉煌。而如今,随着乐视系危机发酵,其或被整体出售。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乐视大厦确正在寻找买家,但出售人或并非乐视控股。且由于该资产被抵押且尚未解押,出售存在极大难度,难寻接盘人。
作为乐视的总部大厦,目前乐视系大部分公司若要继续在这里办公,均需要向物业租用。自2016年乐视大厦被抵押出去之后,在乐视大厦办公的乐视系公司,都要租用大厦的场地,定期支付租金,且每家公司自己承担相关费用。
不过,目前乐视大厦内部的乐视系公司也在挪腾。随着两大体系加速分割,乐视上市体系的大部分公司已经搬离乐视大厦,而乐视非上市体系在乐视大厦外部的公司正在陆续回归。
14亿元寻买家 售卖人并非乐视控股
日前,有消息称,位于东四环朝阳公园桥东北角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的乐视大厦或将被整体出售,报价14亿元。
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记者:“确实有人向中介委托出售乐视大厦,且是急售,不过房屋还需核验,目前出售人要求中介对其信息保密。”
据了解,乐视大厦是乐视控股的资产,此前曾被抵押,目前尚未解押。
乐视大厦原名为宏城鑫泰大厦,2014年贾跃亭购入后,宏城鑫泰大厦正式更名为乐视大厦。彼时,高速扩张的乐视员工大规模增长,原有办公大楼已无法与乐视扩张和招聘员工的速度相匹配,故贾跃亭旗下乐视控股购置了宏城鑫泰大厦,乐视系公司整体搬入该大楼中。此后,乐视大厦成为乐视集团的总部大楼,隶属于乐视控股。
但由于资金紧张,乐视大厦曾被贾跃亭抵押,不过其目前或陷入多笔债务纠纷之中,亦可能面临被法院查封的风险。
2016年11月份,鉴于易到贷款困难,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这笔资金,仅有1亿元用于易到,其余13亿元都流入了乐视汽车生态之中。
有报道显示,乐视以南京银行为通道将乐视大厦进行了抵押,这笔14亿元贷款资金来自于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期限为两年,年利率为8%,总利息为2.24亿元。此外,私募基金恒天财富也曾表示,乐视系列基金不是贾跃亭个人提供的连带保证,而是乐视大厦作为抵押。
不过,《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随着乐视系资金链问题爆发,有多名债权人都瞄准了乐视控股旗下为数不多的资产之一——乐视大厦,该大厦或已陷入多起债务纠纷之中。
“实际上,此次有意出售乐视大厦的也并非是乐视控股,之前乐视控股联合易到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向一家公司贷款了14亿元,目前这家公司认为乐视控股无法偿还这笔贷款,就准备将抵押物出售。且因担心乐视大厦陷入其他纠纷中,该公司出售得非常着急。”一位接近乐视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
不过,乐视大厦要被出售,难度非常大。
一位业内律师表示,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
“乐视大厦目前仍处在被抵押状态,且尚未解押。抵押期间,抵押人擅自转让抵押物的,转让行为被视为无效。如果该部分资产要被出售,卖方需自行还清贷款,解除抵押后再交易。或买方以首付款的方式替卖方还清贷款,解除抵押后再交易。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代替债务人清偿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不过,目前看来贾跃亭已经没有资金偿还这笔款项。”该律师称。
乐视系公司租用乐视大厦 被售后员工如何安置?
目前,乐视上市体系多家公司仍在乐视大厦内办公,而乐视非上市体系大部分公司已经搬离乐视大厦仅有乐视移动、乐视控股犹在。乐视上市体系公司包括乐视网、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金融、乐视云。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公司有乐视控股、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
据悉,随着乐视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的分割,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乐视汽车早已搬离乐视大厦,单独租了办公地方,仅有乐视移动、乐视控股尚有为数不多的办公人员在乐视大厦之中。而乐视上市体系的部门正在慢慢回归乐视大厦,其中乐视终端的客服体系在两周前刚刚回到乐视大厦。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乐视大厦已被抵押出去,但日常管理还是由乐视控股负责。乐视系的大部分公司要使用乐视大厦的场地和在大厦办公,均需要向宏城鑫泰物业租用。而如若乐视大厦被出售,那么乐视系公司员工的安置也将成为问题。
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目前乐视大厦的产权隶属控股,不过2016年就被抵押出去了,事实上现在我们只是租用乐视大厦,租金交给宏城鑫泰物业。”对于乐视大厦的出售,其表示:“大厦卖不卖我们不受不影响,我们要么搬家,要么换一个‘房东’续租,主要看租金等因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