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5月15日晚间再次发声,谷歌宣布将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重新并入谷歌

美国高级经贸代表团早前访问北京,要求中国在2020年前削减美方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向美国开放市场、不强迫美企转让技术、限制中国对美国敏感行业投资、撤销在世贸组织对美国的投诉、削减中国政府对产业升级3000亿美元的补贴等,可谓是美国就两国贸易对华提出的当代“二十一条”。
据称,中方则要求美国放宽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来减少3成美国对华逆差、在安全检查等方面不对中国产的飞机差别对待、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今后不得依据301条款对中国启动侵犯知识产权调查等。两国达成保持“密切沟通”的共识,中国副总理刘鹤本月将访问华盛顿;事前,习近平与特朗普也进行了电话沟通。
某些分析指,特朗普在两国的第一回合中获胜,而两国经贸谈判才刚开始。用跨文化管理的角度来看,外向的美国人向中国发了挑战书,北京则以中国方式拒绝了美国的要求、或要把双方引入一场漫长的较量。
国际贸易,一国对另一国有顺差并不奇怪。改革开放前后,中国就曾经是对美贸易的逆差方,中国在贸易中惯常出现顺差是1994年以后的事情。到了2005年,中国更长年对美巨额顺差,而且持续多年。不论从美国偿付能力还是贸易平衡的角度来看,中国对美保持巨额贸易顺差的态势都难以长期地持续下去。
中国早为贸易战作准备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贸易战也早有准备;近年中国重视提高内部消费,发展全方位的对外经贸联繫和“一带一路”项目,中国已经显著减少了本国经济增长对美国出口的依赖。
随着收入提高,中国也需要进口更多的外国商品供国内消费;在两国贸易战没打响的情况下,中国可能进口更多的美国商品。当然,两国贸易逆差改善的幅度不会像特朗普想像的那么快,幅度也不可能那么大。美国人提出2020年前削减对华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的设想,是把特朗普团队的规划强加在两国贸易市场上,不现实,更有狮子开大口之虞。
随着经济发展,中国金融服务和汽车製造业都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不久前结束的博鰲亚洲论坛上,中国向世界宣示会进一步对外开放,退出了昔日对新兴行业的保护措施,转为欢迎外来投资和减低相关的关税,意在提升本国的竞争力。而中国反对美国301调查的态度强硬,“中国製造2025”的目标也不可能改变;制度和科技创新仍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
这些年来,中国对美经常帐顺差是由资本帐逆差来对沖的,持续的贸易顺差显示中国持有美元或美国国债不断增加。特朗普虽然“轻狂”,预期美国因贸易纠纷而冻结中国美元资产的可能性却并不高,因为那将意味着美方的债务违约,有损美国政府的信誉和美元的国际地位。中国在目前情况下也不太可能大张旗鼓地抛售美元,但如果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减少,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自然也会相应下降,那也可能推高美息。
中国对美顺差持续多年反映两国经济有很强的互补性;贸易顺差虽然对美国不利,却对美国涉华贸易企业有利。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资本比劳动力也有更大的话语权。中美贸易战若然开打,美国经济结构和运行方式都会因而发生重大的变化,能否提高美国的整体收入仍未知,风险却很高。
有调查指,美国比中国会因两国贸易战开打而有更多企业受损。美股指数目前仍处于较高水平,中国内地股市近来已经歷过适度调整;若爆发贸易战和受息口等因素影响,美国的“特朗普升市”就可能消失,沪深指数调整幅度却会相对较小;而美股投资者的得失还会左右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
单边主义得罪盟友
单边保护主义不是美国提升国际竞争力的良方,在国际上也不受欢迎。日本的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称:“战后,美国建立了多边贸易体系……但最近,主要是由于美国的贸易逆差,他们希望进行双边谈判。我们不想要这样的谈判。”英国《金融时报》近日也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向中国提出非理性贸易要求》的社评;西方社会对特朗普保护主义的异议,以及西方国家普遍没有在中美贸易纠纷中站在美国一边等现象在过去是不多见的。
当前中美贸易纠纷是在中国国力崛起,美国不守承诺的环境中发生的。事态发展至今,除了美国贸易逆差那个议题外,更聚焦中国要持续发展和产业升级,美国则要阻碍中国发展,却力有不逮。
经济增长是由要素投入增长来决定的;作为一个大经济体,中国的财力和人力资源在未来一段时期都将充裕,即使发生贸易战,中国的经济增长仍是可持续的,也能持久地面对两国间的贸易纠纷。反之,特朗普则希望从短暂的冲突中获得好处,从而向美国选民称自己比歷届总统都更能迫使中国让步云云。因此,贸易纠纷可能通过谈判来解决;有一些“结果”容易,要平息整个事态却需要较长时间。两国有不同的动机,彼此也有不一样的说辞和处理方式,也会影响事态未来的发展。

谷歌公司于5月5日宣布,谷歌助理现在可以控制来自1500家制造商的5000多个智能设备。但同时,谷歌的主要竞争对手亚马逊表示,亚马逊Alexa能够控制来自2000家制造商的12,000台设备。
在智能家居设备上,谷歌和亚马逊之间的竞争可谓是相当激烈。
去年12月,谷歌将YouTube从亚马逊的Echo Show和Fire
TV上移除;今年2月,谷歌宣布将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重新并入谷歌,与智能音箱业务合并,而此前Nest已独立运营多年;几周后,亚马逊不但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智能可视门铃制造商Ring,同时宣布将不再出售Nest设备。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据报道,由于美国的居民住宅环境多以独立式房屋为主,因此老百姓对智能家居的认可度、接受度、重视程度也较高,因此也更易于智能家居的推广和升级。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美国是目前“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最大和普及率最高的国家”,在过去的数年时间里,其智能家居市场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绩。2014年,美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仅为34.04亿美元,到了2017年,其规模达到了134.33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美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达到208.56亿美元。
在细分领域方面,家庭自动化以36.56亿美元的市场规模居于美国智能家居市场的首位,紧随其后的是家庭娱乐,以29.89亿美元的规模达到30.78%的占比,此外,家庭安全、生活能源管理等智能家居类目也颇受美国用户喜爱。
在智能家居行业的飞速发展背后,谷歌和亚马逊之间的激烈竞争就变得容易理解许多,因为消费者对智能家居的购买可能会影响智能音箱的销售。
据调查,语音控制是智能音箱最受欢迎的功能之一,其次是听音乐或新闻。由于语音控制大多用来控制智能家居,所以智能音箱与智能家居设备的销售密切相关。普华永道最近对1,000名美国消费者进行的调查显示,在购买智能家居设备的受访者中,有90%的人对智能家居设备与智能手机的兼容性很在意,并有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使用语音助手来控制家中的智能设备。

针对“3GPP上有关5G标准,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一事,华为5月15日晚间再次发声,称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5月11日,华为曾公开发表过一次声明,称在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华为及其他55家公司(包括联想和摩托罗拉移动)联合提出Polar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机制并获得通过,联想及其旗下摩托罗拉移动针对该方案的投票都是赞成票。
当时,联想方面已回应称,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5月12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朋友圈对“5G标准投票”发声,称“本就一个有关技术标准的投票,竟能在两年后硬给炒成一个爱国的话题。好吧,爱国,咱也绝对经得起考验!但问题是,如果真给技术标准贴上爱国标签,它还能够在国际市场上畅通无阻吗?”
以下为华为声明全文:
1、5G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各国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参与,3GPP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有全球500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参加,数万科学家、专家数年的奋斗,在为全球统一的5G标准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标准会持续演进,还需要更多的人、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2、LDPC码是1962年美国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Polar码是2008年土耳其教授提出的编码原理,在此基础上数十年来几十家公司上万人进行了工程化研究。3GPP选择了LDPC码和Polar码分别成为了5G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5G标准的一部分。在IMT2020推进组的领导下,华为公司参与了5G标准化研究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华为公司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3、华为公司作为5G研究和标准的主要贡献者之一,愿意在标准化活动中,持续向产业链伙伴推荐、分享更多的创新技术,绝不敲诈其他任何公司或社会,在开放平等的合作中共同构筑健康的5G生态环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