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计算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虽然苹果推出了MacAppStore应用商店

近期,深圳警方成功侦破公安部督办的一起专案,摧毁系列“盗改销”苹果手机特大犯罪团伙及相关产业链,缴获涉案苹果手机2800余部,涉全国28个省份。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解锁被盗苹果手机ID已经形成产业链,不少被盗手机解锁后再次进入市场流通。
被盗苹果“砖头机”只能卖三五百元 解锁后价值至少两三千元
家住深圳宝安的石先生十分郁闷,刚买不久的苹果手机被偷走,几个月后,又收到多条邮件,均含有索要被盗手机账号密码的钓鱼链接。
业内人士介绍,苹果手机因其封闭系统这一特点,有密码的“ID机”被盗抢后就变成了俗称的“砖头机”,只能拆开当零件卖,估价只有三五百元。如果将ID解锁,一些品相好的可能价值两三千元,还在保质期内的苹果手机可以旧换新,价值更高。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这条“生钱之道”。
深圳警方近期破获了以孟某为首、长期在深圳罗湖东门一带活动的盗窃手机团伙,抓获9名犯罪嫌疑人,查获苹果手机30多部。办案民警介绍,盗抢手机团伙通常是松散的组织,犯罪分子盗抢得手后,往往通过二手手机店铺、微信群、QQ群等多个渠道销赃。
这些被盗的手机最终流向哪里?深圳警方侦查发现,一个以方某为首的特大犯罪团伙专门从事非法解锁苹果手机账号再转卖。今年3月至9月间,专案组在广东、四川、重庆、安徽、江西等地开展行动,共刑拘5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30人已被检察机关逮捕,缴获涉案苹果手机2800余部,涉及全国28个省份。
多种方式解锁ID后再次流入市场
记者调查发现,在苹果手机“盗改销”产业链中,解锁ID是最重要的环节。
在深圳市福田区,警方抓获嫌疑人方某等4人,当场缴获苹果手机751部。方某交代,自己在网上购买钓鱼软件,通过手机机身码在一些平台购买用户注册邮箱、手机号码等信息,再冒充苹果公司客服给失主发送含有钓鱼链接的邮件。失主以为是苹果官方的网站,点击进去输入自己的ID和密码,就可以通过后台盗取。
为方某提供代发钓鱼邮件服务的李某说,自己按天收费,一天收客户200元,至案发时,李某已非法获利超过5万元。另一个为方某提供钓鱼网站服务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收费标准是800元的“包月套餐”。
在四川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文某说,自己在网上接单,平均每解锁一个手机收费上百元,每天每人能解锁5至10个手机。警方介绍,截至案发,文某团伙10名犯罪嫌疑人账上的流水已约200万元。
据调查,解锁后的手机,有些被以旧换新成新的手机,有些通过更换外壳等方式翻新,再通过网上渠道、二手手机市场等进行倒卖。
加大打击力度 完善二手手机流通机制
记者调查发现,解锁苹果ID已经形成公开的产业。在某电商平台,记者搜索“解锁苹果ID”发现,有超过600个店铺,一些店铺单月销量数千,价格则在几十元到500元不等。
在一家月销超过1300笔的店铺,记者询问是否能解锁苹果ID,客服问记者“是自己的机器还是捡的”,记者说“是捡的”,客服随后表示“可以解锁”,“不需要邮寄,也不需要远程控制”,只需要提供机身IMEI码和激活界面即可,需要1至7天,并强调有九成几率,收费200元。
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这种解锁ID行为游走在法律边缘。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赖冠能认为,目前网络解锁苹果ID行为有可能触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但这一罪名需认定“明知”是盗抢等犯罪所得的赃物等条件,因而很难界定,需要相关司法解释加以明确。
据了解,目前多地已加强打击手机“盗改销”犯罪行为。深圳警方近期在深圳电子市场比较集中的华强片区举行专案返赃大会,加强对类似犯罪行为的法制宣讲和震慑力度。
深圳华强片区一名电子产品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华强片区二手手机市场内,部分摊位的招牌公然写着“解锁”,公开收购二手苹果手机,经过打击,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很少再有了。
一些办案人员建议,综合录入被盗抢手机机身码,建立被盗抢手机信息共享平台,可方便追查、比对赃物流向,打击异地销赃。同时,应在二手手机市场中,加强对交易行为的监管,如交易前须在相关平台登记手机信息等。

12月7日晚间,停牌近半年的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终止重大重组。
究其原因,暴风集团表示原预计重组事项构成重大资产出售,公司将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但实际交易方案未涉及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而是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亿元,交易没有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至于为何在最终重组方案中未出售暴风统帅股权而是仅引入增资,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因为暴风统帅主营的暴风电视亏损压力已经减轻。他同时表示,预计暴风电视业务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2019年6月可实现全公司盈利。
回顾重组事项历程。暴风集团股票于2017年7月19日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并于2017年8月1日将筹划事项确定为重大资产重组。8月14日,交易确定为拟采取增资及股权转让等方式为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
而暴风集团刚刚公告称,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本次对暴风统帅进行增资后,公司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比例为21.5819%,且通过与暴风控股的一致行动协议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33%的表决权,公司对暴风统帅的表决权比例依然较高,不影响公司对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权,本次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目前,东山精密、如东鑫濠已与暴风统帅及暴风集团协商确定了交易方案并签署增资协议。根据各方最终确定的交易方式与交易金额,本次交易不涉及暴风集团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而是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各增资4亿元,合计增资8亿元。
增资后,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分别持有暴风统帅约10.53%股份。照此计算,暴风统帅估值达到约40亿元。
至于为何最终没有出售暴风统帅股权,12月7日晚间,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重组只对暴风统帅引入增资,未出售股权的主要原因是目前暴风电视的亏损压力减轻了,暴风电视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
根据财报披露,2016年暴风统帅净亏损3.58亿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1.29亿元。可以说,暴风统帅亏损严重拖累暴风集团的财务表现。但是在第三季度,亏损情况略有好转。据财报,暴风集团第三季度营收4.48亿元,净利润451.73万元,同比增长826.5%。
暴风集团CFO姜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较大,主要在于电视业务亏损收窄。电视的获客成本由去年的400元/人,下降为今年第三季度219元/人。原材料调价令电视产品的亏损减少。5月、9月份分别推出了新品,电视业务的利润空间有望进一步扩大。”
如何计算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以及何时能做到电视业务盈利?
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冯鑫的回答也比较干脆:“就是算账,主要看三项,一是硬件电视加投影整体有小盈余,二是销售规模到达阈值up值,三是计算整体运营成本,都有历史经营数据可以计算。把营销成本和硬件成本做减项,2018年单台电视成本和收入增项可以打平。此外亏损的就是养人的成本,预计在2019年6月暴风统帅可以实现全公司盈利。”
作为曾经的VR概念第一股,暴风集团仍在试图发展与VR相关的业务。
同日,暴风集团还宣布与天象互娱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可通过相互间的投资、合资、合作、参股等形式共同开展TV+VR平台游戏运营,以发掘优秀IP和工作室为目的,双方可通过共同发起、募集或组建游戏基金的形式来开展相关工作。

据彭博社报道,多年来苹果在iPhone和iPad平台上使用了相同的触控交互式操作方法,通过易于使用的应用程序,直接在高度集中、可视化的应用商店中下载软件。但同样的方法在苹果的笔记本和台式机平台上却始终没有奏效。虽然苹果推出了MacAppStore应用商店,但是限制很多,而且应用数量很少。
现在苹果计划改变这一现状,让用户能够使用一种同时适用于iPhone、iPad和Mac平台的单一类型应用。据知情人士透露,从明年开始软件开发者可以设计出一款同时适用于触控屏、鼠标和触控板操作的应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