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富士康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华为nova系列三代产品累计出货量已经接近2000万台

今年圣诞节前夕,OPPO全国首家超级旗舰店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淮海中路华狮广场开业。OPPO明星家族成员杨洋现身为其助阵,同时OPPO副总裁吴强也亲自参与开业典礼仪式,显示出OPPO对上海超级旗舰店的高度重视。
据了解,OPPO上海超级旗舰店的设计集科技与时尚于一身,内部设计简约,以经典黑白亮色为主,也融入了OPPO的绿色品牌色调。在单层近500平方米的旗舰店中,除了产品展示区之外,一半以上的面积是休闲区域。
简单来说,这家坐落于上海核心商区的OPPO超级旗舰店,定位与位于北京三里屯的苹果AppleStore类似,几步之外,就是Adidas、Puma、Nike、Zara、UR等品牌的形象体验店。
OPPO的线下门店在全国范围内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如今却花大钱在上海开一个超级旗舰店。而且这还是在互联网品牌小米进一步开设小米之家,荣耀的潮玩店也落地之后,钉科技认为,OPPO“急于”建设超级旗舰店或是从以下三个方面作出的考量。
首先,一线市场或已成发展关键。OPPO是一家注重传统线下渠道的手机厂商,从二三线城市到各级乡镇地区的街头,都能看见OPPO的门店。据钉科技了解,目前OPPO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超过25万家的渠道门店,以及超过1万家的专卖店和旗舰店。
在互联网营销模式盛行时,OPPO的线下模式曾一度遭受质疑。但也正是得益于长久以来对线下渠道的深耕与坚持,OPPO这几年异军突起,出货量飞速增长,一跃成为国内前三、全球前五的头部品牌。
但从根本上来说,OPPO这几年抢占的市场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二三线城市和乡镇地区,而原因就在于OPPO的线下渠道伸得足够宽广以及深远,充分掠夺了那些市场的智能手机红利。
而如今摆在OPPO面前的问题便是,二三线城市尤其是乡镇地区或许已经进入存量市场。一方面,从功能机过渡到智能机的时间段已经过去,难以再次形成大规模的市场增长;另一方面,这部分市场对于价格可能相对敏感,用户换机周期将更长。
因此对于目前的OPPO来说,为避免触碰到量增天花板,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向一线城市拓展显然是有必要的。而超级旗舰店就是OPPO“农村包围城市”战术具体化的第一步。
其次,需要提升品牌形象和购买号召力。OPPO的线下门店非常庞杂,但店越多并非代表越有气势。有消费者曾表示,在OPPO很多线下店里都能看见挂着的宣传标语横幅,“絮絮叨叨”的导购员,带来的体验并非良好。
传统的OPPO线下门店偏重导购和销售,无论从装修、设计、体验还是与消费者的交互度等方面来说,都很难与OPPO所宣传、期望的潮流时尚的品牌调性相结合。
因此OPPO选择了首先从线下门店的转型入手。这次的超级旗舰店更多的强调体验,除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店面设计之外,店内也没有以往的横幅、促销员,甚至连收银台都没有。相比以往,更为自由、舒适,以及放松。
OPPO想打造年轻、时尚、高端的品牌形象,而超级旗舰店就是OPPO品牌、服务与用户沟通的最好媒介,通过这种设计去提升终端形象和品牌感知。
拉抬自身品牌形象,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提升产品的购买号召力。而OPPO“急于”这么做的目的就在于如今正处于消费升级和手机内部元器件成本涨价的大趋势下,上探产品定位和产品售价才是顺应潮流。
而且对于OPPO来说,此前投入大量资金在广告、渠道等方面。要想进一步预留较大的利润空间,让产品向更高价位试探显然是必经之路。从这个角度来看,超级旗舰店更像是OPPO给消费者打的一剂“预防针”。
最后,加速向上布局高端市场的关键一环。一直以来,OPPO在市场上抢占的大量份额很大程度归功于中低端机型的不错表现,比如OPPOA57和OPPOR11。
据市调机构Canalys发布的三季度数据显示,单款机型全球出货量第三的为相对比较低端的OPPOA57,出货量为780万台,而OPPO的主力机型R11则为720万台。这说明OPPO的出货量比较依赖其中低端机型。
而且据另一市调机构赛诺数据显示,OPPOR11自六月正式发售以来,创下了连续四个月2500~3000元价位段单品销售冠军的不俗成绩。
事实上,从OPPOR7开始,OPPO每一款R系列产品都是爆款代名词。但是OPPO这一旗舰机型可能由于配置的原因,导致定价高不成低不就。所以在更为高端的市场里,其与华为三星们相比仍有不小差距。
尤其是国内本土作战,华为与OPPO的直接竞争关系愈发加剧。这源于华为去年推出的Nova系列,该系列自成立之初就定位明确,走的是和Ov一样的线下年轻消费市场路线。
nova系列自诞生至今,仅仅过去一年多时间。从第一代nova手机的“试探”,到nova2/Plus的相对成熟,及至最近的nova2s则愈发出色。而在这个过程中,nova系列的出货量已经累积得比较大了。据钉科技了解,在nova2s的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表示,华为nova系列三代产品累计出货量已经接近2000万台。这个数据可能或多或少让OPPO感到了威胁。
或许更让OPPO不得忽视的是,华为正在向着将nova打造成三千元档的年轻潮流品牌努力。自nova2s正式发售以来,短短十多天,就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在天猫华为官方旗舰店和华为京东自营旗舰店,nova2s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京东的好评度甚至达到了100%。显然,这对于OPPO最新的旗舰机型R11s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华为向下推nova抢占Ov的份额,可能前两代nova系列手机无论在颜值、功能、名气等方面相比同时期的Ov都没有过于明显的优势。但经过这一年多的发展,或许已经让Ov感到了些许压力。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OPPO或许将选择加速向上切高端市场,在不同维度与华为去争夺市场。而相应地,在这个过程中,布局超级旗舰店或是关键一环。

日前,富士康宣布将在人工智能研发方面进行重大投资,未来5年内提供约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富士康的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公司整体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改变,在内地还是会长期保持100万人以上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向AI领域转型前,富士康为摆脱“制造化”标签还曾做了一系列的转型尝试,甚至包括布局电商领域,不过最终均以失败告终。那么,此次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的富士康是否会转型成功呢?
未来5年内在AI领域投资3.4亿美元
日前,鸿海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启动两项AI研究培育计划:首先,将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机器人”的AI创新,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其次,邀请美国基因科学家克莱格·凡特共同创造“亚太前瞻健康管理服务”。
鸿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表示,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透过AI的工具性,打造由“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构筑而成的工业互联网AI应用生态系。
郭台铭还强调:“在未来五年内,集团将投资100亿新台币,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并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
一位富士康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是专家还是业内,此前都曾提到“机器换人”的说法,但富士康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并让工人从中解放出来,提升能力后成为操作机器人的人才,公司整体的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频频转型试图“去制造化”
虽然,郭台铭还补充道,富士康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而不仅只是一家制造公司”。但提到富士康,仍然会让人联想到“苹果最大的手机代工厂”这一概念,因为其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苹果。而作为富士康最大客户,苹果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富士康的心。
与往年不同的是,2017年新款iPhone系列销量并不理想。根据苹果公司公布的2018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显示,公司共售出7731.6万部iPhone,与去年同期的7829万部相比下滑1%。不仅如此,华尔街日报、日经新闻社及华尔街众多投行等还纷纷作出iPhoneX需求疲软的预期,“苹果公司要求供应商减少今年第一季度iPhoneX产量至2000万部,而iPhoneX减产的直接原因为销售弱于预期。”
而鸿海精密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0788亿元新台币(约合357.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创下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跌幅,为210亿元新台币(约合6.9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39%,远低于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调查公司原本预期的356亿元新台币。对此,外界将其解读为,“富士康受到了苹果的拖累”。
事实上,富士康早已预判到依赖苹果的“隐患”,近年来多次试图转型以达到“去制造化”。而郭台铭也一直反复强调,富士康未来将向“市场销售”的战略方向调整,富士康内部人士也曾表示,电子制造已经到了一个微利时代,鸿海未来会更加注重销售市场的布局。但是“市场销售”究竟会以何种形式出现并未有明确路径。此前,外界看到的更多是富士康的渠道扩张,从制造环节向上游的品牌和下游的渠道延伸。
2016年4月2日,鸿海精密宣布以388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4.7亿元)的价格收购夏普,换取夏普66%股权;同年5月,鸿海旗下子公司富智康诺以3.5亿美元买下诺基亚的功能机业务。但即便手握夏普和诺基亚两大老牌手机,富士康在中国手机市场上仍未掀起太大波澜。
再往前追溯,富士康还曾在电商领域开始新的尝试。2013年4月,郭台铭成立了一个B2C电商平台——富连网,并与阿里巴巴的天猫合作,销售富士康生产的“富可视”品牌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视、数码配件等产品。除此之外,富士康还积极布局了万得城、赛博数码、万马奔腾计划、飞虎乐购等业务,但均以失败告终。
那么,如今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的富士康,能否转型成功呢?对此,上述富士康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家公司的转型,要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最后才知道是否能成功,提前预测成功率会比较难。但公司会根据公司的目标、方向去努力做。

天虹百货、新街口百货、王府井购物中心……在西城,10多家大型百货商场将分批转型,成为社区型购物中心。区商务部门将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予支持。
近年来,大悦城、天街购物中心等大型的商业综合体在城市里兴起,因为兼容了时尚购物、餐饮、文创、休闲、娱乐等多种业态而受到消费者的欢迎。这种被称为MALL的商业综合体,将在西城出现中小型的社区版本,它主要依托传统百货大楼的转型,并且主要服务于周边的社区人群。
“从2016年开始,我们已经开始这样的引导。”昨天的西城区“两会”上,西城区商务委主任袁利介绍。因为电商的兴起,传统的百货大楼业态普遍受到冲击。特别是位于居民生活区的大型商场,门庭渐渐寥落。引导这类非商业区的百货大楼单体转型,势在必行。西城区出台了相关政策,引导这类百货大楼向邻里型的社区购物中心转型,降低地区商业密度,同时更好地满足居民需求。
这样的转型尝试在王府井购物中心、广外地区的天虹百货已经在进行。在这种邻里型的社区购物中心里,有百货、有超市、有餐饮、有培训教育机构、有儿童游乐场所、有旅游咨询机构,还有类似于“国安社区”这样的品牌家政连锁服务网点,便民、亲民、利民。
政府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这样的转型今年还将在复兴商业城、新街口百货、新华百货等商城展开。未来几年内,西城区居民生活区内的10多家大型百货,都将逐渐转型为社区型购物中心。
这类社区型购物中心是西城区社区商业三级便民服务网络中的一部分。袁利介绍,围绕全面提升首都功能核心区生活性服务业品质,今年西城全区将再新建和规范提升各类便民商业网点70个;其网点“规范化、品牌化、连锁化”的比例提升到70%。通过整合资源,支持北京西区邮局利用邮政网点搭载蔬菜销售,建设惠民生活空间;在什刹海地区新建连锁数字化便民菜店;另外还会推进华天、翔达等区内企业加强传统社区商业网点恢复,为居民构建更加便捷的生活服务圈。
为精准回应民生诉求,由区商务委牵头,西城区15个街道将在本月发布《街区生活性服务业网点规划布局》,向群众公示服务网点规划建设情况。生活性服务业网点,已经建了多少,建在哪里;未来准备建多少,建在哪里,以分布图和建设时间表的形式,通过微信公众号、网站、社区公告等形式向居民公示。根据居民反馈的意见,及时调整规划,使服务网点布局更科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