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方面也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雷军给全体员工发了内部邮件

图片 1

金立集团近日确认,其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将有一半员工离开,并表示,裁员是金立自救的系列措施之一。此时,距离1月10日刘立荣股权被冻结的消息曝出已近90天。
裁员50%自救融资尚无消息
金立智能手机官微发布声明,对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进行了说明。
金立在说明中表示,金立集团自危机发生以后,前期采取了引资保生产方案,现在采取了裁员降费用,引资保生产的方案,于上周五正式发文,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未来,金立工业园将保留50%左右的员工继续生产,保证生产线的正常运转,同时也有ODM厂商协助生产金立手机,为金立在国内与海外的订单供货。
金立强调,与员工解约是以平等自愿为原则,协商一致为目标,并非强迫行为,尊重员工自主选择,不强迫、不威胁、不利诱、不欺骗。补偿标准严格执行《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对离职员工按照“n+1”的方式进行补偿,并与员工签订补偿协议书,经济补偿金分期支付,自补偿协议签订次月起开始支付,按每月支付1个月补偿金的方式进行,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
若员工不愿解约或员工不同意分期支付,可以不接受解约,金立会继续保留劳动合同关系。对孕期、产期、哺乳期女职工等特殊人群,不纳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范畴。
金立表示,裁员是金立自救的系列措施之一,公司董事会和经营班子对金立的重组充满信心,恳请各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度过这个难关。
刘立荣曾在之前公开表示,对于目前金立的现状,会分三个步骤来解决问题。首先,金立会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债务危机后的金立,一直在尝试进行融资活动。
此前有消息称,接盘方是海信。对于此消息,金立方面也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确实正在洽谈融资,并且应该会有战略资金进入,但都与海信无关。
此外,金立官方此前也向《证券日报》记者否认了刘立荣在重组中出局的可能性,金立方面表示,“不可能出局,因为刘立荣是金立的灵魂人物,融资这件事情都是他亲自在谈的。”
此后,融资方面再无新消息。“听说刘立荣去美国融资,还融到了蛮多钱,但现在看来可能只是一个说法吧。”有业界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另有业内人士在与记者交流时认为,融资的事情应该没那么快。
豪赌全面屏遭遇市场整体下滑
关于债务问题,刘立荣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与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
的确,金立在品牌运营上一直很舍得。
再次掌舵的刘立荣,重新梳理产品路线,形成了M、W、S、F和金刚5个产品系列;果断砍掉“小清新”的产品定位,带领金立重新回归以“续航”为卖点的“商务”路线,并在此基础上添加了新的内涵—“安全”。
为了建立全新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刘立荣更换了金立的logo,并加大了在营销层面的力度。斥巨资冠名、赞助了《笑傲江湖》《最强大脑》《楚乔传》等热门综艺、影视节目,其中某些节目的冠名费均为上亿元级别;先后邀请冯小刚、余文乐、吴刚、薛之谦、刘涛、柯洁等当红明星担任品牌代言人。
金立这两年的运营策略看起来与OPPO、vivo颇为相似,都不遗余力地争取大牌明星代言和热门综艺冠名。这种高举高打的营销策略也的确为金立带来了品牌曝光度,2016年,金立手机的全球出货量约为4000万台,相对2015年增长了21%。
因此,在2017年年初,刘立荣立下目标,2017年金立国内的销量保底销售3000万部,并挑战3800万部。
但这样的增势并没有如愿持续下去,金立2017年的出货量反而暴跌至2600万台。2017年金立手机在中国的销量为1494万台,排名第7,份额仅为3%。这与刘立荣在年初设定的目标相比,缩水了一半。
这里面有手机市场整体不乐观的背景。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所发布的《2017年国内手机市场运行情况及发展趋势分析》显示,2017年国内手机出货4.91亿台,同比下降12.3%。
在整体下滑的残酷市场中,刚刚从功能机的辉煌、落败中醒过劲儿来,在智能机时代渐有起色但尚未站稳脚跟的金立,情急之下,打法就有点乱了阵脚。
2017年11月份,刘立荣开启金立“全面屏”战略,一口气发布了8款全面屏手机,价格覆盖从低端到高端各个区间。然而,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已经触顶天花板,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激进的扩张战略为资金链危机埋下了伏笔。
而那场模仿OPPO的形似神不似的电视台发布会,也成了金立当时战略想法不够清楚的一个注脚。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2017年中,OPPO联手浙江卫视开了一场创新的演唱会式发布会,效果显著。2017年11月份的金立全面屏发布会也联手了深圳卫视,但与OPPO将产品卖点有技巧地内嵌到一场演唱会里不同,金立只是生硬地通过电视台直播了一场与平常无异的发布会。OPPO通过明星云集的演唱会直接触达目标受众–年轻人群,而金立的电视台直播是否能触达其主要消费群体,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如果说此前金立的明星代言冠名、综艺都有其效果值得投入,这场电视台发布会的砸钱对金立来说可谓并无必要。
遭遇挫折的金立,如果再次站起来,或许也会重新审视市场规律和自身战略。

正值小米8周年,雷军给全体员工发了内部邮件。图片 1

乐视这出悬疑大剧近日出现几波新的剧情,继腾讯视频与新乐视智家结盟之后,乐视网1日发公告称,已质押所持新乐视智家股权,若无法按时偿债将失去公司控制权。
大约一周前,从乐视网“裸退”后的孙宏斌对媒体谈到,“我们投了乐视网、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三块,另外两块都还好,主要是乐视网投资失败了。”融创系去年底已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这次,孙宏斌会夺走新乐视智家吗?而倘若失去旗下最有价值的资产,乐视网还会有明天吗?
新乐视智家是乐视网重要资产
乐视网1日发布关于公司重要子公司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补充说明的公告,指公司已将所持新乐视智家股权质押,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将面临可能失去新乐视智家实际控制权的风险。此前两天,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合作的消息曾引发广泛关注。
最新公告中显示,乐视网目前持有新乐视智家40.3118%股权,为新乐视智家控股股东并对其合并报表。截至目前,公司将新乐视智家注册资本总数的34.9398%已质押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将新乐视智家注册资本总数的5.3720%已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
工商资料显示,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现为新乐视智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33.5%。根据乐视网此前公告,嘉睿汇鑫成立于2017年1月9日,受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
去年1月,融创中国投资了乐视网、新乐视智家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分别获得了8.56%、33.5%和15%的股权。去年11月,融创再度向新乐视智家提供12.9亿元的贷款,换来乐视网质押13.5416%后者股权。此外,融创还为乐视网提供了30亿债务担保,担保质押了乐视网持有剩余的新乐视智家26.7702%股权。
从目前的情形看,倘若乐视网无法按时偿债,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很有可能取代乐视网成为新乐视智家的控制人。
乐视网今年初的一则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56.19亿元将于2018年到期。如果公司业务规模无法重新回到较高水平,信贷额度恢复,公司将因现金流进一步紧张导致公司存在偿债压力。
去年11月,乐视超级电视的运营主体公司“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据乐视网去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在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到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中,新乐视智家的净资产和总资产是最高的。
去年曾被监管问询乐视网是否会“空壳化”
去年11月前述股份质押发生后,深交所曾发送关注函11问乐视网,其中特别提到,“说明若相关借款不能偿还,质权人行使担保权或质押权是否将导致上市公司‘空壳化’。”近日,深交所再向乐视网发出问询函件,主要涉及孙宏斌变卖核心资产远远不够还债等言论,其还被问询是否存在触发净资产为负情形。
几天前,腾讯入局的消息原本令外界出现了一些“乐视出现转机”的声音,如今,孙宏斌会否夺走新乐视智家成为外界最关注的问题。
从乐视网“裸退”后的孙宏斌曾对媒体谈到,“我们投了乐视网、乐视影业、新乐视智家三块,另外两块都还好,主要是乐视网投资失败了。”他同时称,“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乐视在智能电视领域还是领先的。”
融创系去年底已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近日乐视影业宣布更名乐创文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