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为何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会在2017年出现下滑,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的上市

富士康集团正在筹划让一家非代工业务的子公司在中国内地股市上市。据外媒最新消息,1月31日,富士康宣布其股东大会批准了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上市的方案。
此前,富士康集团(在台湾的上市实体为鸿海精密公司)向股东发出信件,表示将在1月31日举行特别股东大会,讨论子公司在上海上市的事宜。
据路透社报道,股东大会周三批准了方案。根据这一方案,FII公司的大约一成股票将挂牌交易,未来,富士康集团仍然持有这家子公司大约85%的股权。
富士康集团的声明表示,这家子公司的具体上市日期尚未决定。
该公司将在上市过程中融资多少,尚不详。
富士康在声明中表示,通过FII在上海上市,可以进一步开拓工业互联网市场,尤其是开发中国大陆市场的相关商机。
富士康还表示,将会在旗下制造工厂中增加部署机器人,未来几年内,将从目前的6万台增加到20万台。
之前外媒报道称,中金公司可能成为FII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承销商。另外,富士康集团有可能把苹果手机代工业务装入到这家上市公司中。不过富士康集团并未证实这一消息。
富士康集团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企业,是苹果产品的主要代工厂,在中国雇佣了100多万员工。其中,位于郑州的基地已经成为富士康生产苹果手机的主要设施。在过去几十年中,富士康的制造基地已经在全国各地进行了布局,比如烟台、廊坊、山西等。
在FII上市案之前,富士康集团的业务已经分别在台湾和香港股市上市,其中在香港上市的实体是子公司“富智康公司”,是小米手机的主要代工企业,为多家手机厂商提供设计到制造的全流程服务,富智康也是诺基亚手机的幕后操盘手之一。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的上市,也意味着富士康集团的转型计划又取得了重要进展。在过去几年里,随着苹果公司几大电子产品出现增长乏力,富士康集团启动了转型,从代工迈向技术研发、品牌产品、上游零部件等领域。简言之,富士康希望成为一家更有技术含量、在科技行业更有话语权的公司,而不只是依靠上百万的工人在生产线上,把外部供应商的零部件组装成为电子产品,赚取微薄的组装费。
之前,富士康收购了日本夏普公司,获得了宝贵的液晶面板技术,随后该公司启动了一场液晶面板“大跃进”。2016年底投资90亿美元在广州市建设一座大型液晶面板厂,此外还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新建一座液晶面板厂,投资规模高达100亿美元。
依靠夏普的品牌,富士康开始重振品牌智能手机业务,此外还通过诺基亚、富可视发展不同市场地位的智能手机。郭台铭也在大举加码液晶电视机业务,准备将夏普电视的销售量翻一倍。
近日日经新闻报道称,在富士康集团的授意之下,日本夏普公司正在和东芝公司谈判,准备收购东芝笔记本电脑业务,这一资产的估值在9000万美元左右。需要指出的是,东芝是笔记本电脑的发明者,拥有良好的笔记本技术和品牌优势。

亚马逊的全球首家无人零售商店AmazonGo正式对公众开放。在闭关修炼了一段时间后,现在的AmazonGo看起来更加强大。多位前去实地考察的媒体人士都表示,亚马逊的无人超市比想象中更加“黑科技化”,体验也更加优秀。那么投入不菲的亚马逊无人超市究竟带了什么全新体验,又将靠什么赚钱呢?
无人超市创造了一种新的客户关系
据媒体人士透露,在进入亚马逊无人超市时的感觉,就像是进入地铁站一样。通过出示二维码并进行扫描,之后就可以直接进店,这与传统超市能够直接进入有着细微的差异。同时要注意的是,只有下载AmazonGo的App才能进店。也就是说,亚马逊无人超市其实是具有排他性的。如果不成为AmazonGo的用户,就无法在里面购物——颇有被强制办理会员卡的感觉。
当然,亚马逊无人超市最爽的体验就是完全没有收银员、收款机等人或物,只要买好商品无论是直接拿走还是放入口袋里,都可以直接“扬长而去”,完全不用留下来付款。没有传统的结账环节,带来了高效且不拥堵的购物体验。不过钱还是花出去了,直接在AmazonGo绑定的银行卡中扣除。
此外,在亚马逊无人超市中还没有导购来“骚扰”,真正打造了无干扰的全天24小时购物场景。可见,亚马逊无人超市创造了一种新的客户关系,且让人们感觉到便捷和舒适。而这样的购物体验,自然让人乐于频繁进入并消费。赚钱?简直不要太轻松!
亚马逊的赚钱妙招:出售智能零售系统
开设无人超市的初衷并不是亚马逊想要真正为人们谋福利,还是想通过提供便捷的购物体验去赚钱。无人超市本身自然是能赚钱的,但亚马逊还有着更为远大的目标。目前,亚马逊并未透露是否计划去开设更多的无人超市。这意味着,亚马逊可能并不会以量取胜。换句话说,亚马逊似乎并不想开设太多的直营店。
因此就有传言称,亚马逊可能将无人超市的系统出售给其他零售商。就像亚马逊向其他企业出售云计算服务一样,亚马逊想成为专注于提供基础服务的企业。而这其中的利润,远比人们想象的要高。就在去年12月初,亚马逊市值达到5600亿美元。而摩根士丹利的研究分析师认为亚马逊的市值未来可能还会更高,有可能达到1万亿美元。
这其中,亚马逊的核心业务之一——云服务扮演着重要角色。仅仅在2017年的某一极度,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收入就达到46亿美元。而预计到2020年,亚马逊云服务的收入将达到385亿美元。而这,也给亚马逊无人超市的智能零售系统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作用。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亚马逊显然深谙其道——卖系统来钱快、投入少,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事儿。
盘活庞大市场,无人超市有望衍生多元形态
如果亚马逊真的去出售智能零售系统,那么既有可能盘活一个庞大的市场。鉴于企业需求的不同,亚马逊可能会对无人超市的智能零售系统进行创新,让其具备更强的适应性。大到商超百货,小道嵌入到咖啡店、楼梯间等,只要敢想就能做到!
如此一来,无人超市就有望衍生出多元形态。只是到时候最郁闷的恐怕就是无人货架了,在亚马逊无人超市多形态的步步逼近下,无人货架、无人货柜等完全没有了竞争力!仔细想想,得有多少融资都会打了水漂……

尽管中国智能手机的增长放缓论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当年底“成绩单”真正发放的时候,现实却比预测更加残酷。
在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公布的最新数据中,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7年首次迎来整体性的下滑,出货量仅为4.59亿台,比2016年相比下降4%;其中2017年第四季度的表现最为糟糕,出货量同比下滑超过14%,仅有1.13亿台。Canalys分析师贾沫表示:中国手机市场衰退的速度,比预期的还要快。
“2017年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整体呈下降趋势,比如魅族这些以前有一定规模的厂商,降幅明显。同时有乐视,酷派的慢慢边缘化,在2018年,前五的厂商会让市场更加固化,留给其他手机厂商的空间会更小。”贾沫对一财科技记者说。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小手机厂商,即便是对于手机排名前五的国内的厂商来说,销量实现增长的压力也不小。
在华为日前召开的市场大会颁奖典礼上,华为消费者业务的2018年市场目标为441亿美元,数字较为保守。早在2016年年初,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给这一部门的目标定在了“5年内超越1000亿美金的销售收入”,受智能手机整体衰退因素影响,要想完成目标目前来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即便是在2016年以近8000万部出货量拿下中国市场第一的OPPO,对今年出货量的预期也仅仅是“同比去年略有增长”。OPPO副总裁吴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头部企业的竞争格局已经形成,竞争会更加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手机企业不能犯错。
“为什么一定要增长呢?市场下滑的时候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无增长”时代
当去年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首次出现了季度出货量下滑的时候,行业内外并没有对接下来的形势表现的像今天这样悲观。
当时金立的市场目标还希望在两三年内做到1亿台,夏普还希望依托富士康的资源把中高端市场做起来,而OPPO和vivo也在向中高端市场迈进,完成品牌的升级。酷派、魅族等厂商虽然遇到了困难,但也对市场存有希望,等待翻身的机会。
但还不到一年时间,倒闭、追债以及资金链困难的坏消息笼罩着整个行业。以退为进,成为了目前大多数手机厂商的市场策略。
对于为何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会在2017年出现下滑,Canalys分析师表示,目前消费者已经完成了从基础功能的电话到入门级智能手机的升级,而且手机的生命周期不断延长,所以换机的意愿并不高。
事实上,从2010年到2015年,全球的手机市场上,基本上是苹果和三星两家独大。虽然一线城市,iPhone和三星Galaxy已经成为必备品,但对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消费者,苹果和三星的价格显然过高,而且他们需要的是更基础的功能。因此,过去两年,中国手机品牌以更加实惠的价格,提供“入门级”智能手机,实现了快速增长。
美国机构Zenith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之前,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将位居全球第一,达到13亿,接近平均一人一部的水平。也就是说,即便是现在市场上的入门级智能手机,功能也是非常齐全的,而且手机的生命周期已经达到了26.8个月。因此,Canalys分析称,在5G普及之前,中国手机市场将会有一段时间的停滞。
吴强也认同这一观点,除此之外,他还认为创新力的不明显导致消费者被动换机意愿变得不强烈。
“智能手机行业不像往年那么快速地增长,原因在于大半年没有技术创新的产品,刺激用户的换机因素没有那么强烈,消费者的被动换机意愿也在下降。”吴强对记者表示,这种趋势仍然会持续,2018年的挑战甚至会强于2017年,整体市场依然会略有下降。
从2017年全年来看,全面屏手机是一个在广告营销语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但事实上,全面屏手机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产品,早在三年前夏普就推出了全面屏手机EDGEST302SH,但受限于传统供应链导致成品价格过高,这款产品并没有在市场上引起过多波澜。最重要的是,从出货量来看,全面屏也并不是2017年的出货主力产品。
在记者采访了多家台湾供应链分析机构后发现,如果把2017年的全面屏手机出货量看做10,三星和苹果将会拿掉6个点,剩下的4个点被安卓阵营瓜分。而在安卓阵营中,华为将会占到2个点以上,而剩下的2个点,就是此前市场喧嚣中的“全面屏风口”。
“对大部分二线厂商而言,提升出货量会相当困难,三线厂商必须牢牢攥紧自己的用户。”贾沫对记者表示,规模给厂商带来的优势从2017年就体现到方方面面,从供应链的掌控,生产的效率,市场营销的强度和渠道的速度,广度,都能够看到规模越大的厂商越游刃有余。而规模更小的厂商则必须选择性的去投入。这一点也是我们认为他们的挑战更加严峻的原因之一。
十字路口的下一步
可以看到,在众多手机调研机构的2018年出货量预期中,国内智能手机的增长率可能都在个位数甚至是在更低的数据下徘徊。对于如何“更有效率”的激活国内市场,各家厂商使用的方式并不一样。
对于OPPO来说,强势的线下市场是优势,而如何实现品牌升级成为过去一年多时间吴强思索最多的问题。在小米和华为等品牌的激进市场战略下,OPPO希望探索一种“超级旗舰店”的模式,来更好地树立OPPO的品牌形象。
2017年年底OPPO在上海开设了全球首家“超级旗舰店”,希望“摒弃”过去OPPO店铺销售“拉人”的“套路”,并且对店内员工不设KPI考核,开设更多的分享课程与消费者进行沟通,虽然吴强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对于OPPO的品牌升级,这是一个开始。
而vivo则从产品的角度出发,来提升品牌的调性。1月24日,vivo推出了X20Plus屏幕指纹版,售价是3598元人民币,这也是市面上首款搭载屏幕指纹识别技术的量产机型。在此之前,vivo也是国内最早推出18:9全面屏的手机厂商之一。vivo创始人沈炜在日前举行高通的技术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vivo愿意在科技创新上持续的投入,同时也认为vivo是每次科技创新的受益者。
华为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AI手机”上。2017年,人工智能芯片成为华为手机进击中高端市场的“核武器”,蓄势两年才公布的手机芯片麒麟970被余承东称之为开启“AI时代”的钥匙”,他说,现在是APP时代,但未来一定是AI时代。同时,他强调,目前手机市场仍然在洗牌,包括中国市场在内,大部分品牌都会消失掉,未来全球也就剩下三家,甚至更少。
余承东对记者表示,人工智能已经为智能手机的体验带来了颠覆:不用触屏,可以直接语音操作;有人工智能大脑,云端知识库,手机具备深度学习能力;直达服务,不用查各种App,综合体验直达服务。
不过他也坦承,人工智能只是提供一种基础和能力,语音、拍照等方面的应用只是开端,后续还需要生态的完善,华为也已经为开发商开放了人工智能开发方面的资源和能力。“会听、会说、会思考,未来AI在手机上还有更大、更多的可能。
与其他手机头部企业不同的是,小米在2017年的重点放在了国际市场上。小米创始人雷军不久前在接受一财科技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小米的国际业务成长了300%,而预计2018年也会达到100%。
贾沫对记者表示,在国内渠道成本高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出海成为企业扩大规模,维持增长的必经之路。但如何选择进入的市场是厂商需要去权衡的。西欧北美等发达国家可以带来更好的利润,但是公开渠道占比有限。如果不能很好地与运营商展开合作,会入不敷出,选择更切合自身渠道策略和产品的市场去尝试最为稳妥。
而在Canalys看来,中国市场的衰退将对那些严重依赖本土市场的中国厂商产生不利影响,无论是现金流还是盈利能力都会遭到制约,厂商们进行海外扩张的步伐也会减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